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乡下泼妇(四更)

    “我怎么不记得韩凛有你这么一个表妹?”娄燕妮饶有兴趣地看着隋海英,差点都忘了,隋海英跟韩凛还远远地扯着那么点亲戚关系。

    隋海英气得瞪眼,“你别给我装傻,我姑是韩凛的妈。”

    “你的堂姑,是韩凛的后妈。”娄燕妮笑着纠正隋海英,“你硬要这么算,也行,那李团长也算是表妹夫了,改明儿我得好好跟他聊聊,这表妹不正常关心表哥的事。”

    “你!不可理喻的乡下泼妇。”隋海英气得脸得红了,甩手就往楼上走。

    别看李自成对她还不错,但是男人不都是那样,要是他知道自己的老婆心心念念着别的男人,越是李自成这样的草包,越是忍受不了这样的奇耻大辱。

    隋海英很明白这个道理,在李自成面前一贯表现的是,替她姑姑不值,所以格外讨厌韩凛夫妻,绝不是什么爱而不得,由怨生恨。

    娄燕妮摇了摇头,隋海英在城里长大,还是见识少了些,乡下泼妇哪有跟你讲理的,还敢惦记自家男人,上来先甩上三耳光才是,然后再一哭二闹三上吊,看你能有什么办法对付。

    把凳子搬回家里,娄燕妮进厨房准备晚饭。

    天气热,娄燕妮拍了两根黄瓜,凉拌了个木耳,再炒了个辣椒小炒肉,再炒了把空心菜,都是快手家常菜,几分钟就能炒好,再加上小哥俩的蒸蛋,晚饭就算齐活了。

    炒辣椒炒肉的时候,她们东边这半边楼里,满是呛鼻的辣椒味,闻得人连打几个喷嚏,偏偏辣椒味里还有肉香味儿,像带了勾子似的,勾得人馋虫都起来了。

    “团长,介意有蹭饭的不?”二营蒋飞跃蹭到韩凛身边,他们家董来男种菜手艺不错,炒菜是真不行。

    刚下完训练,一起走进家属区的几个男人都是一身臭汗,韩凛嫌弃地把人推远,“回你自己家吃去。”

    说完便大步往楼上走。

    “赶紧进屋先洗洗去。”韩凛一进屋,扑面就是一股汗臭味,娄燕妮忙捂住嘴鼻,十分嫌弃,小哥俩和她动作一致,齐齐捂住嘴。

    娄燕妮怀孕,闻不得这种味道可以理解,两个小家伙就太让人伤心了,不过娄燕妮在身边,他也不敢闹,不然铁定要抓住两个小家伙,让他们闻个够,现在只能老老实实地进厕所冲澡。

    厕所的凳子上已经放好了背心短裤,洗澡的桶边还放了装了开水的热水**。

    “用热水啊!”娄燕妮不放心,走到门口提醒了一句,头两回她明明准备了热水,但韩凛经常就是一桶冷水冲一冲就完事。

    现在年轻不注意身体,等老了就有他好受的。

    要不是怕热水兑太高,韩凛回来晚了会冷,娄燕妮都想直接把水给他兑上,听到韩凛应声,娄燕妮才放心。

    吃碗的时候宝蛋捧着碗过来,娄燕妮挟了两筷子肉给他,肉多辣椒少,再挟了些凉拌木耳给他,黄瓜和青菜他自己家里有。

    看到肉宝蛋很高兴,也没吃独食,道了谢后又捧着碗哒哒哒地回了家。

    “这个蒋飞跃!自己蹭不来就让儿子来了是吧。”韩凛失笑,给娄燕妮挟了筷子木耳,这个加了不少醋,十分开胃,娄燕妮喜欢吃。

    娄燕妮笑,“宝蛋妈挺好的,黄瓜和青菜都是她送的。”

    马上就要去上班,娄燕妮也没有开菜地的想法,到时候开了不管,还得韩凛收拾,她也不想他那么累。

    她这里没动静,转天董来男就上门来了,问她能不能把菜地分给她种,娄燕妮自然是没意见的,得了菜地,董来男非常高兴,拍着胸脯保证,娄燕妮家的青菜都归她包了。

    “大院里嫂子的性子都还行。”韩凛点头,这边院里的军属少,也都比较好相处,不像先前他在的军区,随军的军属加起来都有三个连,还分小团体,闹起事来的战斗力堪比一个团。

    娄燕妮点头,突然想起隋海英,忍不住抬头看了眼韩凛。

    韩凛以身作则,长期带队训练,整个人黑瘦精壮,五官是很正气的那种,剑眉星目,是真的很好看啊,难怪隋海英心心念念,嫁了人还忘不掉他。

    吃了几口饭,又忍不住看了两眼。

    “看我能下饭?”韩凛面上看着严肃,心里其实乐开了花。

    娄燕妮脸色微红,忍不住瞪了眼他,“当着孩子的面说什么呢,好好吃饭。”

    “吃饭吃饭。”韩凛不敢顶嘴,吃了几口,还是忍不住嘀咕,“明明是你自己一直偷看我的。”

    娄燕妮,“……”

    一家四口吃完饭,韩凛负责收拾洗碗,然后还要给小哥俩洗澡,小哥俩洗完澡后,灶上的水也开了,韩凛会把水兑好提到厕所,才叫娄燕妮。

    然后一家四口才会出门歇凉,这个点,家属楼上的人基本都出了家门来,看着孩子们在院坪里玩,大孩子带着小孩子们捉萤火虫,大人们就吹着晚风,闲聊家常。

    “妈妈妈妈,虫。”听话双手紧紧地合着,兴冲冲地跑过来,要给娄燕妮看他抓的萤火虫,结果打开一看,萤火虫被他压死在了手心里。

    听话一愣,傻眼地看着手心里糊成一摊的虫子,再抬头看娄燕妮,突然哇地一声就哭了,娄燕妮哄都哄不及。

    还是娄燕妮回家里,找了个自己缝来装香料包的透明小纱带,让韩凛去捉了几只萤火虫放在里头,听话才没有再哭。

    “听话和懂事可真乖巧,只有一个纱袋也不抢,我们家这两个可不行,闹死了,要是大的回来,那更不得了。”董来男用条毛巾穿过蒋宝妹的胸前,半拉半提着还不会走却又兴奋地想跟哥哥们玩的宝妹,边跟娄燕妮她们说话。

    娄燕妮这才知道,董来男和蒋飞跃是二婚,蒋飞跃先前还有一个妻子,生了个女儿,放暑假回老家陪爷爷奶奶去了。

    董来男说着大女儿,脸上的神情和说起宝蛋、宝妹时没什么两样,一样的眉眼带笑,说起大女儿蒋宝珠的成绩时,神情里也带着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