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魔法朋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不添麻烦
    叶雅向着天空而去,青之翼绽放到极致之后的速度之快,甚至超越了音速本身,可就是在飞速想要与曦子权拉开距离的同时,叶雅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虽然耳边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但是叶雅还是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只见那个硕大的猩红火球被风压拉地每一丝火焰都向后靠拢,如同一个被火焰织就的猩红羽毛球,而曦子权就站在羽毛球的头部,他们之间的距离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缩短。

    原来还可以这么快的吗?

    叶雅心中吐槽的同时,手上丝毫不曾怠慢,六条原本同样尽力吞吐能量助推她逃逸的光翼同时在空中微微停顿了那么一刹那,虽然在惯性的影响下显得不是那么起眼,但是在叶雅的意识之海中,这个操作不亚于开枪前打开了保险。

    所以下一瞬间便是扣动扳机。

    在空中,向前飞逸的叶雅骤然转身,六条光翼同时从六个角度划出一道凌厉的直线,以比来势更快的速度,向着曦子权突刺而去。

    曦子权当然来不及躲避,但是他手中有刀。

    于是他翻转刀柄,将刀刃一偏一折蜿蜒挥出,其轻盈灵活翩如游龙。

    叶雅只感觉背上一阵剧痛,再看时,只见六条光翼被曦子权一刀尽数从尖端削断了不过半米来长的一截,去势瞬间衰竭。

    叶雅的光翼并不是没有被斩切的先例,可是这光翼原本就是由精纯充沛的能量构成,就好像章鱼的腕足,切多少长多少,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但是,她从来没有体会到这样真切的痛感。

    自曦子权刀光所触及的切口处,燃烧着细碎的金色火焰。

    这些火焰以燃尽一切的气势,在叶雅的光翼上一路向上蔓延,就好像秋天草原上的野火,灼烧的痛感顺着光翼以更快的速度传达给少女,就好像满头蓝发都在燃烧,烧的头皮焦黑,烧的大脑干涸。

    少女从未体会过这样绝望的剧痛,在空中她慢慢蜷曲起了身体,失去了对身体的一切控制力。

    但是叶雅一直保持着沉默。

    即使去死,她也要保持着自己的沉默。

    因为绝望的哀嚎对自己没有任何帮助,却会给某些人带来灭顶之灾。

    她不是一个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

    曦子权,真的好强啊。

    ……

    ……

    曦子权站在虚空之中,火焰在他周围熊熊燃烧,就好像第二轮太阳悬在空中。

    他静静望着被他切断翅膀从空中直线坠落的公主殿下,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他只是再抬起刀,给这位一如既往倔强的九公主送上最后的告别。

    但是这个时候,一道月刃从侧方向他而来,声势极为凌厉,即使是曦子权也无法视而不见,抬起的刀只能顺势改变方向,向着月刃而来的方向一刀斩出。

    一道银色的流光在他面前飞快划过,那人冲向坠落的叶雅,左手微微抬起,金色的光芒缓缓在少女吞吐,就好像是金色的烈焰之剑。

    她一剑将叶雅背上的光翼齐根斩落,任其被截下来的光翼在坠落的过程中燃烧为青烟,而她自己已经将叶雅环抱而起,冷漠看向远方的曦子权。

    “何必对孩子下如此的毒手?”

    星立华冷冷说道。

    她背后银色的羽翼招展。

    曦子权冷冷看着她,似笑非笑:“星九你装什么温良贤淑。”

    “你杀的孩子少吗?”

    星九面色不变,平静与曦子权对视:“我已经很久没杀过人了。”

    “忏悔与道歉如果能够脱罪的话,还要法律,监狱与绞刑架何用?”曦子权说道:“你的归宿便是在绞架之上。”

    星立华望着对面:“您无权审判我。”

    当背后的光翼被切断之后,叶雅从剧痛的昏厥中慢慢醒过来,她发觉自己正在星立华的怀中,不由吃力地摇了摇头:“快逃。”

    “他真的很强。”

    方才曦子权一刀便能够让她完全失去战斗力,这样的实力,已经有点超出了叶雅想象的极限。

    即使是真正的洞玄之上,恐怕也不过如此。

    星立华摇头笑了笑,看着叶雅的脸,暗金色的眼眸中平静无波,却有着些许的柔软。

    “我这一生,最擅长的便是判断敌人的实力,否则我也活不到现在。”

    “只是您不应该留在这里了。”

    “这一路上,轩儿多亏你照顾了。”

    这样说着,星立华伸手在叶雅脸庞自上而下轻轻一拂,帮叶雅合上了双目,叶雅只感觉自己越来越困,慢慢便陷入了昏睡之中,而在星立华的怀中,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化,最终消失在那里。

    做完这一切,星立华才望向曦子权:“如果你见的是十一年前的我。”

    “你已经死了。”

    曦子权看着对方,表情并无波澜:“但这是十一年后。”

    如是说着,曦子权向前逼近,星立华淡漠看着他的动作,一金一银两条袖剑再次在手背吞吐成形。

    火焰逼近,星立华也展翼前突,最终整个没入他的猩红火焰之内,左手格挡住曦子权的幻灭之刃,右手星芒吞吐,向着曦子权的小腹突刺而去。

    曦子权被迫后退,后退的同时左手同样浮现出金色的光芒,那是属于曦光一族的日阳之力,来自于太阳与火的光。

    曦子权无法理解,无坚不摧的幻灭之刃为何会被星立华用那条金色的袖剑完全锁住,他无论如何催动,都无法移动分毫。

    他只能应急而动,左手包裹着光握住了对方突刺来的短刃。

    火焰在两人周围肆虐,这是曦子权的毁灭领域,对他当然是毫发无伤,但是星九自己身在毁灭领域中,依然抵敌住了那堪比太阳表面的极致温度,并且还有余力向曦子权进攻。

    这让曦子权更无法理解。

    他与星九相交不深,甚至仅限于听过她的名字。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经常会被长辈与这个名字相提并论,但是在长大一点,就再也不曾听过了。

    曾经他以为星九不过是一个小时了了的流星乍现,但是只有亲身体会,他才知道为何星城曾经会想将她培养为第二个永耀至尊。

    因为她真的有这个潜力,如果不是最后她自己选择放弃的话,那么一路以星城行走身份走来的星九,真的会是他此生最大的敌人。

    或者说盟友。

    正在两人在空中僵持之际,曦子权感觉背后有劲风来袭。

    他不用回头便知道,轩一正挥拳击向他毫无防备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