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三百零二章 其乐融融的一家四口

    本来打算按老家的习俗,去村里买只鸡,再割点肉招呼人的刘凤仙一下子就虚了。

    刘凤仙以为家属院这边都是这样子的惯例,心里是又急又怕,她去年才刚结婚,彩礼大半留在了娘家,结婚也花了些钱,男人之前的津贴都在婆婆那里,她现在手里的,只有少少的不到一百块钱。

    这初来乍到的,她也不敢丢男人的脸,但是她男人的津贴还得养着一大家子人呢,哪里有钱去请大师傅,借钱也不现实,这可怎么是好。

    像平时她们小两口子,进国营饭店吃一顿都舍不得,哪怕这么糟蹋钱。

    这会刘凤仙也顾不得面子,想起男人说有事不明白就来找政委媳妇,这才厚着脸皮找上门来,想讨个主意,她可不想打肿脸充胖子,然后和男人连喝几个月的西北风。

    “你别跟那些人比,家里有啥做啥,青菜不够去下头菜园子摘就是。”董来男拍了拍刘凤仙的肩膀,示意她别害怕。

    何水莲也是这么劝她的,隋海英那是家庭条件好,家里又没有孩子拖累,可以给她造,她们这都是正经过日子的人家,有家有小地,可学不得她。

    家属院这里议论着隋海英请暖房酒的事,娄燕妮在邮电局里安心上班,上午光顾着担心小哥俩,娄燕妮上班都有些心不在焉,好在她才刚来,工作十分清闲,也不过是看了半上午的资料而已。

    下午照旧还是看资料,部门里主任不在,其他三人不是在除天就是在看报纸喝茶,并没有什么事,到了下了班时间,娄燕妮利索收拾好东西准备去托儿所接儿子。

    刚下楼,就见韩凛领着小哥俩站在外头等着她。

    “怎么这时候过来了,不是李团长家里请客吃饭吗?你不去没关系吗?”娄燕妮上前,韩凛接过她的提包,娄燕妮牵着小哥俩的手,一家四口往外走。

    韩凛把隋海英请了国营饭店大师傅去做菜的事讲给娄燕妮听,听得她目瞪口呆。

    “我不去有什么关系,去了老李还得心疼我吃了他家里的米。”韩凛笑,问小哥俩要不要抱,懂事眼晴一亮,立马高举双手,韩凛单手就把他抱了起来。

    韩凛过来,也没让娄燕妮回家再做饭,而是带着她们去下馆子。

    小县城虽然没有大城市那样发展得快,但是街上也多了几间小饭店,有一家驴肉火烧店特别好吃,他打算带娄燕妮去试试。

    娄燕妮一听就很感兴趣,她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吃过驴肉,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味道,事实上,火烧是什么,她也不太清楚。

    到了店里才知道,火烧就是烧饼,长条形的烧饼,中间夹着驴肉和不辣的辣椒块,小竹篮子盛着,韩凛还点了三碗驴杂汤,店里老板娘很好说话,家里自己煮来吃的白粥,也盛了碗给小哥俩。

    火烧烤得焦黄,娄燕妮拿起来一个咬了一口,外焦里嫩的火烧混杂着香嫩的驴肉,驴肉居然是凉的,温热的面香和肉香交融,因为有辣椒,一点儿不显得油腻,没有一点儿辣味,却意外地很合娄燕妮的口味,没一会一只火烧就吃完了,唇齿留香。

    具体的,娄燕妮也形容不出来驴肉到底是个什么味儿,它不像猪肉炒出来有明显的肉香,也不像牛肉和羊肉有特点,一点就能吃出来,要是韩凛不说,娄燕妮可能会以为是煮到没什么肉味,只剩下酱香味的猪肉。

    这肉应该是炖煮出来的,十分鲜嫩,有着独特的香味,再喝上了口热腾腾的驴肉汤,感觉混身的毛孔都发出满足的喟叹,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十分舒服。

    小哥俩也吃得起劲,老板娘一个火烧给开,他们俩一人一半,懂事先捡着把里头夹着的肉和辣椒吃掉,再啃酥香的火烧,而听话则是跟爸爸妈妈一样,连着面饼一块儿吃,吃得香喷喷的,肉块掉到桌上,立马自己拿起来塞进嘴里。

    娄燕妮吃了两个火烧,喝了碗汤,就整个饱了还有些撑,小哥俩吃完半个火烧,又分喝了半碗粥和一些汤,小肚子就圆鼓鼓地,剩下的全部都是韩凛吃完的。

    桌上有备着的蒜,韩凛顺手剥了一个吃,递给娄燕妮,吓得她赶紧躲开了,时至今日,娄燕妮还是不理解,为什么有些人爱吃生蒜,她也喜欢吃蒜,但是她只爱吃蒜爆香做菜。

    “爸爸嘴臭。”小哥俩纷纷捂住口鼻。

    韩凛吃一口蒜,冲他们哈气,惹得小哥俩怪叫连连,娄燕妮看得好笑,这时候店里还有别的客人呢,赶紧拍韩凛一下,“快点吃,别闹孩子。”

    “听见了没有,快点吃,别闹孩子!”听话拍着桌子学舌。

    店里的客人都被听话逗得直乐,娄燕妮也笑,悄悄地在韩凛腰间拧了一把。

    县城虽然不大,但有个小公园,吃过饭后,一家四口便往公园去,慢慢地散着步,说着娄燕妮上班和小哥俩上学第一天的情况。

    工作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娄燕妮跟韩凛说小哥俩早上哭的事儿,坐在韩凛肩膀上的懂事,立马捂住自己的眼晴,“没哭,懂事是男子汗,才没有哭。”

    “我也没哭。”听话眨了眨眼睛,韩凛单手抱着他,让他坐在右手臂上,想了想,听话抬手捧着韩凛的脸,让他看他,“爸爸,我可乖可乖了。”

    娄燕妮好笑地翻了个白眼,“说谎的孩子可不算乖。”

    小哥俩不想承认自己哭,但听到娄燕妮的笑后,纠结了一会,懂事才捏着手指,“一点点,哭了一点点。”

    韩凛被他们逗得直乐,十分认同地点头,“好,一点点,那明天可不要哭了。”

    听话懂事乖巧地应了,然后争先恐后地跟韩凛说起在托儿所里玩的小游戏,还有交到的小朋友,听得娄燕妮心里十分欣慰。

    县城这边,她们一家子其乐融融,家属院里,隋海英看着缺席了好几家的酒桌,心情十分暴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