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少年战将 > 第637章 血腥的战车3
    这一次,六个士兵,加上张锐,对付敌人六辆坦克车,三辆装甲车!

    先对付皮薄馅厚样子卡通可爱的装甲车。

    张锐等人冲到跟前,从装甲车的侧翼过去,将手雷拔掉保险,磕碰一下,强行按进去。

    轰,鬼子的装甲车就爆炸了。一团浓烟从各种缝隙中奔涌出来,车子就不动了。

    鬼子的装甲车,真心很烂,连包装密封都做不到!

    日军的装甲车,主要是对前面防御,后方也还行,就是侧翼最为薄弱,很多地方,直接是敞开了口子的。

    说来也是必然,大热天的,鬼子在车子密封的罐头盒子里被整天晒子,还不晒成了鱼干儿?

    没有空调装备,里面一直喷射着机枪,温度会急剧增加的。

    将侧翼的通风孔洞什么的都打开,甚至一个小型装甲片都打开了。

    这不是找死?

    轰了两辆装甲车,张锐的小分队大为振奋,马上围攻日军的坦克。

    这里面,有两辆中型坦克,高大结实,钢板很厚,其余四辆,吨位小很多,不过,也不是鬼子那种搞笑版的豆式坦克。

    大家唯一的做法就是,冲上去,从背后攀登,进入坦克的顶端。

    鬼子坦克的炮塔样式不一,九六式中型坦克的较大,其余的都很小,你抓顶盖都很难。

    冲上去的战士,突然发现,没有办法对付敌人了!

    大家在坦克车上,随时经受着剧烈颠簸,时刻都有掉下去被履带碾碎的危险,却没有办法对付这个铁甲虫。

    打不开顶盖,塞不进手雷,炸不死鬼子,只能任凭鬼子疯狂冲锋!

    普通手雷都无法炸断坦克的履带!

    没有炸药包,没有爆破筒,没有集束手榴弹!

    最初张锐的设计是,暗杀了敌人的步兵,诱骗敌人坦克兵出来,轻易夺取坦克。

    现在,整个争斗秩序打乱了,能够做的只有因地制宜。

    很想回去,将鬼子使用的机关炮和重机枪对着敌人后面装甲薄弱的地方轰,所以,张锐大声呼喊吗,让大家都回去。

    六个士兵无奈,只能悻悻地返回,去找鬼子的机关炮和重机枪。

    张锐一个人跳下坦克,想着办法。

    此时,日军坦克继续东进,和中国军队激战,中国军队第三连损失惨重,也用机关炮和重机枪和速射炮,击毁了一辆坦克,击伤了一辆。

    张锐发现,敌军拼命射击,射速快,威力大,射击特别精准,中国军队拦截的第三骑兵连顶不住,不得不钻进战壕中躲避了。

    这是很糟糕的现象!

    中国军队拥有速射炮和机关炮,应该能够轻松砸开更多的铁核桃的!战果太差了,说明他们的技战术不行,缺乏训练。

    素质素质啊!

    不过,张锐发现了一个特殊的情况。

    鬼子坦克部队的行径非常困难。

    因为地形很差,都是中国军队大型工事构筑的地方,尽管激战以后放弃了,还是有很多很深的沟壑,有专门的防坦克壕沟的!

    速度慢,就是铁乌龟了!

    张锐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点火焚烧敌人?

    做梦吧你。

    没有油料,没有合适的引火物,没有能预先设置的引火带,怎么焚烧敌人?

    张锐带着手雷,从地上沟壑里随意抠出一些湿润的泥巴,冲向了一辆坦克的前面。

    将泥巴粘稠地团结成块,在坦克前面,堵塞了敌人的观察孔!

    观察孔是扁形的长条状的孔洞,供日军观察前面。

    泥巴堵住那里,鬼子坦克的眼睛就瞎了。

    鬼子急忙将泥巴戳掉。

    张锐等的就是这一时刻,立刻用手枪对着里面射击。

    啪啪,一团血花飞溅出来。

    接着,张锐随着鬼子的坦克的移动速度,一面倒退,一面将一颗手雷处理一下,拔掉保险,磕碰,稍微延迟,从瞭望孔黏贴上去了。

    瞭望孔的日式版本很小,你圆溜溜的手雷塞不进去,但是,可以用泥浆粘附啊。

    沾染上面,不担心鬼子还敢用手去捅,张锐就快速逃开,闪到一边,尽量往侧翼躲避。

    轰,这辆坦克就扭曲起来,撞进了一条深沟不动了。

    这是一辆笨拙威武的中型坦克啊。

    不用说,大量的手雷破片炸进了坦克里,将敌人的乘员杀伤了。

    张锐如法炮制,又将另外一辆中型坦克也弄成了僵尸。

    随即,张锐注意到后面战友们已经掌控了机关炮和重机枪,立刻转身逃开,尽量远地离开敌人坦克群,让战友们打。

    很快,机关炮狂暴地扫射起来,从背后疯狂地撕扯着鬼子的坦克装甲,打出了一片窟窿,里面的鬼子成员都被打死。

    日军坦克的正面装甲还行,可以防止普通步枪弹和机枪弹,但是,重机枪弹和机关炮弹,速射炮弹,就无法应付了,何况是背后的薄弱得多的装甲?

    就这样,几辆日式坦克先后被撕开了脊背,摇晃着瘫痪了。

    张锐看着最后一辆敌人坦克在狂暴的机关炮弹中崩溃,终于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他躺在阵地的沟沿上,一阵疲惫无力感,就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是在一群人的围拢中,而且,已经到了一个村子里,周围还有白大褂的医生呢。

    “别动,正输血呢!”一个脆生生的小女子的声音说着,用手按住了他的身胳膊。

    张锐一看,眼前的光晕逐渐消退,好久才看清楚,“江雪?”

    是江雪,52师的电讯军官,中尉,也是牛师长的小姨子,自己明媒正娶的姨太太。

    “还有人家呢!”一声嗔怪,又冒出来了几个人。

    甄丹丹?李红梅?

    这不是自己的姨太太团队吗?

    现在,还有两个护士在呢。

    “快,司令苏醒了,苏醒了,快告诉所有的官兵们,告诉军座和师座!”有人跑到门口喊。

    张锐想坐起来,被几个女人和两个护士死死地按住。

    哎呀,一阵剧痛,张锐才发觉,左臂和左边的臀部,都撕裂般的疼痛。

    “司令,别动,千万别动,您受伤三处,刚取出了弹片,处理好,千万别动!”说话的护士虔诚地激动地含着泪花说。

    张锐赶紧说:“谢谢你们了。”

    江雪告诉他,这里是黄口镇外不远的一个村子。

    说话中,一群军官冲进来:“总司令,总司令!”

    是戴军长,魏军长,陈师长,夏师长等人,全部都面带悲戚,激动,魏军长那种对张锐不感冒的人,现在眼眶都是湿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