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百鬼都市 > 第一百零六章 这便是报应
    降头术是流传于东南亚地区的一种巫术。

    从根源上来说也是传承自华夏,某些法术与下茅山道法、民间蛊术和华夏本土巫术极为类似。总体而言偏于阴性,但也并不完全是用于害人。

    在某些地区,甚至可以用降头术来化解双方的恩怨或者增进彼此的感情。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东南亚一些国家旅游业蓬勃发展的同时,有些地区就将养小鬼、降头术等巫术作为一种招徕游客的技巧,各种各样的“降头道具”被当做旅游纪念品公开兜售。

    更可笑的是,这些国家的警察局时至今日还会借助这些巫术进行破案——当然,在报告里他们是不会这么写的,而会杜撰一个符合科学原理的破案过程。

    甚至在MH370飞机失联时,马来西亚就病急乱投医,请来巫王易卜拉欣.马今做法寻找,最后却得到一句“飞机乘客要么活着要么死了”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判词。

    裴子幸这几天搜集了不少这样的资料,在感慨一声妈的智障的同时,也对降头术产生了些许的好奇。

    此时他就在观赏作法。

    阴暗的房间中,只见一个光头男人从木盒中拿出一个稻草做的小人,剖开胸腹将蜷曲毛发埋入其中,点燃一种散发着刺鼻味道的线香。

    用干净的刀片割破自己右手中指,挤出一滴血于下降之物,开始叽里咕噜地念诵繁复的咒语。

    可施法并未持续多久。

    因为没多久这大师就骤然停住,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表情,慢慢抬头怨恨地盯着裴子幸。

    他额头上已经渗出豆大的冷汗,脸色惨白。

    裴子幸倒是悠哉悠哉地保持着微笑。

    “呵,这下降头的过程中,中途停止竟然还能反噬自身。这规矩挺好啊,省事多了。”

    “你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是怎么得到的?”降头师双臂撑地,沉声问道。

    “啧啧啧,我第一次进来后院是没错,可我已经在附近观察了几天了。没想到你们这小庙不诚心拜佛便罢,结果还堂而皇之地行破戒之举……四天,三批啊!每批五六个女人甚至人妖,我算是知道了,你们这种术法至少在男性保健方面是疗效突出的。”

    “那些女人?”

    “对!你自己的毛发……你分不出么?”裴子幸贱贱地笑着。

    他一边啰嗦着废话,一边逐一运转身上的数个法阵。

    同时还在试图唤醒颈侧的蝴蝶,争取多一个保障。

    而大师也在转着眼珠,明显是在想辙。

    所以两人不约而同都先用说话来拖着时间。

    也许是裴子幸的指责太严厉了,负责翻译的接待僧直接怼了回来:“开始还只以为是你口味重,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狠毒!”

    对蝴蝶的所有呼唤都石沉大海。

    裴子幸身上的法阵本就是为肉搏准备的,这段时间体内魂力供给逐渐能够自洽,身体也不再虚弱。因此索性也不再耽搁,身上肌肉骤然绷紧、发力,整个人如猎豹般一跃而起。

    一脚直接踹在接待僧的心窝处,将他踢飞一米,直接砸在身后的墙上。

    “特么有你们口味重?庙里玩人妖,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么!呸!”

    裴子幸转身,只见降头师身体不倒,仍用双臂支撑于地面,可头颅却飞旋在空中,带着一股浓厚的腥臭之气向他扑来。

    地上还有两个小鬼。

    一个尖啸着前冲,利爪挥舞,与飞天鬼头配合着攻击。

    另一个则偷偷摸摸往在墙角吐血呻吟的接待僧人跑去,看上去像是准备附身夺舍。

    这些都是降头师的常用手段,裴子幸这几日除了等待那夜总会的小妖带来毛发,也对这些手段早有准备。

    他任凭那头颅张嘴咬下,在接触到肌肤的一瞬间一抹黑光闪过。

    降头师的头颅只觉得下嘴之处仿佛变成了磐石,根本无法像想象中一样撕咬开皮肉,将毒素注入到他的体内。

    裴子幸则不慌不忙从口袋里取出手枪,抬手便射。

    每个小鬼各赏了两枪,直接打得消散。

    最有力量的左拳疾挥,一拳将头颅击飞。

    头颅摇摇晃晃飞回了降头师的身体,喘息咳嗽不停。

    “打完了没有?”裴子幸上前一步,将正在挣扎起身的接待僧人又一拳砸到躬身呕吐,然后扔到降头师的身旁,“说实话,刚才见识了你们的飞降、鬼降和血咒,听说还有什么药降和牛皮降的,你要不要也试试?”

    降头师的能力虽然邪乎,但其实自身战斗力并不强悍,此时已无余力,捂着胸口乌啦啦说了些泰语。

    “听不懂,赶紧翻译。”裴子幸作势又要踢那接待僧。

    “他问你究竟想干什么?”接待僧噤若寒蝉,赶紧说道。

    裴子幸蹲下,从上衣内兜掏出四张照片,一一摊开,道:“告诉我,这几个人来过你们这里没有,分别干了什么?”

    降头师接过照片,皱眉分辨了许久,才开口详细说了起来。

    照片中是三女一男,个个光鲜靓丽。

    其中,有人来过,有人没来过。

    有人来了不止一回。

    ……

    许久之后,裴子幸才站起身来,脸色有些铁青。

    他从之前打听来信息与降头师的叙述一一对照,觉得至少每一个时间点上是没有冲突的。

    也就是说,虽然事情听上去有些乱七八糟,可八成应该是真的。

    将心中感慨压下,他不屑地看了一眼面前一副弱者求饶姿态的降头师和接待僧,将刚买来的佛牌吊坠从脖子上扯断。

    掷在地上,一脚踏碎。

    一缕黑影从佛牌中遁出,逐渐凝成一个畸形的小鬼形象。

    裴子幸挥了挥手,分出一丝丝魂力送了过去,就如平日里喂食蝴蝶一样,喂食着这个小鬼。

    小鬼骤然得到滋养,并不觉得饱和,反而变得疯颠狂躁。

    要吃。

    要不停的吃。

    它俯趴下身躯,一颗大头三百六十度转动,四处寻找着食物。

    身后的男人浑身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让它不敢觊觎。

    那么就只剩前方两个光头男人。

    一扑而上……

    尖叫、鲜血、碎肉……

    裴子幸偏过头,懒得去看眼前的血腥。

    这便是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