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刑警荣耀 > 第594章 暗夜恶魔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按照最狗血的桥段在上演。应

    该说,罗阿田将一个猥琐土包子男的形象演得十分到位,或许这根本就是本色出演。

    端着盘子,拿着啤酒跑到另外一桌去坐着的罗阿田,这一次是真正的躲进了角落里。原本那桌上还有两位顾客,见罗阿田过来,不由得露出厌恶的神色,匆匆起身,结账走人。很

    显然,罗阿田这土得掉渣的外表和猥琐的表情,让他们很难接受。人

    家一对情侣,好好的坐在边边角角里吃个宵夜,时不时打个情骂个俏,多么甜蜜的事情?你一个土包子猥琐男硬生生的要坐到人家对面去,瞪大眼睛当电灯泡,谁特么乐意?

    自然是惹不起躲得起了。这

    对情侣一走,罗阿田眯缝的双眼,就能毫无遮掩的盯住那边七个苏浩武校的男女了。

    严格来说,罗阿田的目光主要停留在两个人的脸上身上。其

    中一个,就是身材高大的领头男子,就是这个家伙,在罗大哥面前人模狗样,罗大哥很不爽他。但罗阿田对此人的关注,明显不如对另一个人的关注。

    那就是高大男子身边的女孩。看

    得出来,两人也是一对情侣,那女的长得也不是特别漂亮,但年轻水灵,而且因为是练武之人,身材很好,苗条挺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活力,令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多看几眼。

    四男三女,她是三个女孩之中模样和身材都最出众的一个。罗

    阿田眼里放出狼一样的光芒。

    他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年轻,活力十足,折磨起来很过瘾!如

    果不是因为最近风声太紧,罗阿田几乎就要将她当成下一个目标了。不

    过,就算现在风声太紧,也不妨碍罗阿田先摸一摸这女孩的具体情况,比如住在什么地方,目前是个什么样的作息习惯。这

    些东西,是最基本的。把

    这些搞清楚之后,罗阿田才能精心设计出最好最严谨的计划,确保万无一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这女孩就跑不掉。哪

    能像丁志平那蠢货一样,竟然因为冲动去杀人,这不是自己找死吗?警

    察虽然很废物,但也没有废物到那样的程度。要

    是连这样的案子都查不出来,罗阿田觉得,不要说岩门的警察,就算是全天南的警察,都可以回家抱娃娃去了。做

    案子,就好像带电操作,是很精细的活,必须要步步小心谨慎,才不至于出问题。上

    次在石湖公园,是一个意外。罗

    阿田也因此意识到,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在室内完成,关上门来,“自成一体”,再也不用担心被意外经过的人打断。太

    不爽了!

    所以,罗阿田已经决定,以后绝不在户外作案。苏

    浩武校的几个年轻人赶走罗阿田之后,再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很快要的酒菜就送了上来,七个人嘻嘻哈哈的吃喝起来。很

    偶然的,苗条女孩忽然觉得有人在窥视自己,忍不住往那边看了一眼,正好和罗阿田扫过来的两道目光碰个正着。那

    狼一样的眼神,一下子杀到女孩的心里,将她吓了一大跳,忍不住惊呼出声。

    “怎么啦?”高

    大男孩立即问道。“

    他,他在看我……”

    苗条女孩其实也是练武之人,不过有男朋友在身边,再强悍的女孩,都会表现出小鸟依人的一面。当然,如果你一定要抬杠,拿白大队说事,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苗

    条女孩仿佛受了很大的惊吓,情不自禁地靠在男朋友身边。高

    大男子勃然大怒,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喝道:“喂,你干什么?”

    “再特么偷看,老子打死你!”罗

    阿田二话不说,立即一缩脖子,站起身来,急匆匆跟老板结了帐,一溜烟跑得影子不见了。

    “特么的,土包子……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见了这个样子,几个年轻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土包子真特么太搞笑了。“

    老板,这家伙是谁啊?干什么的?”

    有人大声问道。

    老板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干什么的,这几天几乎每天都到我这里来吃宵夜,可能是附近工地上的民工吧。”说

    着,脸上自然而然地流露出高人一等优越感。

    虽然说,他在这里搞个夜宵摊,身份地位也实在谈不上多尊贵,但相对于在工地搬砖的农民工而言,夜宵摊老板还是心理优势巨大的。老

    板的话,再次引发一阵哄笑。

    这回,不但苏浩武校的几个年轻人哈哈大笑,其他桌上的食客们也都笑出声来。

    大家自然都是在笑话罗阿田那个土包子,基本没人觉得苏浩武校的几个年轻人做得有什么过分。尽管现在不能说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但在每个人心中,其实都或多或少的有着某种等级观念。

    刚才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土包子民工,就活该被嘲笑。

    接下来,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正轨上。没

    有了土包子,自然也就没有了取笑的对象。

    差不多吃了一个多小时,苏浩武校的几个年轻人才结了账,尽兴而归。在马路对面,七个人分手道别,各自回家。高

    大男子和苗条女孩自然是一路,向着已经一片静谧,甚至有点黑灯瞎火的市区走去。

    九七年的岩门市,基础建设还没有搞得十分完善,夜生活也远远不如后世那么丰富,一些相对比较偏远的地方,路灯坏得比较多。往往长长的一条巷子,才一两盏路灯亮着,那昏黄的灯光,根本就不足以照亮整条街巷,不少地方都是乌漆墨黑的,不知道在那黑暗之中,藏着怎样的凶险。

    高大男子和苗条女孩已经从苏浩武校毕业,目前在附近的单位上班,两个人都是做保安,但不是同一个单位。夜色已深,高大男子自然要先送女朋友回家。

    这条路,他们也不是头一回走了,虽然巷子很偏,晚上几乎没有什么人走动,但两人倒也并不害怕,反正走出这条巷子,不多远就到单位了。这

    条巷子除了黑一点,偏一点,平时也没听说有什么“妖魔鬼怪”出没。

    再说年轻人,又练过武,正是血气方刚之时。

    两人搂抱着,慢慢在小巷子中向前。

    远处昏黄的路灯散发出来的微弱光芒,将两人的影子在地面拉出老长。也

    许是女性的第六感比较敏感,苗条女孩忽然停住了脚步,有些疑惑地四下张望起来。

    “怎么啦?”男

    朋友问道。

    “那……那边有人……”

    苗条女孩伸出手,颤颤地指向不远的黑暗处,低声说道,牙关已经有点打抖。女

    孩总是胆子比较小。高

    大男子眼睛往那边一瞥,笑着说道:“哪有什么人啊?你不要自己吓自己……”

    可能刚才喝得有点高,高大年轻人说话舌头都有点打结了。“

    不是不是,有人有人,真的有人……你看你看,他就躲在哪里,黑黑的……”女

    孩益发怕了,直往男朋友身后躲。高

    大年轻人双眼一瞪,怒喝道:“是谁?谁躲在那里?马上给我出来!”他

    喝了不少酒,又自负一身武功,正是火气最旺的时候。虽

    然他什么都没看到,但真要是像女朋友说的那样,有人躲在黑暗中想要对他们不利的话,简直就是自己找死。哥

    要打出他屎来!

    结果,还真有一道人影,慢慢从不远处的黑暗中走了出来。

    个子不高,略略勾着腰,每一步都走得很慢,无声无息的,就好像一个专门勾魂的暗夜恶魔,正一点点地从地狱中显露出他狰狞的身形。

    路灯灯光十分昏暗,但两人还是一眼就将这个家伙认了出来。“

    是你?”

    高大年轻人又是吃惊又是好笑,同时也大大的舒了口气。

    竟然是那个土包子!原

    以为他早已经跑回工棚里睡大觉去了,没想到却躲在这里。“

    你想干什么?”

    “你躲在这里干什么?”

    下一刻,高大年轻人又恢复了极度的自信,以一种明显有些夸张的高高在上的语气喝问道,嘴角那种鄙夷的嘲笑,再次浮现而出。“

    你是个贼?想在这里偷东西?”

    这是他能够想得到的最合理的解释。

    至于说罗阿田是刻意在追踪他们,图谋不轨,高大年轻人连想都不愿意往这个方面去想。怎

    么可能?

    就算再借一个胆子给他,他也不敢。

    “苏浩武校”这四个字所代表的含义,难道是吃素的?

    很多人曾经表示过不服,最后都为他们的“无知”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罗阿田依旧一声不吭,还是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每一步都走得相当沉稳,没有丝毫的迟疑犹豫,就好像他面前是两团空气。

    高大年轻人顿时觉得胸间有一股气不顺了。这

    土包子特么还敢跟自己耍个性!

    真以为哥不敢收拾你?

    在这里,在这黑灯瞎火的大晚上,在这偏僻无人的小巷子里,老子就是打死你,也没人知道。“

    特么给老子站住!”“

    听到没有?”

    “再不站住,信不信老子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