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真不知道他怎么看上你的(三更)

    韩凛白天上班,租房的事,是他下班后去办的,带着想出去玩的小哥俩,顺便把娄燕妮蒸好的绿豆糕一家家送了过去,隋海英本来就对娄燕妮家里的事上心,得知娄燕妮去上班分了房子,因为闻不得油漆味还要去租房后,心里暗骂了一声矫情。

    心里又隐隐有些嫉妒。

    大院里的军嫂们也是现在才知道,娄燕妮竟然会是大学生,还毕业分配了工作,难怪先前一直不来随军呢,对此大家都十分震惊,并且很羡慕。

    早些年大学生不值钱,现在大学生可稀罕了。

    不过何水莲和张秋草倒是觉得有些理所当然,没见娄燕妮家里新组合柜子上,放满了书么。

    就这些天,她们平日里除了忙活家里和家地,别的时候都是聚在一起闲唠嗑,只有娄燕妮每天都会在屋里带着小哥俩看几个小时的书,再出来和她们闲聊。

    “怎么去县城上班,有点远啊,在镇上的中学教书多好,每年还有那么多假,听说小隋好像就是在学校当老师。”张秋草跟着何水莲坐在娄燕妮家门口说着闲话。

    隋海英现在就是在镇上的中学当老师,教舞蹈,不过大家伙只知道隋海英调到学校教书,具体教什么还没有人知道。

    以前的老师没人看得起,现在的老师可受人尊敬了,可不是什么臭老九了,而是光荣的知识分子。

    娄燕妮笑,“我是服从学校分配,在邮电局工作也还好,专业对口,也更适合我。”

    张秋草挺想张嘴问问什么叫专业对口,不过没好意思开口,只轻轻地点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你这一走,得周末才有时间回来吧,你这又大着肚子,只怕到时候回得也少。”

    娄燕妮的肚子只微微隆起来一些些,不过孩子长得快,估计过不了几天就会跟吹了气球似地鼓起来。

    提到孩子,娄燕妮满脸微笑,这一胎可折腾人了。

    “妈妈妈妈,弟弟又不听话了吗?”见到娄燕妮捧着肚子,在旁边玩的懂事立马跑了过来,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娄燕妮的肚子,大眼睛看着娄燕妮,眼里有着跃跃欲试的期待,“妈妈,我教训他。”

    旁边何水莲和张秋草两人先是愣了一下,继而被懂事逗得捧腹大笑。

    娄燕妮也笑,拿手帕给他擦了擦后背的汗,懂事怕是常期被听话以哥哥的身份欺压,才会格外盼着这个弟弟出来,“弟弟没事,他最近可乖巧了。”

    “那,那还是要说说他的,弟弟弟弟,你要听话哦,不能欺负妈妈,不然能你生出来,我和哥哥揍你。”懂事又摸了两下,说完心里就满足了,这才跑去跟听话他们继续玩。

    娄燕妮几个被他逗得哭笑不得。

    那边隋海英从楼梯上来,正好看到刚刚那一幕,心里陡然涌出一股怒气,不过很快就被她压了下去,脸上挂起笑拐了个弯,没上楼,而是走了过来,“嫂子,在聊什么呢?”

    见到她来,虽然不是太喜欢,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张秋草起身,把凳子给了隋海英,压下要起身的娄燕妮,自己进屋拉了张椅子出来,“你坐着,怀着孩子呢。”

    “也没那么精贵。”娄燕妮笑。

    三人手上都有活,娄燕妮和张秋草织毛线衣,何水莲做鞋,边做边聊,隋海英手上没有活,一坐下来,三言两话就扯到她当年在文工团的话题来。

    何水莲和张秋草都是随军多年的军嫂,跟着丈夫到处迁移,部队里的文工团也接触得很多,对隋海英说的那些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敷衍地附和几句。

    哪怕何水莲二人用“哦”,“这样”,“真的”,“好厉害啊”这样的词,隋海英也愣是没感觉出来她们的敷衍,尤自说得尽兴,恨不得把自己当年的荣耀说得满家属院都知道。

    董来男本来准备过来的,见到隋海英,撇了撇嘴让宝蛋自己来找小哥俩玩,自己一扭身,往自家走去。

    见到宝蛋从身边跑过,隋海英皱眉头嫌弃地躲开,像躲瘟疫似的,样子十分做作。

    隋海英继续说着,眼角余光还鄙视地看向娄燕妮,当年她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娄燕妮还在地上挣工分呢,也就是娄燕妮运气好,攀附上了韩凛,不然怎么可能考上大学,成为大学生,还不知道韩凛当初为了她花了多少力气。

    娄燕妮有今天,凭的也不是自己的本事。

    “哎,到点做饭了。”何水莲问了声娄燕妮时间,立马就站了起来,把凳子搬到娄燕妮家里放着,“小隋,咱们下次再聊啊。”

    隋海英高高地撸起袖子看了眼手上的名表,点头,“确实到点了,那嫂子,那我明天再来找你们聊天。”

    “……”心里说着千万别,面上却已经笑眯眯地应了下来。

    何水莲心里发苦,却又不好说什么,毕竟隋海英的男人是团长,隋海英又是镇上中学的老师,说不定还要教她们家孩子呢,不好得罪。

    张秋草跟何水莲为难的地方都差不多,她们的孩子都是念中学的年纪,为了孩子,也实在不好得罪隋海英。

    她们两人都走了,隋海英还坐着没动,娄燕妮看了她一眼,“隋老师不回家做饭?”

    竟是半点留客的意思也没有。

    “……”隋海英磨牙,豁然起身,她冷冷地看了娄燕妮一眼,“真不知道韩凛到底看上了你哪里。”

    娄燕妮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她上下打量了隋海英两眼,觉得隋海英完全打破了她在某些方面的认知。

    她一直觉得,任何一个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结婚前不管经历过什么,有过什么样的感情纠葛,但婚后是一定要收敛自己的心思,对婚姻忠诚,好好过日子的。

    隋海英这样子,是对韩凛还念念不忘?

    “李团长知道你的心思吗?”娄燕妮冷眼看着隋海英。

    隋海英脸上微微闪过慌乱,扭身就要走,“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替我表哥鸣不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