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剑泣震三界 > 第三百一十四章蛇守山野民,道坏风水地
虽然已经能够肯定哪吒是知道了什么,可这女人还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打死不承认,咬紧牙关回答道:“小女子真不知道大仙所说之事,雷寨是发生了一些事情,可雷寨之后,并无遭遇什么,一路到了此地,遇见了二位大仙。”

还不悔悟,实在无可救药,哪吒拍案而起,怒声呵斥道:“大胆,你这不知死活的罗刹妖精,胆敢欺辱本尊,你当本尊八臂哪吒是叫着玩的吗,你可知道那大蛇的鬼魂还盘在你头顶呢。若不说了实话,本尊不施法救你,只待至阴之日到来,救要占了你的身子,将你这肮脏魂魄赶在黄泉路上,遭受它那些子子孙孙的啃噬,最后归为尘土。”

被他这么一吼,女子立刻瘫倒在地,虽然她看不见哪吒说的蛇精魂魄,但却对哪所说深信不疑,一来回程路上确实遭遇了蛇精,二来自从那件事之后她一直心绪不宁,想来是被那妖精缠上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能不说,不停的叩头求救:“大仙慈悲,大仙慈悲请高抬贵手救我一命。”

哪吒端坐在凳子上,冷冷的声音对她说道:“要想活命,从实招来。”

有那蛇精在,她哪还敢说半句假话,仔细回想当时的情况,告诉哪吒说道:“回程途中经过天水河畔,九拐之地有一南蛮寨子,光是健壮男儿就有五六千人,在南蛮,这样的寨子不小了,而这个寨子跟别的寨子不同,他们虽然有巫术,却大多只记载在丹青之上,整个寨子只有两个巫师,他们也只懂得一些祭祀之法……。”

想起寨子里发生的事情,她背脊都在冒冷汗,越是往下讲,就越是觉得那条大蛇的嘴巴已经张的大大的,只待至阴之日到来,就会一口咬下去,将她连皮带骨都吃了。

她这副窘态实在可伶,但可伶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哪吒并不同情她,催促道:“继续说,本尊可没有耐心跟你做无谓的事情。”

本来还想提点保命的条件,可是眼下情形,不论她说什么样的条件,也不论她能用什么样的信息交换,眼前的两人都不会答应,与其让他们增加厌恶,还不如一股脑都说了,或许这两个大仙念在对方是妖精,而动手的并不是她的份上会出手相救。

深呼吸,让自己尽量镇定,继续开口道:“季徇立得知此事之后就动了邪念,想要将这些关于巫师巫术的记载带走,就去跟寨子的几个当家人商议,他们没有立刻同意,说是要跟山神商量之后才能决定。”

说到这里,那女人回头看了看身后,从哪吒说那条蛇的魂魄盘在她头顶,她就觉得那些蛇子蛇孙正在争先恐后的爬过来,一点点啃噬她的身子。要将她每一寸肌肤都吞噬才算完。

这一次哪吒没有催她,就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等她自己受不了,让后说出真相。

果然,没有被催促女子感觉更加惊恐,连忙又叩几个头之后颤颤巍巍的说道:“季徇立猜测这山神必然是一方妖精,有了一些法力,保佑寨子平安,寨子里的供奉可以协助它修炼,最后成为一方地仙,他说要对付这样的半仙之躯不难,所以就生出计策,要控制这个山神,让整个寨子为他效力。”

说到这里,她不由得更加害怕,跪行前进一些,尽量拉近跟两个大仙的距离,才又继续道:“当天晚上季徇立就带着十余名卫士暗中尾随寨子的几个当家人去了山神居住的山洞,等山神现身之后,季徇立先是倚仗宝剑对它发号施令,想要凭借若木赐予的仙剑令大蛇主动臣服,可没想到那妖精不识好歹,反而说季徇立狐假虎威,说参悟天道的若木岂会对他这宵小之辈委以重任,季徇立恼羞成怒,就跟山神动了手,没想到这山神本事不小,几个回合下来竟然跟季徇立难分高低,如果不是有仙剑在手,季徇立早就被打死了。”

说到这里,明显能感觉女子颤抖的更加厉害,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了,想来是接下来就是剧情反转,季徇立杀死了山神,要说寨子里的人对山神如此敬重,山神的本领绝非季徇立能够匹敌的,那么他凭什么能够杀死山神呢,哪吒也好奇,冷冷的看她一眼,有看她后面一眼,告诉她说:“有本尊在,你可无忧,继续说吧。”

有了这个保证,她才感觉好受一些,感觉身上那种被啃噬的感觉顿时减轻不少,继续对两位大仙说道:“原本季徇立远远不敌山神,但是他早有准备,如果山神不识好歹,他就要用霹雳弹对付之,这是他为南疆之行特别准备的东西,花费了不少心思。”

霹雳弹是什么,那是鸿钧一脉的仙家炼丹留下的残渣,这些残渣经过特殊配比就会发出爆炸,其威力之大不亚于雷部星君的雷电,别说是一般的妖精,就算是大罗金仙遭受了也难以挡住。

没想到,季徇立还真是有点本事,霹雳弹被发现之后太上老君命令鸿钧弟子能使用,这东西杀伤范围太大,一不小心就会伤及无辜,因为太上老君明令禁止,所以霹雳弹就算在鸿钧仙家中也是神秘的存在,季徇立能得到,看来是有那个仙家泄漏了,这件事必须彻查,虽然三清往生,鸿钧还在沉睡,可鸿钧弟子还有一个在,这件事就不能放任之。

心中种种难堪都有,实在不喜欢这个季徇立,这家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真不知道若木看上他什么,要把一柄仙剑赠送给他。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沉下心来,继续问道:“然后发生了什么?”

现在已经不敢撒谎,老老实实的交代道:“季徇立知道自己不是山神的敌手,要想控制山神无异于痴人说梦,于是决定除掉山神,当夜赶回酒肆带上全部人马和所有的霹雳弹过去,山神见他去而复返,也知道来者不善,就让寨子里几个当家人先走,但是季徇立要控制寨子,怎么能允许这些反对他的人活着,就命令部下一个都不要放过。”

听她这么说,不由得叹一句:“好歹毒的季徇立,你继续说。”

他的声音很不好,显然对季徇立的做法十分不满,女子也知道自己这次必然难以善了,结果如何,还要看眼前的两位的大仙是不是可伶她。

要想得到这两个大仙的可伶,最好就是先让别人觉得她应该被可伶,过去的事情已成定局,她能做的就是说实话,然后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季徇立身上,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奈行为,都是出于恐惧和自保才有的行为。

那么如何才能达到这个效果呢,很简单,讲述的时候尽量放大季徇立的罪过,所有的东西都是有限的,罪过也不例外,在过去的一件事里面,一个人的罪过被放大,另一个人的罪过自然就缩小了,甚至可以被掩盖。

怀揣侥幸,怀揣她可以骗过眼前两个大仙的想法,继续开口道:“与山神交手,若是只是各凭本事,季徇立断然不是山神对手,可这边人手多,又有霹雳弹这种超出九天的东西,就算山神法力高强也挡不住,所以……。”

她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所以山神见到季徇立等人拿出霹雳弹之后,立刻就没了气势,一边施法结出结界,一边让寨子里的几个当家人撤走,通知寨子里的其他人退出寨子,找有水的地方躲起来。”

她刚刚的停顿,显然是有意漏掉什么重要信息,不过哪吒不是很在意,说真的,他还在这里耐心的听故事,压根就不是要惩罚季徇立,或者有心要救这女人,而是闲得慌,找个打发时间的东西,既然这女人有心要藏掉自己的罪恶,那就让她自己自导自演自娱乐好了!

见哪吒没有追究,以为是没有发现她的小伎俩,或者是原谅了她的罪过,深呼一口气,相对轻松一些的语气继续说道:“但是季徇立并没有给他们机会,立即就亲手掷出第一枚霹雳弹,一声巨响之后,山神的阵法立即就土崩瓦解,山神也被打成重伤,但还没有倒下,化出本体张大嘴巴就朝季徇立咬了过来。”

说起那大蛇咬向季徇立的场景,不由得有想起大蛇的魂魄还盘旋在她的头顶,那场面,应该是一模一样的吧。

惊恐之余,强行压住心中的恐惧,继续给两位大仙讲道:“但即便这个时候,季徇立顶多也只有跟大蛇打成平手的本领,凭借手里的仙剑勉强压制大蛇,却无法在短时间将她斩杀,而时间一旦拖延下去,等寨子里的那些援手过来,自然是不敌的,生死存亡之际,季徇立下令让部下投出所有的霹雳弹,在一波强大的爆炸声中,山神跟几个寨子里的当家人都奄奄一息倒在地上,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