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少年战将 > 第609章 惨败以后
    战斗很残酷,很惨烈,硬碰硬的结果是,攻击的张锐部队两个连,损失过半。

    日军的损失估计有一个步兵小队,剩余的日军是撤退了的。

    这是一场得不偿失的胜利,张锐部队的损失是日军的两倍以上!

    这是因为,张锐带领的这个步兵营,全部是32集团军的,和自己没有任何交集,不熟悉,也没有训练过,战术上很难默契。

    另外也说明,日军的基层官兵素质很强,训练有素,步枪和机枪的射击很准确,迫击炮和掷弹筒的威力很强。

    他们现在距离湘河镇只有四百多米了。

    日军撤退以后,城镇内的日军对着张锐部队猛烈轰炸,迫击炮弹和速射炮弹,山炮的炮弹,铺天盖地打过来。

    这是敌人的精锐部队,装备精良,炮火很多,而且弹药充足,真正是战略预备队和生力军。

    张锐的部队经过长时间战斗,饥饿,疲劳,刚从南面奔跑了十几里回来,平时的军粮又吃不饱,体质难以保证|!

    张锐部队借助日军挖掘的战壕和单兵坑,迅速隐藏了自己。

    日军施放了毒气弹!

    顿时,在爆炸声中,一片片绽开的污浊浓郁的毒气颜色,迅速弥漫笼罩了阵地。

    今天是微风,日军不担心毒气会影响他们自己。

    张锐的部队只剩下一个连了,看到情况不对,急忙呼喊,让大家尿湿了衣服,遮掩住鼻子。

    阵地上,败退的日军也遗留了十几个防毒面具,被一些士兵用上了。

    张锐自己,钻进了战壕中,用泥土什么的将自己覆盖。

    湘河镇子的寨墙上,日军炮击炮兵的指挥官笑起来:“支那人真是找死!”

    看着笼罩的可怕的烟雾,一些日军士兵常常松了一口去:“今天支那军的进攻非常猛烈啊,半个小时不到,就攻破了我军的一个中队级阵地,我们玉碎了一个步兵小队,真是惊险!”

    “可是,我们打死的敌人更多吧?至少两个小队。”

    “毕竟我们丢失了阵地,还有至少三十人受伤,尤其是支那的神枪手,一点儿也不比我们差啊,我们迫击炮手和掷弹筒手死了好几茬!”

    “嗯,一百多个支那人被毒气杀死了,这是神经性毒气,不能碰的!”

    湘河镇内的战斗进入尾声,日军精锐的部队朝前推进,用猛烈的炮火轰炸,将很多房屋街道全部炸塌陷了。

    日军的一个步兵大队围攻湘河镇,一个步兵大队南下警戒,迎战了中国军队陈师长的部队,一个重炮兵大队,不断地对南线和东线进行支援。

    很快,五辆坦克车,三辆装甲车从镇子的北面迂回过来,57毫米短管炮对着东南方向猛轰的时候,那边的中国军队崩溃了。

    一个步兵营长指挥的一个连的步兵,使用十几挺机枪作为机枪连,给日军的毒气吓坏了,又被战车部队盯上,缺乏炮火的炮火的他们只能落荒而逃。

    张锐部队的迫击炮虽然数量不少,自己携带的加上缴获日军的,可是连续作战,弹药消耗很大,又集中起来给先锋部队夏师长的部队使用,张锐的步兵营,是纯粹的轻步兵啊。

    “完了,张总司令他们被毒气给!”

    “是啊,毒气弹我们没办法啊。”

    大多数士兵在营长带领下,心里为自己辩解着,逃走了,还有十几个士兵过意不去,返回冲锋,被同伴拉走了,三名士兵不顾一切地返回去,向日军射击,被日军几发炮弹炸碎了。

    湘河镇,夏师长带着残余的百十人正在抵抗。

    他们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二,村子里的百姓也参与了战斗,一些百姓今天刚刚返回来,就被敌人围攻了。

    依托废墟,依托原来修筑的工事,夏师长的部队拼命抵抗,因为他们听到了周围的枪炮声,知道援军到了。

    他们是遭遇了敌人以后,只能放弃了卡车,且战且退到了这里的。

    要不是城镇的废墟阻隔,他们也许被敌人一阵炮火急袭就全部炸光了。

    夏师长朝着东南方向观察,因为根据电台联系,陈师长的部队告诉他,张锐总司令亲自带着两个多步兵营在东南方向策应他们。

    “完了,完了,全完了!”夏师长望远镜看到那边的情景,倾听到声音,知道一个步兵营崩溃了。

    在西面一点儿的地方,张锐的另一个步兵营也找到日军的猛烈扫射,日军的炮弹很多,战略预备队的部队,装备是最精良的,冰雹一样的炮弹砸过去,将那个步兵营也打得死伤遍地,屁滚尿流地溃退了。

    不过,那个步兵营的郎营长被张锐感召,他还注意到了张锐等人已经被日军毒气弹所吞噬,激动了:“总司令都战死了,我们的小命还有什么意义?逃回去也没脸再活了!”

    这个步兵营在他的带领下,又悄悄地返回来,继续朝敌人射击,牵制敌人的兵力。

    日军怒了!

    一个中队的步兵朝着东南面郎营长的部队出击。

    一个小队的士兵,向张锐所在的那个方向出击,想要夺回日军原来的警戒阵地。

    因为,张锐的那个步兵营,溃退以后,又返回来了。

    他们占据原来的机枪阵地,很聪明地遮掩了自己的实力,只用两挺机枪扫射,其他的都隐藏着。

    这样做,很安全,又能待在阵地上不招鬼子的重炮袭击,也算没有丢失阵地,内心不愧疚了。

    一个小队的日军步兵在炮火支援下,迅速前进,进入了原来的日军阵地,向中国军队出击。

    此时,毒气已经消散,日军士兵仍然携带防毒面具,很娴熟地冲锋着,跳跃着,隐蔽着,不断转换自己的状态,非常老练。

    三个日本兵在冲锋中被打死了。

    日军看到阵地上死伤的中国军队的尸体和日军的一个兵小队的尸体,被激怒了,朝着东南面中国军队的地方冲锋,一面大喊大叫,恐吓中国军队,一面开枪射击。

    此时,他们冲过了的阵地上,冒出了一些士兵。

    一些士兵已经中毒,神经性毒素,让他们失去了体能,只能抽搐着,睁着眼睛等死!

    有的士兵有经验,侥幸生还。

    在张锐那边的十几个士兵,因为听了张锐的教导,在战壕中隐藏了自己,用泥土遮盖自己,青草遮蔽自己,中毒轻微,还能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