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谋明天下 > 第二百六十章 义无反顾
    卢发轩写来的信函,变成了火盆里面的一堆灰烬。

    看过信函之后,吴宗睿思考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他和卢发轩之间,可谓心有灵犀,能够有如此的朋友和同盟,吴宗睿非常的庆幸。

    做事情还真的不能莽撞,尽管京城有高起潜与贺逢圣等人支持,但他们是不会违逆那个小心眼、颇多猜忌的皇上的,登莱兵变已经给皇上和朝廷造成了巨大的阴影,作为抗击后金鞑子的登州和莱州两个军事重镇,在登莱兵变之中毁于一旦,如果不到一年的时间,登州和莱州再次发生军队哗变和冲突的事件,那么不管是吴宗睿,还是杨御蕃,都会遭遇到皇上和朝廷毫不留情的惩戒。

    真的到了那样的局面,吴宗睿穿越之后数年的筹谋,几乎毁于一旦。

    曾永忠、廖文儒和刘宁三人同时来到了巡抚衙门的厢房。

    看着三人,吴宗睿神色平静的开口了。

    “我决定了,赶赴莱州府城,制止莱州军士的骚乱,登州新军不准出动。。。”

    听见吴宗睿这样说,三人同时愣住了。

    廖文儒首先开口。

    “不行,大哥,您去莱州太危险了。。。”

    刘宁也跟着开口,不同意吴宗睿前往莱州府城去,可曾永忠没有马上开口。

    吴宗睿神色依旧平静,看着曾永忠。

    “先生,你是什么想法。”

    曾永忠看向了吴宗睿,脸上带着思索的神情。

    “大人可否说说为什么这样做吗。”

    曾永忠不是一味的反对,而是询问吴宗睿如此做的原因,说明早就有思考。

    吴宗睿长出了一口气,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不管莱州新军军士是不是冲击莱州府城,只要登州新军出动,必将造成无可挽回的局面,到时候就不是我们算计好惩戒杨御蕃,而是皇上和朝廷将杨御蕃和我一锅端。”

    吴宗睿刚刚说完,刘宁忍不住开口了。

    “大人,凭什么啊,是杨御蕃麾下的莱州新军军士闹事,登州新军是去平复局势的。。。”

    曾永忠挥挥手,示意刘宁不用过于的激动。

    “刘将军,大人说的对,我们都疏忽了,登莱之地的情况太特殊了,叛军作乱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任何军队的骚乱都会引发皇上和朝廷的关注,而且从近期的塘报看,流寇作乱的地方越来越多,陕西、山西、河北、河南乃至于四川等地,都出现了流寇的身影,这势必会引发皇上和朝廷的愤怒,若是登莱之地的新军发生冲突,皇上和朝廷压根不问缘由,一律惩处,真的形成那样的局面,就麻烦了。。。”

    廖文儒也跟着开口了。

    “曾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了,可是大哥若是亲自到莱州去,有危险怎么办。。。”

    曾永忠看了看廖文儒,跟着开口了。

    “廖将军,我们都有这样的担心,可是登州新军真的不能出动啊。”

    吴宗睿站起身来,摆摆手。

    “你们不用多说,相对于登州新军出动的决定,我到莱州去,危险小了很多,我知道,杨御蕃的矛头是对准我的,卢发轩不过是替我受过,那我就亲自到莱州去,面对莱州新军,面对杨御蕃,我倒是要看看,杨御蕃有什么样的胆量,究竟敢于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杨御蕃不蠢,莱州新军军士冲击莱州府衙,对卢发轩不利,他大不了承担约束军士不力的责任,说到底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可要是新军军士动了我,那性质完全不一样,杨御蕃难辞其咎,如果往最严重的地方说,杨御蕃这等同于谋反,不仅仅是他个人会被传首九边,就连他的家人,也会被牵连,所以说,杨御蕃不敢动我。”

    “只要卢发轩和我能够制止莱州新军的骚动,那么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我们的手中了,到时候,杨御蕃一样灰溜溜离开莱州,甚至被投入到大牢之中去。”

    。。。

    吴宗睿说完,廖文儒摇头开口了。

    “大哥说的在理,可万一出现意外怎么办,如果杨御蕃头脑发热,不管不顾怎么办,前些年军士数次的哗变,出现过这样的情形。。。”

    廖文儒说完,曾永忠也跟着开口了。

    “廖将军说的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登莱之地的所有事情,登州新军的所有一起,都离不开大人,大人不能有丝毫的闪失。。。”

    吴宗睿再次的挥手。

    “你们的意思我明白,我已经决定了,有些事情我必须做,哪怕是面对危险,这世上没有万无一失的事情,莱州的事情,牵涉卢发轩的安危,我若是不去做,一味想着自保,那么我一辈子都会生活在愧疚之中。。。”

    吴宗睿的话还没有说完,厢房里面瞬间变得安静。

    曾永忠、廖文儒和刘宁,一直都认为他们应该义无反顾的为吴宗睿奉献一切,压根没有想到过,吴宗睿也会这样做,毕竟身份地位不一样了,可吴宗睿的话语掷地有声,这决绝的态度表明了,今后他们之中的任何人处于危险之中,吴宗睿一样会挺身而出。

    终于,廖文儒和刘宁先后开口了。

    “大哥,我跟着您到莱州去。。。”

    “大人,我跟着您到莱州去。。。”

    曾永忠倒是颇为冷静,没有开口,他知道吴宗睿自有决断。

    吴宗睿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用那么紧张,也许这是我们做出的最好的决定,明日一早,刘宁跟随我前往莱州府城,带上十来个军士就可以了,廖文儒留守登州,巡抚衙门的事情,拜托先生了,秋收在即,决不能耽误了,我相信,秋收之后,登莱之地的面貌将要出现巨大的改变,来到这里的百姓和农户会再次大幅度增加。”

    廖文儒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曾永忠开口了。

    “大人,我们都希望局势能够平稳,不过也要有所准备,如果杨御蕃丧心病狂,那我们也不会客气,我建议,登州新军做好一切的准备,如果莱州新军有任何的异动,登州新军全数出击,彻底剿灭莱州新军,斩杀杨御蕃。。。”

    。。。

    卯时,吴宗睿等人就出发了,一天之内他们要赶到莱州府城。

    官道两边有无数的耕地,种植的粮食都已经成熟,部分的农户已经开始收割粮食,吴宗睿快马加鞭,也没有忘记关注这些场景。

    吃饭歇息的时候,吴宗睿还走到了田地里面,与收割粮食的农户交谈。

    刘宁等人跟随在不远处,警惕的关注周遭的一切,从登州府城出发,刘宁等人就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只要有风吹草动,他们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刘宁,今年的年成很好,粮食应该是丰收了,粮食丰收,意味着登莱之地的局势完全的稳定下来,我们也可以腾出手来,做其他的事情了,此番若是能够让莱州新军全数离开,我们就需要考虑莱州驻军的问题了,皇上和朝廷没有精力关注登莱之地,不过这里的局势稳定下来之后,就不好说了,我考虑,你和文儒,要做好准备了。”

    “大人,我们需要做好什么准备啊。”

    “我打算向朝廷举荐,廖文儒出任登州总兵,监管水师,举荐你出任登州副将,等到时机合适,我会向朝廷举荐,让你出任莱州总兵。。。”

    刘宁的嘴巴张大了。

    “大人,廖将军和我都是游记将军,距离总兵和副将的位置差的太远了,您向朝廷举荐,能够成功吗,再说了,就算是皇上和朝廷惩戒杨御蕃,也不一定调离莱州新军啊,您要是将莱州新军悉数接过来,增加了兵力,这是好事啊。”

    “刘宁,你说的不错,文儒和你的事情,办起来有难度,可一定能够办好,趁着皇上和朝廷还不太关注登莱之地,至于说莱州新军,我可没有想着招募他们,这些军士的确不错,硬是抗住了叛军几十天的围攻,守住了莱州府城,有作战的经验,如果能够招募,最好不过,可是你不要忘记了,这些军士跟随杨御蕃死守莱州府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一般的,若是我们搬倒了杨御蕃,你认为这些军士会怎么想。”

    刘宁满不在乎的开口了。

    “大人,您想的太多了,只要保证他们的饷银,不要多长时间,他们就会忘记杨御蕃,依我看啊,莱州新军军士有半年时间没有拿到饷银,早就忍不住了,您以为他们对杨御蕃没有意见啊,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们不会说,而且我还知道,这些军士的家眷,因为杨御蕃的阻止,都不能够到登莱之地,很多军士都不服气,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吴宗睿楞了一下,看向了刘宁。

    “不错啊,刘宁,能够看清楚这些。”

    “大人,您不要这样说,我还是不行,大事上面我没有办法思考,也提不出什么建议,先生和廖将军比我厉害多了。”

    吴宗睿笑了,用力拍了拍刘宁的肩膀,想当初,刘宁不过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农民,几年时间下来,成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官,肯定是付出巨大努力的。

    刘宁的进步,就是吴宗睿实力逐渐增强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