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少年战将 > 第566章 老子不是好惹的
    “啊?是啊,张总司令,您?”军事法庭里一阵嗡嗡嗡议论,几乎所有的人,都奇怪地看着张锐,没想到他能这样说,为对手说话!

    黄委员,顾长官,吴参座,都觉得小看了张锐。

    上官将军尤其如此。

    他成为千夫所指,勾结日本人的罪魁祸首,被日本特务指证了!无论如何,就算他再三辩解,也无济于事,这种事情,就是屎盆子,扣你头上,就算你能洗干净,也已经坏了名声了。

    “张总司令,您真的这样看?”顾长官笑容可掬,因为上官将军是他的部下,上官将军是第三战区的集团军总司令,如果他勾结日本人,暗杀党国高级将领,传出去可不得了。

    他并真不知道,上官将军真的利用日本人,暗算张锐。

    张锐点点头:“日本特务的话当然不能信,不能全信,我们用逻辑来推理,首先,我和他们不可能有什么关联,他们来五河镇,不可能干其他事情,因为,这里没有重要的国防设备,没有国家元首和核心机关,只能是杀他们最仇恨的人,我!我们飞虎军来第三战区以后,和日军连续作战,动员数千百姓,趁着32集团军,新四军和日军作战的空隙,痛击了日军,斩获敌人上万人,敌人对我动了杀机,是必然的。”

    大家纷纷点头。

    张锐又说,“因为52师的善后问题,集团军和战区司令部派人来这里调查处理,不过是个巧合,因为我们飞虎军戒备森严,日军杀手无法杀害,只能顺手牵羊,杀了能杀的人,所以,钟将军和桥参谋是因为我们被杀的!替死鬼啊!”

    大家愿意不愿意,也只能这样了。尤其是上官将军,对他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

    “的确如此,我相信张总司令的判断,这样一说,就合乎逻辑了!”

    黄委员有些疑惑,也不甘心让张锐摆脱危机,阴险地问:“最后,抓住杀手的人怎么是你们?你们怎么出现在军营之外?你们好像未卜先知似的!”

    顾长官一听,马上附和:“是啊是啊,这个也是巧合吗?”

    张锐心里怒了,如果他们轻松结束,他也不想彻底翻脸,既然如此,张锐就不客气了:“我们本来在军营,刚得到牛师长赠送的美人,正在春宵一刻呢,不过,本司令长官习惯地谨慎,出去巡逻,果然,我们飞虎军的士兵,正在悄悄议论,有的士兵非常愤怒,说,大家拼命战斗流血,当官的却得了好处,搂着美人舒坦,没有小兵的事情,要不咱们干脆开小差,或者杀了他们,抢了美人儿跑回家!我听了,大吃一惊,立刻召集官兵训话,说明天还有美人,每个士兵都有,今夜可能有敌人偷袭,我们必须严密防范,为了转移士兵情绪,本司令官亲自带兵出来,没想到,阴差阳错!”

    张锐还详细讲述了当时战斗的情况,最后,又幽幽地说了一句:“诸位,牛师长送美女以后,我们估计52师有人不会甘心,就派人观察呢,晚上,发觉他们调动了不少兵马,非常蹊跷,所以我们出军营也是双重防范!”

    “当时,外面很混乱,我们和杀手迎面相撞,吴处长正巧也在呼喊,我们一起抓了鬼子的!”

    大家都不说什么了。

    可是,张锐话锋一转,说了:“吴处长?您出来说下情况。”

    吴处长三十多人的美人军官,端庄,聪颖,马上成为法庭的焦点。

    她讲的情况和张锐相似,只是观察点不一样。

    当然了,上官将军可是一直瞪着她的!

    上官将军可是知道内幕的!

    吴处长和钟将军和日本人的联络,是他经常秘密派遣的。

    怎么可能?

    他明白,这个女人背叛了自己。

    愤怒让他失去了理智:“胡说八道!我不相信,各种巧合,太离奇了!”

    法庭再次陷入尴尬。

    此时,张锐请求:“黄委员,顾长官,吴参座,卑职有重要的事情想单独向你们汇报!”

    黄委员三人面面相觑,宣布暂时休庭。

    其他人都走了,张锐留下,还让吴处长留下,房间里还有黄委员,顾长官,吴参座三人。

    三个高官有些好奇,等着张锐说话,张锐有故意期期艾艾的;“要不,我们先向顾长官汇报,因为事情太大了,涉及到第三战区。”

    黄委员和吴参座离开了。

    张锐立刻将上官云相勾结梅机关,派遣钟将军到这里来暗杀张锐的事情说了。

    顾长官大怒:“胡说!你污蔑我们上官将军。”

    张锐冷笑:“那好,让吴处长来说!”

    吴处长也毫不客气地讲了他们受上官将军派遣来这里暗杀张锐的事情。

    吴处长还拿出了上官将军写的手令!

    虽然不是直接说明,顾长官看了也能明白:“这果然是上官将军的笔墨!”

    吴处长还说:“顾长官,当时,上官总司令要求我们来暗算张总司令,我们愿意来,因为张总司令破坏了我们32集团军的好事儿!可是,具体谁动手,我们不知道,上官将军说,有人配合,到时候有秘密信号!后来才明白,那些对上暗号的人居然是梅机关的特务!”

    顾长官脸色苍白,沉思半晌,才陪着笑脸:“张总司令和吴处长处处为第三战区考虑,本长官心领了!希望这样大的事情,不要乱说,以免影响军心!”

    顾长官本人和日军也有联系,但是,勾结梅机关特务杀害对手的事情,还是干不出来的。所以,对上官将军极为恼怒。

    尤其是,吴处长是32集团军的军官,是内幕者证明,让他无话可说。

    张锐笑了:“顾长官,上官将军勾结梅机关杀手,暗杀我,其实,我也很危险,因为,吴处长深明大义,在关键时刻,向我们飞虎军通报,并且设计抓了她们,否则,我张某人可能已经身首异处了!”

    顾长官看看吴处长,恨死了她!

    吴处长懵了,因为,张锐这样一说,她就回不去32集团军了!她是告密者!

    “就这样吧.”顾长官笑着说。

    张锐冷笑了:“顾长官,本来,我们给上官将军留点儿面,给您留点儿面子,不想戳穿,可是,上官将军欺人太甚!卑职要求,立刻撤销上官将军的职务,深刻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