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奇葩武徒 > 第201章 虚无深处
    遗蜕之外,只是受到压制,一脚踏上遗蜕,强大的精神攻击竟像一面巨锤一般砸过来。

    “轰”的一声,差点把战昊的精神给砸爆了。

    如果事先没有准备,无论谁都恐怕会被一下子砸出遗蜕之外。

    不死也得受重伤。

    战昊本能的反应,远超常人。

    精神攻击来临的瞬间,他的精神立时凝聚,硬生生挡了一击。

    身子只是摇晃了一下,并没有停止,第二步又迈了出去。

    骨子里的血性面对攻击不允许他后退半步。

    这样的血性不能只用血性来形容,应该是来自于血脉的高傲的心性。是遗蜕自带的精神攻击也好,还是那份传承的道念的攻击,能够压得人抬不起头来。

    战昊偏偏把头高高的扬起。

    就好像忽然遇到了天敌,对方无论多么强大,战昊想认输,血脉都不想。

    心如明镜已完全收敛起来。

    战昊的精神就像攥紧的拳头,强大的精神攻击一次比一次强大的锤来,

    锤一次,拳头攥得更紧一次,也缩小了那么一丝。

    怪不得在这妖神遗蜕上无论人还是兽,没有相互攻击。这样被强大的攻击着,自保都是问题,哪里还能顾得上攻击别人?

    前进一步被攻击一次。

    前进的步子迈得大,被攻击的力度也大。前进的步子迈得小,被攻击的力度也相应的会小。如果不动,便不被攻击,但是压力却存在。

    随着行进的高度压力相应的增大。

    战昊不停的前进着,也不停的尝试着。唯独无法融进空间,也无法施展幻出奥义巨手。

    精神收敛,什么神通也使不出来。

    战昊现在总算明白了,神通也好,还是奥义巨手,都与精神有关。精神不释放出来,什么都施展不了。

    战昊停下来。

    适应着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压力,尝试释放精神。心如明镜释放出来,压力立时增大。以前释放心如明镜,是自然而然的事,也不耗损精神力。

    可是现在他必须的有意为之。

    精神力也在相应的消耗。

    原来他的精神力强大的离谱,释放心如明镜不是不消耗精神力,而是消耗的九牛一毛,可以忽略不计。

    随时消耗随时轻易的就补充了。

    幻化巨手也同样是消耗精神力,只是补充的快,也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在现在这种特殊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他的心如明镜在他有意为之情况下最大也只能释出方圆十几米,幻化的苍天巨手哪里还能是苍天巨手?

    那是一个比成年人的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手好不好?

    但是这只苍天小手却是金光闪闪。战昊有一种感觉,这只小手如果拍下去,威力未必比那只苍天巨手小。

    苍天之手威力大小与它本身的大小无关,而与它内藏的奥义有关。内藏的奥义越深,奥义之力越大,这只手的威力也越大。反之,则会越小。

    就在他尝试着收放心如明境的过程中,忽然一个意外发生了。

    当他一边在释放心如明镜一边抵抗来自于遗蜕的精神攻击的时候,偶尔一下忽略了攻击,忽然发现攻击竟减弱了许多。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任何人当精神受到攻击时,自然的反应就是抵抗。绝不会想到抵抗越强大时,攻击的也越强大。当抵抗的力度减小时,攻击的力度竟会减小。

    战昊一点点的放松抵抗,一点点的放松,直到最后把心神放开,攻击忽然也消失了。

    把心神完全放开后,再向前迈出极小的一小步。忽然前方一股气势涌起,并向战昊砸来。战昊本能的又要凝聚精神抵抗。但是只是心念一起时,又被战昊压下。

    那股气势一如既往的砸了过来,但是因为战昊的心神完全处于放开的情况,空空如也,于是那股气势再强也是砸到空处,水漫金山一般漫了过去。

    战昊却未受到一点伤害。

    战昊差点没跳起来。

    对抗精神类的攻击还可以这样?

    哈哈哈……

    战昊一踏上这妖神遗蜕就有一种感觉。凭他现在的精神强度,他的精神品质就是再高也恐怕走不到山顶。

    来自于遗蜕的精神攻击太强。

    强得都有些离谱。

    但是再强也攻不到空无。

    战昊把心神完全放空后,不受任何的精神方面的攻击。而且就在他无意中把心神放空的瞬间,他的心如明镜倏然展开,数十丈、数百丈、千丈、万丈……百万丈、千万丈,似乎可以无限的展开而去。

    我去!

    这回可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了。

    不是修为提高,更不是境界提升。

    但比修为境界提升恐怕更了不得。

    战昊站在半山腰一动不动,任凭心如明镜展开而去。

    遗蜕之上少说也有近百人。

    人形的妖兽竟有五个之多。哪里来的这么圣崽?

    但是这些圣崽不知道是天赋能力特强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现在他们几乎个个走在最前面。

    其他的人还是兽,都落在他们的后面。

    走在这五人之前的是一个身上浮现巨大蛇影的,显然是圣蛇的子嗣。这家伙正怒瞪着三角蛇眼看着山顶上盘膝而坐的青竹,眼中忌妒的都要喷出火来。

    看到青竹,战昊比什么都高兴。

    生机如雾。

    但在战昊的心如明镜下什么都挡不住。刚进来时只能感觉到青竹的位置却看不到她的身影。

    只知道她还活着,却不知道她倒底怎样。

    现在终于发现她完好无损的还老神在在的坐在山顶上正领悟什么。

    战昊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时,他的心柔得不能再柔。

    恨不得一下就冲到山顶上,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的怜爱一番。青竹是最乖顺的丫头,战昊对她的感情也是最深的之一。

    另一个之一,当属君竹。

    君竹与他有肌肤之亲,那种感情自然又与别人不同。

    看着圣蛇的子嗣远远的就对青竹如此忌恨,战昊的面色冷了起来。战昊对妖兽并不怎么仇恨。

    他本来在战神殿时也没怎么接触妖兽。

    回到战家,也是如此。经历一些事,他反倒觉得人类中的一些人比妖兽还要可恶。但是看到圣蛇的子嗣这样忌恨青竹,他就不好了。

    幻出苍天巨手,一巴掌就把那个正怒瞪着三角眼的家伙拍飞出去。

    这下麻烦了,也不知道触动了什么禁制,整个龙形大山忽然摇晃起来。惊叫声此起彼伏,有好几个人和好几个妖兽被无形的攻击轰飞出去。

    同时虚无深处传来一声似有若无的怒吼:“谁?谁把我的儿子打出来的?”

    我去,这里还有圣兽隐藏在虚无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