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吞噬神话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魔
    魔分两类,一类是先天之魔,一类是后天之魔。先天之魔是由于吸收天地间的污浊之气经过几千年的修炼所凝聚成形,成为真正的魔。

    而后天的魔是世间万物由于心性的转变或者本来性格就很坏,便修成了魔。也有一些人因为修炼了某种功法成为了魔。

    天魔子和魔厉这样的人就是后天之魔。

    天魔子与魔厉虽然是师徒关系,但是修炼的功法却不同。天魔子修炼的是普通的魔功,凭着岁月的积累修炼到如今的境界。

    而魔厉却不同,他修炼的魔功有些特别。魔弑大法,以杀为名,沥血为魔!

    修炼魔弑大法需要心性特别狠辣,而且要六亲不认,断绝杂念。当年天魔子也想要修炼此法,却是因为性格的原因修炼不成。

    而魔厉修炼此法正合适,在他十岁的那年,他的父亲被仇人所杀,母亲被仇人凌辱,后来自缢而死。

    魔厉的真名叫做段厉,当年被外出历练的天魔子发现便将其收养。后来魔厉修炼了一些基本的功法,有了修真者的基础。便前往世俗报仇,那一年他十五岁,五年修炼只为这一夕。那是一个寒冷的季节,在银色的夜晚里魔厉只身前往孟府,屠杀了孟府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所有人,连府内的小猫小狗都被他杀死了。

    那一晚正在下雪,天气寒冷。孟府大院内被魔厉堆成一个尸山,血流成河。

    第二天,大雪停了,而孟家大院里却结成了血冰,整个地面一片鲜红,触目惊心。

    自那一日起,段厉自己给自己改了个名字,为魔厉!

    用我的手举起消灭敌人的屠刀,

    用我的刀斩落敌人的头颅,

    用敌人的鲜血偿还自己的深仇!

    不灭仇敌,不入世俗。

    一入世俗,落地成魔!

    凄冷的冬天,如画的雪景,被一片鲜血染红。魔厉从睡梦中惊醒,他又做梦了。梦到了手刃敌人的场景。

    他与天魔子离开仙岚宗后便来到了魔界,成为了嗜血狂魔的得力助手。早在十多年前天魔子就与嗜血狂魔有过勾结,就是天魔子用了一些手段将嗜血狂魔放走,并将此事嫁祸给老瞎子,将老瞎子逼出了仙岚宗。

    天魔子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是伪君子也是真小人。

    他有的时候很虚伪,也可以说他很会隐忍。在达到目的之前能够忍辱负重,而达到目的后更是杀伐果断,不顾一切去完成自己的目的。

    天魔子拥有双重性格,有的时候他很真,有的时候也很虚伪。但成功者只要一个结果,不需要考虑过程如何。这便是天魔子的做事宗旨。

    如今,他成功的削弱了仙岚宗的实力,他坚信自己会在与魔军联合下打败詹台紫韵等人,然后成为他梦寐以求的仙岚宗宗主。

    天魔子站在城墙上,望着魔界的岩浆血海就像看到了美丽的风景一样,忍不住得意大笑起来。

    嗜血狂魔调动了一小半的魔界大军去围剿仙岚宗,魔军的数量很庞大,就这一小半也达到了几十万之众。

    天魔子是仙岚宗内最大的内奸,他潜伏十年只为调查仙岚宗里的情况。

    这一日,嗜血狂魔单独召见天魔子,就仙岚宗的如今实力情况进行了一番短暂的讨论。

    末尾,只听天魔子大笑道:“主上尽管进攻便是,小魔这些年卧薪尝胆得知仙岚宗也是浪得虚名,除了突然出现的邱云轻与詹台紫韵二人外,其他几个长老也不足为惧,而仙岚宗的弟子更是不值一提。虽然有仙界与神界撑腰,但这些年我也没看到过仙界与神界有什么动静。”

    “哈哈,就算仙界与神界插手又能怎样,以本尊如今的实力并不怕他们。天魔子,你做的不错,等将仙岚宗攻打下来之后你就是头等功臣,本尊会重赏与你的。”嗜血狂魔说道。

    “多谢主上!”

    ……

    仙岚宗内,所有弟子都心慌慌的。仙岚山被几十万魔军包围,所有人都背负着重如山般的压力。

    仙岚宗如今只有几千弟子,如果真的打起来还不够魔界大军塞牙缝的呢。

    这些天邱云轻也忙得不可开交,弟子们每天都看到他巧妙的避开魔军的视线离开仙岚宗,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这一天邱云轻一如既往的从外面回到仙岚宗,回来之后就急匆匆的来到仙岚殿与詹台紫韵商量着什么。搞的神秘兮兮的。

    邱云轻从仙岚殿出来之后,小狐便从樊倾瑶二女身边跑到邱云轻这边。小丫头抓住邱云轻的手晃啊晃的,充满好奇的说道:“邱云轻哥哥,你是如何避过魔军视线的啊。那可是几十万大军啊,大家都很好奇。”

    邱云轻笑道:“因为我有一套隐藏气息的功法,所以便避过了魔军的视线。”

    听到有隐藏气息的功法,小狐便双眼放光,随即便贼兮兮的看着邱云轻,嘻嘻笑道:“邱云轻哥哥,你可不可以把这个功法教给我呀?”

    邱云轻阴笑着看着小狐,哼道:“小家伙儿,是不是等你学会了功法后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偷偷跑出去玩了?”

    “哎呀,真讨厌,你就教教我嘛!”小狐不断的撒娇,搞的邱云轻一阵头大。

    “好吧,我教你可以,但你不可以偷偷溜出去知道吗?仙岚宗外被那么多魔军包围,现在很危险的。”邱云轻答应了小狐的请求,小狐顿时一蹦多高,别提有多高兴了。

    “哇,邱云轻哥哥你也教教我吧。”

    “也教教我…”

    樊倾瑶与星韵也挤了上来,邱云轻摇头一叹,道:“好吧,我教你们便是。但你们不可以将这个功法传给别人,知道吗?”

    “知道啦!”三个女孩儿顿时欢呼起来,喜出望外。

    这一日,漫天飞雪,天气寒冷。蓄势待发的魔军终于出动,几十万魔军的进攻威力不同凡响,如今的仙岚宗对于嗜血狂魔来说宛如囊中之物。

    即便如此,嗜血狂魔依然现身在几十万魔军之中。因为仙岚宗内还有一个变数,那就是邱云轻。

    吞魔大法吞噬万物,而上一次却被邱云轻所克,与其打了个平手。这一次嗜血狂魔出面,目的便是一举将邱云轻消灭。

    而且嗜血狂魔的实力已经接近巅峰期,而邱云轻依然在发展,潜力无限。

    魔军来袭,此时的仙岚山几乎全是魔界的人。而整个仙岚宗也荒凉无比,除了邱云轻之外竟无一人。

    邱云轻孤身一人站在广场之上,等待着敌人的来袭。

    紫衣飘扬,他紧闭的双眼在这一刻睁开,格外的明亮。面对几乎无止境的敌人,邱云轻大喝一声,穿梭在千军万马之中,刀起刀落,斩下无数敌人。可谓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此刻的仙岚山已经完全被魔军包围,整个山峰黑压压一片,煞是壮观。

    邱云轻已经杀的手脚麻木,手中的大刀被一名魔物击碎,他徒手站在万敌中央,长发遮住半边脸,面目冷酷无情,一身傲气凌云,大有一夫当道万夫莫敌的气势。

    “犯我仙岚者,必诛之!”大吼一声,邱云轻扬起长袖凌空飞起。连续拍出几记大佛掌,漫天掌影金光闪烁,扑灭一批又一批的魔物。

    孤风萧索,白雪飘舞。邱云轻眼中反射着山上魔物的尸体,尸体如山,一群连着一群。

    万千魔军,此时面对邱云轻一人却不敢前进了。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仙岚山是保不住了,但不能让这群魔物轻易得手。所以邱云轻便大开杀戒,以他的话来说就是杀死一个少一个。

    邱云轻也杀得累了,便准备离开仙岚宗。见邱云轻放弃了仙岚宗,这些魔物欢呼一声,欢呼声响遍山野。

    在飞行的过程中,邱云轻笑了。他笑这群魔物拼死得到了也就是一座空山罢了。

    原来,邱云轻这些天与十万里山的人里应外合,利用岚之极将仙岚宗内的灵丹妙药,灵兽法宝之类的资产都运到了十万里山之内,今天又将仙岚宗的弟子以及所有人都收到了岚之极之内。

    本来邱云轻想将岚之极内的人放出来与魔军大战一番,但是詹台紫韵舍不得这些高手,所以便暂时撤出仙岚宗。等待魔界退军后再重新杀回来。那时候仙岚宗只有天魔子一人掌管,很容易攻破。

    邱云轻正得意着,面前突然飞来两道人影。此二人正是天魔子与魔厉师徒二人。

    见到二人邱云轻故意露出一副悲愤交加的样子,见到邱云轻的表情。天魔子二人以为仙岚宗的人都被魔军消灭,此时只剩邱云轻一人了呢。

    “哈哈,邱云轻,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天魔子狂笑一声,率先冲了过来,魔厉见此,也杀了过去。

    面对师徒二人的攻击,邱云轻不敢怠慢。

    而天魔子与魔厉也都下了必杀的决心,一上来就发挥全部实力,倒是打的邱云轻措手不及。身体硬抗下两道攻击也是受伤不轻,落在地上稳住身体,急速运转真气,必须要快速修复伤势。

    然而,天魔子二人怎会给他喘息的时间,紧接着又是两道攻击袭来。面对凌厉的攻击,邱云轻咬了咬牙,拼着有可能内伤的危险,放弃修复身体而极力运转玄真护体法。

    砰!

    二人的攻击落在邱云轻的身上,顿时迸发出一阵宛如钢铁相撞的声音。邱云轻虽然顶住了这次攻击,却也受伤不轻,脸色苍白。

    见状,天魔子得意的大笑起来:“邱云轻,你的死期到了。你现在不能动用真气,我看你如何接下这次攻击!”

    天魔子二人的攻击再次袭来,而邱云轻却是眼中一亮,不用动用真气的功法确实没有,但是有一股剑意便不需要动用真气。

    想到这里,邱云轻便从空虚葫芦中召唤出一把宝剑。手持宝剑,邱云轻宛若没有见到敌人的攻击一样,自顾自的舞起剑来。

    天魔子与魔厉二人也搞不清邱云轻此番做法为何意,只当做他吓傻了。

    就在二人接近邱云轻身体的时候,邱云轻突然转过身,双眼大睁,厉喝道:“剑气由心,剑动由身”

    一瞬间,这把宝剑犹如有了灵性一般,铮鸣起来,嗡嗡作响。伴随着邱云轻的舞动,剑气阴寒,冰冻了飘落的雪花,将周围的雪定格在这一瞬间。紧接着,邱云轻猛然一挥剑,冰雪粉碎,剑芒如一道寒光飞射出去。

    这一招,毫无真气波动,这一剑,看似柔弱无力。然而,这其中却暗藏锋芒,充满杀机!

    “思念如潮心如水,莫当寂寞是杀心!”邱云轻大喝一声,身体飘落在地。而手中的剑也飞离出去。

    剑芒穿透天魔子的身体,令得天魔子身体一滞,突然惨叫一声坠落下来。紧紧是一道剑芒,便是穿透他的眉心,细看之下他的眉心与后脑竟是出现一个细小的窟窿。

    天魔子捂着脑袋惨叫不绝,气息逐渐萎靡下来。

    魔厉见状,眉头一皱,便飞下来准备将天魔子带走。然而,宝剑却是犹如长了眼睛一般,紧随他射来。

    一时间应顾不及,在刹那间运转起魔弑大法。在这瞬间魔厉的身外涌现无数魔气,形成一道罡风抵住宝剑的袭击。

    魔弑大法,在魔界之中仅次于吞魔大法的无上法诀。这两种法诀虽然都很凶残霸道,但是吞魔大法的主要特点是吞噬,而魔弑大法的特点却是杀戮。

    施展魔弑大法的人心中充满了杀戮之意,而邱云轻这一招剑法却是暗藏着思念之意,因为这一套剑法名字便是思念如雪。

    思念之意与杀戮之意对决,前者为有情,后者是无情。

    两股惊天之力相撞,究竟是有情主宰一切,还是无情更加霸道?

    这一刻,就连邱云轻与魔厉心中也没底。

    汹涌的魔气与旋转的宝剑相撞在一起,宝剑极力的向着魔气中挤去,而魔气也要将宝剑撕碎。二者毫无防御,只有一往无前的攻击。

    此时,邱云轻已经脱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其实他现在也可以施展其他法诀进行攻击,但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拼命。

    现在,邱云轻只希望这一剑能够击破魔厉的攻击。而魔厉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只不过邱云轻不用消耗真气,而魔厉却要不断的加持着真气。

    然而,不是所有事情都会顺心如意。魔气与宝剑对峙片刻,宝剑便犹如失去控制一般落在地上。魔厉狂笑一声,一鼓作气加大力度施展魔弑大法,汹涌的魔气向邱云轻扑面而来。

    此刻,邱云轻突然有一个奇特的想法。在这片刻之时也来不及施展其他法诀,于是他便不顾一切的施展其心中的想法。

    只见他平坐在地,面目安详宁静。默默的运转起体内的真气,并试着去吸收这股由魔弑所繁衍而出的魔气!

    邱云轻的想法不可谓不大胆,也很疯狂。魔弑大法是一套杀戮法诀,不管是招式或者是魔气都充满了杀伐之意,而邱云轻却要将其吸收纳为己有,如果被魔厉知道邱云轻此时的想法定会嘲笑他自不量力。

    然而,事实的确是事实。当第一股魔气侵入邱云轻体内之时,那股骨肉筋脉被撕碎的感觉让邱云轻痛苦不已。也放弃了吸收这股充满杀戮的魔气。

    邱云轻苦笑一声,不得已之下召唤出星辰剑。就在他准备挥发真气催动星辰剑的时候,一个念头在心中闪过。如果用星辰剑施展思念如雪会有怎样的效果?

    邱云轻心痒难耐,也不顾一切后果竟然真的利用星辰剑施展起思念如雪。

    庞大的剑体被邱云轻挥舞起来,扬起一阵风雪。在施展这一套剑法之时,邱云轻心中多了一股莫名的伤感,凭着这丝伤感,挥发出无穷剑意。

    这一刻,星辰剑犹如脱缰的野马狂飞出去,带着那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射向魔厉所在的位置。星辰剑一路无阻,魔弑大法根本就抵挡不了星辰剑的威力。

    毁灭的一击面临自己眼前,魔厉的眼神中富含着太多的东西,无奈,怨恨,不甘,以及那股凄凉之意。

    在这一刻,邱云轻竟然不忍心看到魔厉被星辰剑消灭。他不由得涌上一股心酸,轻叹道:“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这句诗本来是比喻男女之间的关系,而听在魔厉的耳中却变成了另一种意思。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魔厉为了报仇堕入魔道,杀死了所有的仇人。练成魔弑大法虽然要无情无义,但是他自己也不敢肯定自己就真的那般无情吗?

    如果无情,他为何还要拼死要解救自己的师父,如果真的无情,他怎么直到如今还感悟不到魔弑大法的真谛?

    有情还似无情…

    这一刻,魔厉终于想清自己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无情者。

    而邱云轻也似乎领悟了什么,剑者,并非杀戮,真正的剑之奥义乃是剑气败敌。

    剑气,凌厉之气,万般奥义。

    而邱云轻今天只懂得了一种奥义,只是懂得了这一种奥义,他的道心便提升了一个境界。

    星辰剑似乎是跟着邱云轻的心意而改变,此时竟然停顿在半空没有了动作。

    魔厉看了邱云轻一眼,随即抱住气息萎靡的天魔子离开了这里。

    邱云轻叹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敌人手下留情。甚至,他对魔厉竟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反正人也放了,便不去想了。邱云轻轻叹一声,将星辰剑召唤回来,继续向着十万里山行去。

    此时,岚之极之内却是热闹非凡。仙岚宗的弟子刚刚进入,便被原本呆在这里的那些没见过男人的女子们围住,看到男弟子就跟看到宝贝一样,摸索不停。

    好不容易这些女子散去了,而小狐又不知因为什么大哭起来。

    要是以往也没人会注意她,但是如今小狐可是宗主大人的心肝宝贝,小狐不高兴了她便不高兴,她要是不高兴了这些弟子和长老们就遭殃了。

    所以,现在三个长老以及所有弟子都在哄她开心。而小狐就像着魔一样哭个不停。别人问她为什么哭,让人郁闷的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

    “小狐狐乖,笑一个,笑了之后爷爷给糖糖吃。”天长子用糖果诱惑着小狐。

    小狐擦了擦眼,随即又哇哇痛哭起来,边哭便说道:“呐,以后我笑了你就给糖糖吃,不许反悔~”

    天长子满头黑线,所有人都无语极了,看来这小祖奶奶一时半会是安慰不好了。

    此时,岚之极的外面。邱云轻正停留在一个奇特的湖泊旁。

    之所以说它奇特,是因为湖面竟然散射着五颜六色的光芒。而且这些光芒都照射在一块石头之上。

    这块石头悬浮在湖泊中央,邱云轻飞了过去发现石头上面刻着伤心石三个字。

    “伤心石是什么东西?”邱云轻好奇的摸了摸这块石头,这一摸不要紧,整个湖面竟然涌起大浪。

    邱云轻骇然,再也不敢碰这块石头一下。

    而此时,岚之极之内小狐突然停止了哭泣,随即大喊大叫起来。

    听着小狐的胡言乱语,樊倾瑶急得都要哭了,嘴里不断念叨着:“这孩子疯了,这孩子疯了…”

    小狐又突然停止了喊叫,目光炯炯的望着岚之极的上空,轻声道:“有东西在召唤我,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呀!”

    詹台紫韵一直在静心修炼,一开始小狐哭闹还以为是耍小孩子脾气,后来发现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詹台紫韵走到小狐身边,什么都没说直接牵着她的小手便飞出了岚之极。

    邱云轻正坐在湖泊旁歇息,却看到詹台紫韵领着小狐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