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少年战将 > 第85章 美女特务老婆
    张锐感到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没想到,这个精明强干,俊美异常的国军女特务,居然这么可爱。

    “肖瑶,你还没有跟我睡觉呢,怎么是妻子?”

    肖瑶啊了一声,脸色绯红;“司令,想不到你这么坏!”

    张锐指指自己的脸:“来一个!”

    肖瑶不肯:“司令,外面好多人呢。”

    娇媚的声音,连肖瑶自己都吃惊,因为之前,她纯粹是执行任务,在她严厉,一个少年英雄军官,不过是一个愣头青而已,打心眼里抵触,现在,则是心悦诚服,深深喜欢上了这个少年游击司令。

    其实,如果张锐坚持要睡觉的话,她是会半推半就的!

    当张锐决定马上开会的时候,并没有进一步欺负她的动作,她还有一些遗憾和幽怨……

    张锐吃了饭,立刻召集军官会议,会场上,所有军官等待着张锐到场,见了他以后,立刻全体起立,热烈鼓掌:“欢迎司令,欢迎张司令!”

    每一个军官对张锐的态度都是崇拜。

    不等张锐说话,大家都开始夸奖,把张锐夸得神机妙算,远超诸葛武侯,勇过三国吕布。

    张锐没有阻止大家,一个部队的最高指挥官没有威信是不行的,得不到大家的爱戴也是不行的。

    很快,张锐让各部队的军官介绍了昨天战斗的情况,让肖瑶带领的女兵全面记录要点,自己又对整个战斗的得失进行了评点,指定了更多的作战原则,战斗经验,对鬼子的战术和战斗技能的认识,对今后的部队训练,战场配合等等,都做了明确界定。

    他还要求,将自己的解释抄摘下来,明确给各部队。

    会议开得时间很长,可是,所有军官都认真倾听着,一丝不苟。

    因为他们震惊了。

    昨天,张锐在布置任务的时候,非常简单,只规定了动作,什么情况下该怎样做,今天,才进一步结合战果,结合众人讲述的情况,阐述了命令的意图。

    “司令,您的指挥真是太高明了!我刘占东佩服得五体投地!”步兵营长激动地说。

    “是啊是啊,咱们小司令的指挥,让咱们区区五六百人的部队,轻松缴械了一个皇协军独立旅,消灭鬼子四个中队,以前想都不敢想!”副营长,连长们,排长们,纷纷树立大拇指。

    对于下一步的军事训练,行动方向,张锐也做出了指示。

    中午十二点,张锐将俘虏的皇协军独立旅长孙虎山进行了一番审讯,就地枪决,其余人员,询问情况,愿意走的,发给路费,愿意留下的,编入部队。

    伪军散去一大半,剩余四百人,愿意跟张锐打仗,虽然他们输得特别窝囊,可是听张锐部队解说,一次就消灭鬼子四个中队,还是非常钦佩的。

    为什么要遣散那么多俘虏?

    张锐的军官们都不同意。肖瑶也不赞成。

    张锐笑笑:“我们要的是能打仗的部队,不是数人头,那种被迫当兵的,根本没有战斗力!老子更不需要。”

    张锐的一个营,加上野王城的保安队,加上自己的特别部队,加上动员的野王城百姓,孟城百姓,归降的伪军,编制了一个团。

    三个步兵营,一个特务连,一个野王保安队,一个孟城保安队。

    编制以后,部队从孟城撤退,回到野王城,加紧训练。

    为什么撤离?

    担心遭到鬼子主力的袭击,无论岭上的加藤联队,还是新乡一带的日军部队,实力都很强大,其中,皇协军就有三个师。

    岭上第九军的军部,得知张锐大获全胜的消息,很多军官不敢相信,“他们才一个营的兵力,能一下子消灭一个鬼子步兵大队,伪军三个营?吹牛也不是这样吹的!”

    裴军长和一群军官商议以后,决定以三分之一的战果向第一战区司令部禀报。

    为什么?他们怕战区司令追究起来,张锐的战果靠不住,他们吃挂落。

    战区总司令是卫长官,对战果的认证还是比较认真的。

    汇报到洛城司令部,卫长官看了,嗤之以鼻:“一个营的部队半天一夜就可以消灭鬼子一个加强中队近三百人?伪军一个营?谎报战功也不能这样白痴吧?通常情况下,我们最精锐的一个团,都难顶住鬼子一个中队的进攻呢。”

    卫长官下令严厉申斥第九军。

    第九军无奈,向张锐部队发报,要求严肃反省,提供精确战果。

    张锐这边得到消息,毫不在意,倒是肖瑶极为愤怒,愿意回去辩解,张锐就让她带着一些缴获的战利品带着五十名骑兵,返回岭上第九军。

    军功什么的,他不想争,更想低调一点儿,可是,部下官兵都不干了,他只能让肖瑶出面争取。

    部队的训练却一刻也没有停止。

    四个鬼子中队,缴获了机枪掷弹筒,机关炮迫击炮几十个,还有步兵炮一门,各种步枪六百多支,各种枪弹,加上伪军的一千多支步枪和少量的机枪,张锐部队的装备极大提高。

    野王城,张锐让士兵大量挖掘战壕,积极备战,城内大量挖掘坑道和防空洞,防止敌人空袭。

    鬼子很快就开始了空袭,最多时候六架战斗轰炸机,在野王城丢下十几颗250磅重磅炸弹。

    这些袭击都是可以预料的,张锐没有在意。

    为什么?他们的敌后游击战,就是要虚张声势,恐吓岭上的加藤联队,策应正面阵地战斗。

    敌人来了最好,张锐有成套的反击方案,如果敌人不来,张锐决定下一步袭击司马城或者月山车站,进一步向鬼子挑战。

    不是张锐松懈,而是非常重视部队的训练,战争说到底,是杀人,单兵素质的高低是最基础的,新增的一千多人如果不经过严格训练就投入战斗,那是自杀行为。

    张锐组建了炮兵连,使用缴获的一门鬼子步兵炮,加上其他机关炮和迫击炮,准备在攻坚时使用。

    正在刻苦训练的时候,城西面的清风寨来人了。

    寨主杨荣祖邀请张锐马上过去,还说麦香重病在身,岌岌可危。

    虽说没有圆房,张锐想到那个可怜的处女小寡妇麦香,还是挺同情的,毕竟名义上给了自己,必须去看看。

    骑马奔驰,很快到了。

    杨荣祖和全寨的数百人蜂拥而出,热烈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