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超凡主宰 > 第269章 《泉眼》
    被杜安国训斥了一顿,赵清凯和赵清立全都不说话了。

    也不敢说话了。

    一个个都哭丧着脸,他们知道,自己已经完了。

    送走了杜安国,桌上的碗筷也被收拾干净,苏晨一家三口便准备回去了。

    从寿宴开始,到结束,徐思寒都没有走,因为怕苏晨有用到自己的地方,所以就在外面等着,一直没走。

    而出来之后,徐思寒便开着车,把苏晨一家三口送了回去。

    “儿子,这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有那么多大人来找你啊。”

    寿宴上发生的事,叫一直风风火火的赵清凝都感到惶恐。

    那些人,可不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够接触上的。

    “爸,妈,你们不用管那么多,其实这三年来,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事,但每一件事都很复杂,没办法和你们一一说明,但你们放心,我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正道上,没做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不用为我事情操心惦念。”

    苏父苏母对视了一眼。

    他们也听出来了,这三年来发生的事情,儿子根本就不想说。

    现在他长大成人了,也成熟了,那么很多事情,做父母的,也没办法过多参与了。

    “儿子,其实妈不求你大富大贵,只求你平平安安,以后的路还需要你自己走,你心里有分寸就行了。”

    “你们放心好了,我什么时候让你们操过心。”苏晨笑着说道。

    “那我这个当妈的就放心了。”

    “爸,妈,我还有点其他的事,得出去一趟,就不陪你们了,我可能得晚上回来。”

    “没事,你有事先忙你的。”

    因为分厂选址的事情,遇到了点麻烦,所以苏晨还得去处理一下,便出去跟徐思寒会和了。

    看着苏晨离开的背影,苏长明无比欣慰的叹了口气。

    “你就不用惦记了,虽说咱儿子能耐大了,但你这当妈的说话,肯定还是好使,你也就别跟着操心了。”

    “儿大不由娘,你咋就知道,他会听我的话。”赵清凝翻着白眼说道。

    “你看看咱儿子,都有这么大能耐了,那时候你一句话,他不还是乖乖听话去上学了么,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提到这事,赵清凝也倍感欣慰。

    苏晨从小就没让自己失望过,自己也应该知足了。

    两人站在窗边,目送苏晨开车离开,赵清凝眼中含泪,自言自语道:

    “如果,小晨真是我儿子,那该有多好……”

    ……

    从家离开之后,苏晨直接上了徐思寒的车,问道:

    “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还是没有进展么。”

    “苏爷,那边的态度还是很强硬,将泉眼节流,一滴水都流不下来,我已经去交涉过无数次了,但一点效果都没有。”

    “行,我去处理这件事吧。”

    说完,两人便开车赶往了龙泉山。

    虽然龙泉山在安和县境内,但因为距离比较远,在加上家里条件不好,所以苏晨也没有来这里玩过,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个地方。

    龙泉山并不算高,只有几百米,当两人到达山顶的时候,也没怎么费力。

    “苏爷,通过这几天的努力,我已经打听出了这里的情况,盘踞在龙泉山顶的家族,名叫严家,族长的名字叫严寒山,据说也是修武者,在安和县这个小圈子里,是翘楚一般的存在。”

    快到山顶的时候,徐思寒说道。

    “一群跳梁小丑而已,蜗居在这里久了,就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得时不常的敲打一下。”苏晨淡淡的说道。

    穿过郁郁青青的树林,苏晨看到了一片朱红色的围墙,尽显古朴。

    “苏爷,那里就是严家了,而泉眼也被他们封存起来了,就在院子中央。”

    “好,进去看看怎么回事。”

    ……

    严家大院内张灯结彩,里面白了十几桌宴席,已经座无虚席了。

    “严兄,这一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硬朗啊。”一个穿着黑色卦衫的中年男人说道。

    “李东老兄,你还真是会说话,哈哈……”

    严寒山的样貌颇为年轻,看起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

    “严兄,听说你已经迈入到了内劲武者的行列,现在,你已经是安和县境内的修武第一人了!”

    说话的时候,李东的目光,还有意无意的,看向被严家封存了起来的那处泉眼,颇为羡慕。

    “仅仅安和县的修武第一人,这并不能满足我,称霸整个江南省,才是我的目的!”

    听到这话,院子里前来拜寿的人纷纷附和道:

    “以严兄的天赋,想要称霸江南省,自然是没问题的。”

    “哈哈,大伙抬爱了,待我称霸整个江南的时候,定大摆三日流水宴,请诸位豪饮三天三夜!”

    “我们大伙敬严兄一杯,恭祝严兄早日称霸江南省!”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哈哈……”

    “呼通”一声!

    严家大院的门被一脚踢开,就听苏晨低声说道:

    “就你这德行,称霸江南省就不要想了,如果不把泉眼交出来,那么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看到从门口进来的一男一女,在场的宾客都有点蒙,不知道是这两个人是谁。

    选择人家过大寿的日子过来闹事,这分明就是引战啊!

    “又是你这个女人,我已经拒绝过你无数次了,难道你还想打我严家泉眼的注意么!”

    严寒山眯着眼睛,冷哼道!

    “并不是我们打这泉眼的主意,而是你们将泉眼占为己有,不为他人所用,是你们有错在先吧!”

    “这是我们武道界的规矩,我们严家是整个安和县境内,实力最强大的家族,所以我们就有资格霸占这里,而弱者就要有弱者的觉悟,如果你在来碍眼,小心我让你们有去无回!”

    “实力最强?”苏晨笑了笑。

    “照你的意思说,是不是,谁的实力强,那么这处泉眼就是谁的?”

    “是这样有能怎么样,怎么,难道你还想跟我比划比划?”严寒山神色玩味的说道。

    “像你这样的人,本来是不想搭理的,但你得寸进尺,把公共泉眼占为己有,那我就跟你玩玩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