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四十五章 我对象也是邮递员

    娄燕妮很专心,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试卷上,反倒是杨丽花写一会,会看一眼娄燕妮。

    其实初级试卷并不难,除了一些章程内容,大部分都是译电码的译解,数字码译汉字,汉字译数字码。

    写完最后一个字,娄燕妮放下笔仔细检查了两遍,才把试卷交上去,而此时的杨丽花却在汉字译数字码那里被难住了,没几分钟额头便冒出汗来。

    “小杨啊。”陈所长刚起了个头,就被杨丽花飞快地打断。

    “陈叔,你等等我,我马上就想起来了。”

    陈所长看了眼手表,叹了口气,考试都是有时间规定的,现在规定的时间已经过去,谁胜谁负不言而喻。

    又卡了十多分钟后,杨丽花胡乱填了几个数字才把试卷交上去。

    然而等陈所长一走,她立马趴在桌上大哭起来。

    杨丽花想说不公平,但是试卷是县邮电局那里来的,她在邮电所呆的时间比娄燕妮长,接触译电比娄燕妮早,说了反而更丢脸。

    邢小娟早在娄燕妮交卷的时候,就先一步离开了,心里对杨丽花特别失望。

    要是她来跟娄燕妮比式,赢的肯定是她。

    结果出来,娄燕妮年后要调任到新的岗位,邮递员的工作年后会有人来接替。

    杨丽花虽然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她偷偷找了娄燕妮的试卷来看,比对着电码表,试图找来娄燕妮的错误来。

    可是一切只是徒然,卷面干净整洁,所有答案仿佛不需要思考,便工工整整地镌写在纸上。

    年底这段时间,是邮电所最忙的时候,这段时间的汇款单特别多,娄燕妮的工作量陡然加大不少,几乎每天早早出门,到天黑还不能回家。

    双胞胎很懂事,娄燕秋包揽里做饭和家务,娄竣林每天会带着大黄,去村外的大马路上迎娄燕妮,替筋疲力竭的她推单车。

    虽然辛苦,娄燕妮却十分满足,每次把汇款单交到收款人手里时,对方脸上的喜悦和激动,都让她深受感染,因为天冷路滑,摔车撞树这些事故生出来的委屈都通通被抚平。

    她给韩凛和娄靖平的信里,没有半句抱怨,全是工作带给她的成就感和感动。

    但这种天气送信,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

    韩凛从外头办完事回驻地,在路上就遇到了个推着自行车摔倒在雪地里的邮递员,摔倒了头一件是就在查看胸前的邮包有没有沾到雪水,发现没有后,赶紧把车子推起来继续走。

    “老乡,往哪里去?”韩凛把车停下招呼了一声。

    送信的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见是军车,憨厚地笑了笑,指了指山里的方向,“往西南林场那边去。”

    韩凛想了想,也就绕几公里的路,跳下车,替他把单车挂到后头,“走,我捎你一程。”

    “这可怎么好,不耽误您的事吧,真是谢谢,谢谢!”大叔忙搓着手道谢。

    “为人民服务!”韩凛把自己的热水壶递过去,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耳尖微红,“我对象也是邮递员。”

    ……

    杨丽花清点信件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两封同一个部队寄来的两封字迹不同的信,收件人都是娄燕妮。

    娄燕妮的哥哥和邢小娟的男人是同一批的新兵,这事杨丽花是知道的,她敢肯定,这里头绝对有一封是左卫国写的。

    本来她想通过字迹来分辨,结果仔细找了一圈后,发现竟然没有邢小娟的信件!

    这就有意思了,左卫国不给自己媳妇写信,反而给娄燕妮写信。

    就在杨丽花差点忍不住要拆信的时候,她终于找到了左卫国写给父母的信件,仔细比对了字迹后,杨丽花悄悄地把左卫国给娄燕妮写的那封信给藏了起来。

    先前买肉的事,邢小娟几次道歉后,杨丽花已经原谅了她,两人的关系重新变得好起来。

    不过哪怕关系变好,先前杨丽花发现左卫国喜欢娄燕妮的事,她却一直忍着没对邢小娟说。

    杨丽花下意识地就觉得,这件事不能轻易告诉邢小娟,留在手里,肯定会大有用处。

    再者空白无凭,她也怕娄燕妮倒打一耙,怪她污蔑,不过现在有了这封信在手里,杨丽花凤眼微眯,这可是现成的把柄,就看娄燕妮要怎么选了。

    左卫国给自己写信?

    娄燕妮皱起眉头,目光停在杨丽花手里高扬着的信件上,收信人确实是她,字迹很陌生。

    如果真如杨丽花所说,她已经比对过字迹,那应该就是左卫国无疑。

    “我没有什么别的要求,你主动去跟陈叔说,你更喜欢邮递员的工作,要把译电员的职位让给我。”杨丽花扬了扬手里的信,笑容得意

    “你要不是照我说的做,我就把这封信宣扬出去。”

    她现在的水平,完全能够上岗了,如果娄燕妮主动退出,那她就能顺理成章地进译电部。

    “你觉得怎么样?”杨丽花问。

    这个时候乱搞男女关系是要被拉出去批斗的!杨丽花只要把这事宣扬出去,那娄燕妮也不要做人了。

    娄燕妮在心里暗骂了左卫国一声,她到底哪里得罪了他,他要这么害自己。

    杨丽花的威胁她自然是怕的,但这种时候却一定不能心虚,娄燕妮冷着脸,“身为邮电工作者,私拿他人信件,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杨丽花才不会被娄燕妮威胁,在她看来,娄燕妮也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现在信件在她手里,应该害怕的人是娄燕妮才对。

    “你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告诉你我……爸,妈!”信件突然被人抽走,杨丽花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竟然是陈叔带着她的父母过来。

    杨父杨母本来是来看看杨丽花对新岗位适应不适应,结果却让他们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杨丽花脸色猛地一白,垂下眼睛不敢跟杨父对视。

    杨父恨铁不成钢地看了杨丽花一眼,走到娄燕妮身边,把信递给她,“这位同志,对不住,是我没有管教好女儿。”

    虽然是道歉,杨父眼里却并没有太多诚意,眼神里还隐隐有些不屑,大概是把先前杨丽花的话听在耳里,对娄燕妮有了什么误解。

    娄燕妮也没想到他们会突然出现,准备唬不过就硬抢的,她这段时间送信,别的不说,光是力气就涨了不少,杨丽花干架肯定干不过她。

    他们出现得及时,倒是正好替她解决了麻烦,娄燕妮也没在意杨父眼里的不屑,接过信,道了一声谢,便转身离开。

    至于身后杨父杨母怎么教训杨丽花她就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