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抱剑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诡谲之局
    大战过后,众人那还有饮酒的心情。

    珠光宝气阁外,陆小凤就像是魔怔了般,望着马车上昏迷不醒的西门吹雪出神。

    毕竟任谁亲眼看见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恐怕也不可能以平常心待之,更何况败的那一方还是西门吹雪,更是他的挚友。

    西门吹雪的伤势他看了,浑身上下看似没有一道伤口,内里却有一股极为可怕的锋芒四窜游走,那竟然是剑气。

    他受那个丹凤公主所托查当年“金鹏王朝”的事,如此才去请了“西门吹雪”出手,只是不想会生如此变故。

    “我看过了,看来那人仍有保留,未下杀手,不会有什么大碍!”一旁坐着的花满楼温和说着,像是安慰着陆小凤。

    只有陆小凤站在原地沉默好一会才说道:“那个人我见过。”

    霍天青问道:“你认识他?”

    陆小凤摇了摇头,他苦笑道:“只见过一道背影,然后他反手给了我一剑,你不知道那一剑有多么惊人,还好他当时没生杀心。”

    他这一说霍天青也语出惊人的说道:“我也见过他。”

    陆小凤双眼一下瞪圆,沉声道:“他是谁?”

    霍天青也和他一样,摇了摇头,似有疑惑的说道:“我只知他似乎……似乎是个说书人……”

    “说书人?”

    陆小凤一愣,众人都是一愣。

    他忽然语出莫名的问道:“不知道严总管可否认得此人?”

    他紧紧的盯着大老板阎铁珊,只听到“严总管”这三个字,阎铁珊脸颊一抖,声音尖细强笑道:“陆小凤莫不是喝醉了,珠光宝气阁可只有霍总管,没有严总管。”

    陆小凤也笑了,他淡淡道:“我自然知道这里只有霍总管,只是我问的是当年金鹏王朝的内库总管严立本。”

    古怪的话语令阎铁珊的脸色变得诡异起来,笑容僵在脸上不知道是在哭还是笑,落在月光底下就像是一张没有人气的面具,诡谲而僵硬。

    可就在气氛愈发古怪的时候,远处的老街上,一辆马车拐了进来。

    马车竟是无人驱赶,自行跑到了这里,不等马车临近陆小凤已飞快掠了过去,他一伸手撩开帘子,车厢里面,一个美丽的女人像是睡着了般靠在那里。

    可陆小凤绝不会以为她只是睡着了,他的脸色已是铁青难看,因为女子的胸口如今空荡荡的,多了个拳头大小血肉模糊的窟窿,她的心不见了。

    她死在了自己的马车里。

    这个女人,正是丹凤公主,或者说是上官飞燕。

    不止他,见里面的人是上官飞燕,就连霍天青的脸色也瞬间失了血色,胸口像是被一千斤大锤砸了一下,但他还是掩饰的很好,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而是关上了大门,因为阎铁珊让他关门。

    宽巷里,只剩下两辆马车,一个躺着昏迷不醒的人,一个躺着死人。

    “丹凤公主?”

    花满楼像是听到了陆小凤胸膛里那颗因愤怒而愈发剧烈的心跳,脸上的神情也有些黯淡下来。

    “走。”

    陆小凤回望了眼大门紧闭的珠光宝气阁,声音沙哑的吐出一字。

    ……

    “那个说书人呢?”

    望着面前三寸丁一样的客栈老板,陆小凤抛过去了一锭银子。

    “大爷,我也在找他呢,昨个晚上他出去就再也没回来了!”掌柜的忙不迭的接过,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天下间那还有比这样赚钱容易的方法。

    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但陆小凤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

    不过这里找不到答案,不代表别处找不到答案。

    这个江湖,三教九流无数,能人异士诸多,其中便藏着两个很奇怪的老头子,一个叫做大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古往今来所有奇事异事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另一个本事更大,名叫大智,任何稀奇古怪的问题,只要你提出来,他都有法子替你解决。

    但要想找到大智大通,还需要一个人。

    陆小凤带着花满楼将潇湘苑里喝个烂醉的孙老爷捞了出来,一行三人便在他的引路下来到了大智大通的山窟前。

    山窟阴森昏暗洞口窄小,小的只容一人爬着过去。

    等孙老爷爬了进去,一声苍老低沉的嗓音传了出来。

    “问吧。”

    明码标价,一个问题五十两。

    陆小凤随手抛过去一锭五十两的银子他问道:“你知道一柄剑吗?一柄乌青长剑,剑身长约有四尺,剑气森寒如冰。”

    山窟里头,回答的声音没了往日那般快,好一会,才听那道低沉而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慢吞吞的。

    “中剑者是何下场?”

    陆小凤自己想起来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语气有些古怪的回道:“吐血成冰。”

    山窟里蓦然死寂了下来,然后那声音好像是从牙缝里一点点挤出来的一样,仿佛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如同在呢喃。

    “青霜剑,现世了。”

    “青霜剑?那是何剑?”

    陆小凤蹙眉,他再丢进去一锭银子赶忙开口。

    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更久了,只听那声音语气有些僵硬的说道:“你听说过“小李飞刀”吗?”

    陆小凤耸然动容,面容变得有些僵硬。

    顿了顿,那声音复又开口。

    “那你一定还听过“青龙会”了!”

    “什么?青龙会?”

    陆小凤彻底变色,是失声脱口,就连花满楼也失去了笑容。不像那些没有底蕴的江湖人,江南花家,陆小凤,或者说当今的七大剑派,以及一些长存已久的势力,对于这个名字并不陌生,更何况如今江湖因一张藏宝图而风声鹤唳,他们又怎会不知,只是被“金鹏王朝”一事缠身,没有闲暇去理会罢了。

    他万没想到那柄剑居然和“小李飞刀”与“青龙会”扯上关系。

    难道那个江湖的梦魇,居然还没消失。

    他脸色变了几变,阴晴不定。

    “那柄剑的主人是谁?”

    山窟里传出来一个声音。

    “这是另一个问题。”

    陆小凤苦笑着又掏出一锭银子。

    “太久了,只知道那人姓孟,不过,百载已过,恐怕你看到的,是他的后人。”

    最后,那声音迟疑了会忽然变得很古怪,然后又恢复了平淡。“陆小凤,看在你给我们送了这么多银子的份上,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多管闲事。”

    ……

    ……

    也就在陆小凤和花满楼离去后不久,山窟外面的山阶上,一个身穿白袍的青年慢悠悠的走到了山窟前。

    只听他轻声道:“你既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那你告诉我,当年公子羽是生是死?若生,他身在何处?若死,又埋骨何处?”

    “一个问题,五十两!”

    里面的声音虽然听似镇定,但那起伏古怪的语气却将他内心的一切体现了出来,像是在极力压制什么,恐惧,颤抖。

    “哐啷!”

    一锭银子当即抛飞了出去。

    那声音已彻底变了声,像是喉咙里半卡着什么,变的更加沙哑。

    “当年青龙会几大龙首,连同七派掌门悉数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青年蓦的沉声道:“我只要地点。”

    山窟中,缓缓传出三字。

    “嘲天宫!”

    听到这个答案。

    “哐啷~哐啷~”

    青年手中原是提了个好大的布袋,此时一倾,一锭锭黄灿灿的金子立被倒了出来。“一个问题五十两银子,你后半生的所有答案,我全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