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神宠降临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拜师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在灵魂经历过还魂丹那次冲击之后,意识变得更加敏锐起来,某些珍贵的矿石、灵药灵草以及凶猛的魔兽散发出的独特气息,在一定距离内可以隐隐的察觉到。

    只是那种感觉并非百试百灵,时有时无,才让云昂无法确定。

    但即便是如此,云昂还是从亡灵山脉收获了不少的珍贵灵草、材料与矿物。

    进入亡灵山脉的整整二十七天后,云昂这天站在一处山丘上,眺望远处。

    浓浓的黑雾像是一层幕布,将山脉深处笼罩的结结实实。

    如果仔细观察,还能发现,那厚重的黑雾之下掩盖着涌动的暗流与漩涡,仿佛一条条看不见的巨龙在搅荡笼罩天的煞气。

    看似进入元武者,云昂实力至少翻倍,面对铜甲尸都敢收复,可是远处笼罩着的厚重煞气的山脉他只是远远看上几眼。

    肉眼无法看清楚山脉深处到底隐藏着什么恐怖的存在,可一想想,初来乍到看见的那个巨大如山的白骨手掌,直接将一条巨蟒拖入地底,无疑里面隐藏着大恐怖。

    而且云昂在收复铜甲尸的时候进入天人合一之境,就在那时,他清晰感受到在山脉深处掩盖着众多无法战胜的恐怖存在。

    不要说初入元武的云昂,就算宗主、大长老前来,都要避之不及。

    或许这片上古战场遗迹只允许铸基期弟子进入,挽救了四大门派。

    不然,这里还要吸引那些更为强大的强者前来。

    “再见!”

    没有任何留恋,云昂身体凭空消失在山丘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

    待到云昂出现的时候,趴倒在一个草地上。

    双手撑地,双目充血,剧烈的干呕着,脑袋中眩晕感觉让其措不及防。

    “这直接被甩出来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毕竟是元武者,云昂压制住体内震荡的元气,眩晕的感觉从脑中排出,深吸了一口气。

    四大门派强行打开大阵,让众多的外门弟子进入,但他们并非亡灵山脉的一员,会受到那片上古遗迹的排斥。

    刚开始并不明显,而随着时间推移就会愈发的强烈起来,直到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就会被那片天地挤压出来。

    进入遗迹之前,外门弟子学习的注意事项中就包含着这点,所以云昂并不惊讶。

    被排斥出上古遗迹外,散落在方圆百里之内,并不太远,都是周边附近,诸多弟子便会自己赶回宗门。

    “运气不错。”

    待询问之后,云昂发现距离宗门并不远,傍晚之前,就能赶得回去。

    路上,还发现了几个外门弟子,有些是苍雷宗的同门,还有其他三派的,都在匆匆回宗。

    ……

    在将亡灵山脉中获取的大多数矿石、材料,还有灵草灵果上交宗门之后,又赶去了宗门大殿,测试了元武者的实力,身份也由外门弟子变成了内门弟子。

    办完这一切,云昂才彻底的空闲了下来,回到了那处偏僻的住所。

    一身疲惫的躺在了床上,睁着双眼望着屋顶,云昂像是自言自语着回门听到的消息。

    “陈无名还活着?真是命大。”

    刚在亡灵山脉血祭四派弟子,哪怕是赤星府外门首席大弟子,也绝对承担不了事败之后的风险。

    说不好听点,外门弟子最多只是宗门的外围人员,除非是那些出身大家族,大势力的晚辈,不然在宗门中还是可以被牺牲的。

    即便是你非常出色,被某位长老看中,在进入元武者之前你也只是在长老那里挂了一个号,算不上收下的弟子。

    没有强大势力,也没有强大师傅庇护的陈无名,到底要承受多大的风险,她就应该在实施计划之前,便已经想清楚。

    若是抢夺宝物,出手伤人,或许赤星府还会庇护一下,替门派弟子辩解一下。

    可惜血祭无比邪恶,世人无法接受,真的选择庇护的话,面对的可能是其他三派以及众多势力的发难。

    冒天下之大不违的事情,赤星府绝对不会干的。

    “经历这场近乎于杀局,要是陈无名还是不死,她将来不可小觑。”

    当时,夺取血祭大阵,造成阵法反噬,对于陈无名伤害极大。

    此外,还有不少愤怒无比的弟子,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能够从那种险境逃出来,就已经出乎云昂的想象。

    现在四大门派统一悬赏缉拿陈无名,这次她还能逃脱,可见其手段之高超,难得一见。

    不过,此事与他关系不大,恐怕连陈无名自己都纳闷,为何操纵良好的血祭大阵会出现反噬,便是让她想破脑袋也不会将这一切怀疑到云昂的头上。

    ……

    三天,眨眼过去。

    云昂很快就恢复了当初苦练的状态,炼体到了一个瓶颈,《炼铁金刚经》对于他作用不太大。

    孵化于还魂丹内部那神秘的光团还没有动静,铜甲尸需要长时间修复,并且也不是云昂此刻可以催动的,精力也被他一股脑的放在了《白猿御剑术》的修炼上。

    盘膝坐在一根石柱上,云昂仿佛化作了一头白猿,双手变化,一柄柄流光从石壁上划过,好似刀切豆腐,轻而易举的划过,留下了深深的剑痕。

    手法变化极快,背后凝聚的白猿也无法的凝实,精钢长剑划过石壁的速度也愈发快速起来,一点一划,在石壁上留下来的痕迹。

    龙勾银蛇,鬼马行空!

    看似毫不相干,让人摸不到头脑,却又诡异非常,难以想象的道。

    “嘭!”

    白猿形象一散,云昂也停止了修行。

    “元气的运用还差一点,应该更快寻找到一本更替的功法。”

    无疑他吃亏在功法之上,相比起那些背景深厚的家族子弟,他修炼的基础功法,完全上不了台面。

    “来了。”

    看着远处穿行而来的身影,云昂会心一笑,站起来走了回去。

    不多时,门外招呼声起。

    “云昂,云昂,这位是李执事,有大事找你,赶紧出来。”

    当年那位引他入门的外门执事,正满脸笑容的招呼道。

    好事?当然是好事!

    还是大好事!

    这位李执事奉命前来找云昂,也是奉命而来,苍雷宗唯一一位炼体长老四长老愿意收他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