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三百章 教你做人(五更)

    娄燕妮不觉有些钦佩董来男的人品,董来男确实是不修边幅,大大咧咧的性子,但人也是真的朴实善良,易地自处,大概很多人都不会做得比董来男更好。

    “从小他们就知道,抢也没有用,为了抢东西打架,最后还要挨揍的。”娄燕妮笑。

    何水莲惊讶,“你们家韩团长,可不像是会打孩子的主。”

    韩凛平时多严肃的一个人,整个就是生人勿近,刚开始的时候,不熟的军嫂们都不敢跟他说话,还是娄燕妮母子三个来了之后,大家伙才知道韩才长疼媳妇又宠孩子。

    家属楼里的人家,几乎全是严父慈母,只有娄燕妮家里,韩凛是大家公认的疼孩子,她们都见着好多回,韩凛让小哥俩轮流骑在脖子上,带着他们玩了,小哥俩小小年纪,有时候还能奶声奶气地怼他们爸爸一两句呢。

    娄燕妮笑,“我打啊,孩子都怕我。”

    何水莲和董来男几个对视一眼,娄燕妮顶温柔的性子,居然还会打孩子,“这可真看不出来。”

    事实证明,娄燕妮不光会打孩子,她还会打人。

    “娄燕妮,你神经病吧!”隋海英捂着脸,伸手想去推娄燕妮,被吓懵了的董来男给直接拦住了,虽然脑子有些懵,但她还记得娄燕妮怀孕的事呢,而且娄燕妮脚边还站着小哥俩呢,可不得挡着点。

    隋海英被董来男气得喘不过气来,指着董来男道,“董来男,你男人可只是个营长,你可别惹我。”

    董来男没动,她觉得不能让,还是娄燕妮把人拉了回来。

    李自成自己是没什么本事,但他身后还有个李家呢,就算李自成不管女人家的这些事,万一隋海英去婆家扭曲事实呢,这是她和隋海英之间的事,不能连累了董来男和蒋飞跃。

    “隋海英,我警告你,你再在我孩子面前胡说八道,我就不止是甩你一耳光这么简单,你信不信我拿钳子把你这一口牙全给拔了,你要是没父母教,我不介意教你做人。”娄燕妮冷眼看着隋海英,她是真的生气了。

    隋海英,“……”

    方才隋海英从楼上下来,在张秋草家门外的走廊看到了和宝蛋一起玩的小哥俩,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居然跟小哥俩说什么妈妈有了小弟弟就不喜欢他们的话来。

    小哥俩一下子就吓哭了,摇着头说不信,隋海英就说让他们看着,小弟弟生出来后,他们的妈妈就不会抱他们,只会抱着小弟弟,哄小弟弟,说不定还会把他们送人。

    “我逗逗孩子而已,你发什么神经!”隋海英没觉得自己说错话。

    娄燕妮气得,还想给她两巴掌,把人打醒,“我看你是欠揍,有你这么逗孩子的吗!孩子被你吓哭了你不知道啊。”

    董来男拦完隋海英,这会赶紧拦娄燕妮,“嫂子嫂子,你紧着肚子里的孩子一点。”

    想到孩子,娄燕妮才压了压怒气,站定。

    “哼,你敢说生了小的,你不会偏心,我说的有什么错,不过是早些教他们看清事实而已。”隋海英气哼哼地看着娄燕妮。

    她们这里闹的动静大,在菜地忙活的何水莲被人喊了上来,她男人是政委,军嫂里有什么矛盾,也一直都是找她来调解。

    何水莲还在楼下呢,就听到了隋海英的话,“小隋!怎么说话呢,你跟两个不到三岁的孩子说这些做什么!”

    看到何水莲,隋海英才冷哼了一声,扭开脸去。

    何水莲拉着隋海英往楼上走,顺便赶紧冲董来男使了个眼色,董来男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劝着娄燕妮回家去。

    “她打我的事还没完呢。”隋海英走上两阶台阶,又出言嚷嚷。

    娄燕妮也停住脚步,冷眼盯着她,“你下来,你信不信我再打你一耳光。”

    看到小哥俩哭的时候,娄燕妮心都碎了,要不是隋海英躲得快,她第二个耳光就直接抽上去了,她那会真是恨不得抽烂隋海英的嘴。

    隋海英作势要下楼,何水莲忙拉着她往上拖,董来男也劝娄燕妮,娄燕妮这才牵着小哥俩的手往家里走,本来董来男还想劝劝娄燕妮的,不过看小哥俩委屈巴巴挨在娄燕妮身边的样子,叹了口气,“你好好哄哄听话懂事,我先回去了。”

    走到楼梯口,董来男忍不住啐了一口,“不是东西!”

    屋里,小哥俩委屈巴巴地看着娄燕妮,听话小心地扯了扯娄燕妮的袖子,“妈妈,听话以后很听话,妈妈别不要听话好不好。”

    “懂事也很乖,妈妈别不要我。”懂事哇地一声,哭着扑进娄燕妮的怀里。

    娄燕妮真是恨不得上门再揍隋海英一顿,她忙抱着小哥俩,轮流亲了亲,“听话懂事乖,不要相信那个坏人说的话,妈妈怎么可能不要你们呢,妈妈最喜欢你们的,对不对。”

    小哥俩点头,但眼里还是有惊惧。

    晚上韩凛知道这事后,沉着脸压下怒气,先抱着小哥俩在院子里疯玩了一通,等他们睡了,才上楼去敲门。

    李自成正想睡媳妇呢,左哄右哄不同意,搞得他也来了脾气,翻身正要睡觉着,门又被敲响了。

    “老韩?”李自成皱眉,这大半夜的,韩凛怎么会来找他?

    隋海英跟着起来,看到门口站着的韩凛,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下意识地就往墙后一躲,不敢出去。

    韩凛这趟来,肯定是因为白天的事。

    “进来坐?”李自成问。

    韩凛自然看到了站在门口又心虚躲起来的隋海英,闻言摇了摇头,“不坐了,我就说几句话,老李,管好你媳妇,别让她再去惹我媳妇孩子,不然你也是知道的,我脾气不好,在我这里,也不是所有女人都不能打的。”

    躲在房间里隋海英一字不漏地听在耳里,吓得心脏惊跳,捂着胸口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说完,韩凛就往外走,李自成听得一头雾水,往前走了一步,又往后退了一步,看看韩凛的背影,又看了看里头的空敞的房门,“这都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