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死亡短视频 > 第八十章 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
    张巍之所以强撑着没有转身跑掉,一方面确实是得益于他刚经历了两次灵异事件,再是胆小的人,厉鬼见得多了也应该有些长进了。

    更重要的原因,是张巍有意想要尽可能多的,跟这次灵异事件中厉鬼正面接触。倒不是说张巍真就胆大包天,见了鬼非但一点不恐惧,还想跟厉鬼交个朋友。

    他这么干,是从王大民事件中总结的经验,或者说教训更合适。那天晚上第一次见到王大民的时候,当时王大民应该是可以沟通交流的。张巍要不那么急着跑掉,说不准可以从王大民的嘴里听见很多关键信息,后面也不至于一直找错了方向。

    张巍现在,就是希望面前这个从河里冒出来的水鬼,能够给他透露一些信息。

    林阔也没有跑,不过他可没想这么多,纯粹就是看张巍没动,他也就不动。而且林阔并没有过分的害怕,他又没看过那条死亡短视频,刚刚这一路也没有被人注视的感觉。

    “你们要钓鱼吗?”站在河边的那个人影,说话了。

    这是……

    张巍的心里一动,你们要钓鱼吗,你要骑车吗。

    难道,这次灵异事件中,会触动厉鬼追杀的,就跟王大民的骑车一样?只是触发行为变成了钓鱼。

    只要答应了,并且真的去亭石河钓鱼,就会被厉鬼以什么残忍的方式杀死?

    看来,多跟厉鬼接触,真的有用,这不就是一条重要的关键信息吗?

    张巍觉得,他推测的钓鱼触发死亡的规则,可能性非常大,那么……

    “不,我们不钓鱼。”

    张巍谨慎的回答道,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水鬼,目光中充满了戒备,还有一丝期待。

    “不钓鱼,深更半夜的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那个人影继续问道,说着还向前迈了一步。

    张巍和林阔齐齐后退了一步,小心防备着面前这个水鬼。要是让他给拖进河里,肯定就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我们……随便走走,乘凉。”张巍一时之间也没有好的借口,说出这么个连他自己都深感蹩脚的理由。

    “乘凉?钻到茅草丛里来乘凉?”那个人影显然不相信张巍的话,又向前迈了一步。

    张巍他们也再后退了一步。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死的?”张巍决定不再跟这个水鬼绕弯子,单刀直入的直接问了他的死因。水鬼要是说了,那这次事情就简单了,他要是不说,那张巍就只能……

    掉头就跑!

    “怎么死的?妈的!老子就知道,你们绝对是井马镇的那帮混蛋!钓鱼的手艺臭,就只能来阴的了是不是?”对面的水鬼,突然破口大骂起来。

    张巍当场就懵逼了,身后的林阔也陷入了呆滞。

    井马镇?

    手艺臭?

    来阴的?

    这对话,这画风,怎么那么不像是见鬼了呢?

    还是说这条亭石河里,已经满坑满谷的全是厉鬼了?这都多到开始划分统治区域了?

    而且还特么是按乡镇这个行政区域来划分的……

    与时俱进哈?

    井马镇……

    林阔可能不知道,张巍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雍坊人,当然知道这个地方,就在亭石河的下游,是雍坊市下级的一个乡镇。

    “出来吧,井马镇那帮挨千刀的来啦!都出来吧兄弟们!”

    就在张巍他们半点来不及反应的一瞬间,这周围的毛草丛里,悉悉索索的一阵声音,打四面八方接二连三的钻出来一群人。

    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张巍就震惊的发现,他和林阔,已经被包围了。还专门有好几个人堵在了张巍他们的身后,生怕他们跑了似的。

    这特么什么时候藏了这么多人?

    看这阵势,起码得有几十号人吧?现在连厉鬼也学会可耻的草丛流了吗?

    呸!

    屁的厉鬼,屁的水鬼!

    张巍就是再傻再天真,也知道他们现在面对的是什么人了。除了成天在亭石河边上钓石鱼的那帮夜钓的家伙,还能是谁?

    “你们两个砍脑壳的,说!你们井马这次又准备了什么阴招?”最早的那个人影已经走上前来,张巍他们这才看清楚,这就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汉,什么水鬼……

    现在回想起来,刚刚这个大汉在说话的时候,只是声音低沉了一些,哪里有那种厉鬼专属的阴冷可怖。

    张巍还来不及解释什么,旁边的人群已经开始闹哄哄的怒骂起来。

    “一看这两个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井马人都这样,一副阴险小人的嘴脸。”

    “肯定是想偷偷摸摸的往水里下药,上次他们就是这么干的!”

    “呸!井马人都不要脸了吗?你看看你们两个奸诈的样子!”

    “我打死你们两个瓜娃子!”

    ………

    张巍和林阔面面相觑,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

    怎么就小人嘴脸了?

    怎么就奸诈的样子了?

    怎么就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这么多年都被镜子欺骗了吗?原来自己是这么面目可憎的一副形象?

    “快说!你们到底准备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们峰隐镇这次不会轻饶了你们!”那个大汉已经走到了张巍的跟前,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捡起来的石头。

    周围的人群,见大汉已经开始亮兵器了,都纷纷停止了叫骂,紧张又激动的看着包围圈中间的三人。

    张巍终于逮着说话的机会了。

    “大哥,我们不是井马人,真不是。”张巍的语气并不慌乱,像是并没有被这群人吓住。可不是吗,他身后可还站着一个货真价实的人民警察呢。

    “那你们大半夜的跑这儿来干嘛?你要敢再说乘凉,我现在就打死你!”说着,大汉扬了扬手里的石头,一副我的大石头已经饥渴难耐的表情。

    还记得张巍从新大唐广告公司学到的那几个特长吗?其中之一,就是会装。说的直白一点,这丫说瞎话根本不带眨眼的,张嘴就来。

    “大哥,是这样的。我这个朋友是蜀都来的,没见过石鱼,我就带他来看看。上边的张记奶茶店你知道不?我就是那家店里的,我家在雍坊城西,真不是井马的。”

    张巍这一脸的真诚哟,连身后的林阔都快要相信他的话了。

    可面前的那个大汉……

    “呸!到现在了还在说谎,那家张记奶茶的老板我认识,明明是个女的,长得还挺漂亮,你也不看看你这倒霉模样?”

    老大!

    你说归说,人身攻击就不需要了吧?

    而且女的就女的,后面还补充一句“长得还挺漂亮”是什么意思?

    林阔你点头干什么?

    张巍刚刚还真挚无比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大哥,你说的那个挺漂亮的女的,是我姐。”张巍一脸牙疼的说道。

    “你姐?”大汉半信半疑的问道。

    张巍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是你大爷!看老子打不死你个死骗子!”大汉一副被欺骗很受伤的表情,大吼着就举起了手里的石头。

    “住手!我是警察!”林阔厉声喝道。

    那大汉立马僵在原地,拿着石头的手,抬着也不是,放下又不敢,直愣愣的举在半空,就跟在宣誓似的。

    他之所以这么听话,是因为林阔在厉吼的同时,从兜里掏出了证件。伸手把证件都快抵到大汉的脸上了,还专门拿刚刚捡起来的手电筒照在证件上面。

    大汉就算是不识字,那上面闪闪发光的国徽,他总该是认识的。

    “你这是要干什么?袭警吗?嗯?!”林阔黑着脸说道。

    那大汉都快哭了,真不是井马人啊?

    “警……警察同志,我……我们在这……这是在……在乘凉呢。”

    …………………………

    已经过了凌晨四点半了。

    张巍手机上的死亡倒计时,只剩下五个多小时的时间。

    那场闹剧之后,他和林阔沿着河边走走停停,期间又遇见了好几拨夜钓石鱼的人。

    可是,除了河水,就是茅草,一丝一毫的异常都没有发现。

    也不是一点没有,那股靠近河流就感觉到的阴冷,一直伴随着他们,不曾消失。

    张巍的心情已经变得有些急躁起来,再有不到两个小时,天就要亮了。

    可现在一点眉目都没有,连个拍摄短视频的素材都找不到,拍什么?拍温度降低了吗?这玩意儿该怎么拍?

    没有短视频在微视APP上获取点赞的话,那五个小时之后……

    张巍怎么可能不急。

    要不干脆豁出去这张脸不要了,这儿既然是在灵异事件的范围内,先拍条能在微视平台上吸引眼球的应应急?

    “你觉得,我要是在这儿拍一段儿跳舞的短视频怎么样?发到微视上去能有人点赞吗?就是那种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的那种特骚气的舞。”

    “你是被刚才那群汉子吓傻了吗?这时候还拍微视?还海草海草海草海草,没毛病吧你!”林阔被张巍的话雷得不轻。

    “你不觉得海草海草海草海草这一段儿很带感吗?你就说能不能有点赞吧?”

    “张巍!老子深更半夜的就为了来看你跳舞?你忘了自己干嘛来了吧?”

    林阔当然不知道张巍的无奈。

    “我……唉~”

    就在这时候,张巍突然看见,堤坝那边的顺城街上,几辆警车从亭石河下游的方向开了过来。

    看起来,就是他刚出门的时候见到的那几辆警车。

    那么……

    难道自己并没有猜错,确实是亭石河出事了?

    刚才没有发现,是因为自己跟林阔没有走太远?

    “林阔,你在雍坊市局有没有熟人?”

    “东拉西扯的怎么也能找到点关系吧,毕竟一个系统的。怎么,你还是觉得那些警车是奔着你说的灵异事件来的?”林阔也看见了那几辆警车。

    “恩,走,我们去市局打听一下,你赶紧找找关系。”

    说着,张巍也顾不得手臂被茅草叶子割得生疼,快步向着堤坝走去。

    张巍和林阔,都没有看见,就在他们转身走了没几步,在他们身后的亭石河里,一团白晃晃的东西,慢慢从水里浮了上来。

    竟然是一具仰面向上的尸体!

    而且,这尸体,如果张巍看见的话,就会发现,正是他在死亡短视频里看到那一具!

    全身浮肿,身体肿胀,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充满了气的人肉皮球。尸体的皮肤惨白晦暗,布满了恶心的褶皱,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

    再仔细看的话,这具尸体的眼睛,竟然是睁开的!

    此时,正目光阴森的注视着,河滩上张巍的背影。

    张巍的感觉,没有错。

    真的有一道目光,一直在注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