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 > 第758章 极恶之虫

        同时我也发现这俩人手上还各自抓着一根那种底端带球的长棍子,不用猜也知道这些棍子就是用来辅助控制其他伪装者的。



    俩人这时终于有些回过劲儿来了,试图用棍子反手打我,我哪里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先是一脚对准其中一人的小腹部狠狠踢过去,将其踢翻在地上,同时顺手把这人的棍子夺过来朝另一个人身上猛甩了出去。



    由于我刚才所有的攻势都在朝着第一个人身上打去,所以这第二个家伙就有了充足的反应时间,此时迅速后退了几步,把棍子对着地面“咚咚”敲打三声过后,我便看到他身上立马又冲来了五个伪装者。



    而且这几个伪装者似乎还和我前边看到的不太一样,身形要高大了不少,我猜测这或许是这俩人的亲卫队?专门用来贴身保护他们的?



    我现在的那只蛊虫还在和后边的其他伪装者缠在一起,而且貌似这次也没有来帮助我的迹象了。



    还是之前那句话,我这蛊虫基本上只要是我处于危难当中,那就一定会来出手相助的,现在它不管我……是不是意味着它明白以我现在的能力,对付这几个壮汉不成问题?



    此时第一个拿棍子的人已经被我又一记重拳直接打得吐血倒在地上了,我顾不上完全杀死这个人,转而开始应对那五个壮汉。



    这五个壮汉看气势居然颇有些像我之前控制的那些小巨蜥,都是像坦克车一样轰隆隆直冲而来。



    相对那些灵巧多变的对手,我反而更喜欢这种笨拙的家伙,当下我便侧身横闪了一下,趁着这几个壮汉的惯性刹不住车,又是一个隔空跳跃,直接飞到了其中一个人后脑上上。



    同时我的开山刀也跟着一起刺了过去,这人反应也不慢,回手就对着我胳膊上抓了过来,我本来以为自己拼力量可能会占下风,谁知这人的力量感觉比我差了好几个档次一样,我只轻轻一用力,就将他的后脑勺刺了个对穿。



    ……



    啧啧啧……



    这并不是说这几个壮汉比我遇到的其他普通伪装者力气反而要小,而是因为……我力量大幅度增加的缘故。



    我刚才感觉的很清楚,在我用力的时候,体内那股气流涌动的感觉又再度出现了,由此可见,体质,包括五感在内的所有提升都和这种奇妙的气流息息相关,而且这种气流摆明了不属于戾气的范畴,一来颜色几乎是全透明的,二来这种气息相对戾气来说似乎要纯净许多的样子。



    这种纯净可不单单是从颜色上来说的,而是一种细腻的柔和感觉,简单来说就是这些气流在我体内涌动的时候,可要比那些戾气绵软得多了。



    这种无形的气流涌动时简直就像是在给我体内做按摩一样舒畅无比,而之前的戾气就要差多了。



    ……



    眼前这家伙后脑被刺穿,普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剩余的四个人立马呈四方阵将我包了起来。



    从这里就能看出来,这四个人虽然体型比其他伪装者壮硕了很多,但是速度却丝毫不比他们慢,甚至还要略快一些!



    而这个时候……我背后那把许久未用的关王刀可就派上用场了!



    我先是快速俯身躲过了这四个壮汉的第一波攻击,同时快速从背上将关王刀横抽了出来,直接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范围横扫。



    从我俯身抽刀到完成这个“大风车”挥刀的动作为止,其实前后也就不到一秒的时间,等到这套动作收尾,那四个壮汉已经全部倒在地上"shen  yin"挣扎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心了,因为我的那只蛊虫已经把身后的其他敌人解决完毕了,飞到近前一团蓝火彻底把这五个壮汉烧了个干净。



    至于那第二个拿棍子的人则已经被从另一侧赶来的段龙一斧子劈在脑袋上不动弹了……



    直到此时,这个环形建筑周边才算是暂时安全了,我们迅速全数再次退回到了建筑之内。



    与此同时,北边仓库那头的小孩子尖啸声还在持续当中,而且声音的数量听起来貌似有增无减,看来已经和剩余的伪装者战在一起了。



    不知不觉间,我们竟然处在了隔岸观火的状态之中,而且最理想的情况就是这两帮人能互相杀个两败俱伤,毕竟聂比说那些注射药剂肯定在某个仓库之内,这就意味着等他把资料调取完毕,并且确认到具体的仓库位置之后,我们还是要返回北边的。



    聂比还在操作台上快速敲打着,我虽然心急但还是不好催促他,当下我便朝兰杏看了过去。



    兰杏刚才已经被段龙转移到了聂比身侧的一个倒塌的操作台后边藏起来了,我发现她的脸色比起刚才来就更加发白了,嘴唇也毫无血色,摆明了是失血过多导致的。



    不过嘛,兰杏的生命力倒是一副极其顽强的样子,至少她现在呼吸还算匀称。



    段龙在一旁告诉我说这是因为那贯穿伤没有伤到要害的缘故,单纯只是刺穿了脸颊两侧,如果足够幸运的话,有可能连颧骨都是完好的。



    我当然希望段龙的话是真的,急忙点了点头,又暗自在心里求老天保佑了一番。



    这时我看到段龙的目光一直在朝聂比看去,我奇怪地看着他说道:“你别告诉我你对聂比一无所知,既然你在岛上的时候没死,而且又和月刚还有魏冬梅都有联络,那你就应该知道他才对,而且你他他娘的刚才还骗我说叫我找个婴儿!”



    段龙皱着眉点了点头说道:“我是知道……但毕竟他给人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看起来怪怪的。”



    “别废话了!”我打断他说道:“你到底怎么回事?你和那个圣女是什么关系!”



    段龙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只是……我和圣女对你有点误会……”



    “误会?你们刚才是要置我于死地!而且她还说什么我们三个关键人物都必须死!那岂不是说她要对月尘也要动手了?”



    “月尘?”段龙似乎吃了一惊:“月尘在什么地方?”



    “你难道不知道吗?”



    段龙摇了摇头。



    我心说这圣女和段龙之间的关系似乎比我想的又要复杂一些了,这俩人看来也不完全是穿一条裤子的。



    但这样一来,无疑就让我的思绪更加混乱了。



    “你说的月尘是月灵的妹妹对不对?”段龙继续追问道。



    “废话,还能有几个月尘。”



    段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么说,圣女已经抓到她了?”



    “至少圣女现在是知道她位置的。”我皱着眉说道:“刚才圣女也自己逃走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她回去之后对月尘下手!”



    “但愿她能成功吧……”段龙居然这样说道。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也支持她?”



    “我当然支持她。”段龙盯着我说道:“你们三个关键人物必须得死!”



    “我草!为什么?!”



    不过段龙很快又摆摆手说道:“我说错了,准确来讲,是你们三人体内的蛊虫必须得死……”



    这时我的那只蛊虫也慢悠悠飞了回来,缓缓落在了我的口袋里。



    段龙的目光随着这蛊虫的轨迹飞舞继续说道:“既然这只蛊虫已经离开了你的身体,那你就没必要死了……”



    “什么意思?”我疑惑地问道:“我什么这三只蛊虫要死?”



    “你不明白。”段龙摇头说道:“这三只蛊虫是伏都教内部精炼出来的极恶之虫,如果任由它们发展下去的话,这三只虫子会变成一种无法挽回的灾难……”



    “什么狗屁鬼话。”我说道:“这不是扯淡吗?你怎么敢这么肯定?难道是因为那圣女的一面之词?”



    “不……这是经过研究证实的……”



    “什么研究?谁研究的?”



    “魏冬梅。”段龙说道:“不过她已经被你们杀了不是吗?”



    魏冬梅……



    莫非这个老女人之前到别墅区对付我,就是因为这个?



    “她和谁研究?”



    “缅甸的蛊师。”段龙说道:“你应该知道魏冬梅原来是缅甸人对吧?”



    我点了点头:“她是后来才加入华国国籍的,这我知道。”



    “她和缅甸的蛊师来往密切,你要知道,缅甸的一些资深蛊师对蛊物的研究已经超过他们的祖师爷伏都教了,这些人的话是不会错的。”



    “所以你压根儿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吗?”我皱着眉说道。



    “我对蛊术不了解,但魏冬梅是不会骗我的。”



    “你怎么知道?那个女人恶毒到了极点!”



    “不……你错了……她只是为了尽量阻止这场灾难,现在蛊虫病毒还未平息,如果这三只极恶之虫再发展起来,那将会彻底助长伏都教的气势……到时候谁都没法挽回!”



    听到这里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段龙这话分明表示他和伏都教是对立的,那他怎么又会和圣女联手对付我?



    我立马问道:“这么说……圣女不是伏都教的人对吗?”



    然而段龙却摇了摇头:“她的确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