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抱剑 > 第二百零六章 剑指农家(四)
    孟秋水挎剑而立,周身金光洒下,脚下莲华盛开,如仙佛降世,视那三股气息于无物,任凭狂风骇浪,我自如顽石岿然不动。

    六人分以掌管着农家的兵杀、历法、百草、耕种、水利、音律,从他们踏入这里开始,便以与曾经的一切一刀两断,继承着历代传下的称呼,兵主、历师、药王、谷神、禹徒、弦宗,背负一生,直到老死。

    “六位何必如此,对神农所传的六贤之名,孟某闻名久矣,可惜几位是避世不出,不得已,我只好亲自走一趟了!”

    孟秋水静立未动,望着六张面具下的眼睛。

    闻言,几人合击之势才慢慢缓了下来,当然,这多半是见到了他的实力,才有谈话的资格。

    “好一个惊人的后生!”

    苍老的声音落下,继而化作凛冽。

    “见我等所为何事?”

    那气息虽落,却并未散去,似乎只待孟秋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会雷霆一击。

    脚下莲华散去,孟秋水道:“我只想和几位做个交易,或者说是合作,该如何除掉秦国?”

    轻飘飘的话语,好似蕴含了无形的力量,让空气陡然一滞如凝固了一般,六位长老不动如山的身子兀的一震,双眼各是无比的凌冽。

    “这就是你要说的话?”

    “你可以走了!”

    ……

    孟秋水神色不变。“诸位何不听听我用来合住的底气再做抉择?”

    六位长老皆未言语,可那身上的暴起的气息还有抬起的手已是说明了他们的选择,他们在这里避世多年不出,只怕早已没了普通人的欲望,哪怕是金山银山摆在眼前都不会动摇,功名利禄在他们眼中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可是人又怎会没有欲望,他们的修行也不过是超脱了普通人罢了,终究是血肉之躯,又如何能心无尘埃。

    “诸位可知何为明还日月,暗还虚空?”

    只在一瞬,孟秋水食指一抬,指尖霎时散出万千毫光,极尽璀璨,像是千百颗太阳汇聚在了一起,日月失色,六位长老见此尽是变色,只以为他要突袭下手,谁料接下来的一幕,让几人却都有些措手不及,不明所以。

    但见孟秋水一指点在身前虚空,那虚空竟是肉眼可见的泛起涟漪,继而指尖尽头的虚空,竟然裂开了数条细小的裂缝。

    虚空在破裂。

    只是这一指之力,也已到了尽头,如那夕阳西下,黯然下来。

    “日月之明,世人皆可见之,只是虚空真理,又有谁懂?”孟秋水瞧着指肚上与虚空碰撞留下的伤口,他磨挲着渗出的血水,等再放下,那伤口已然不见。“你们可曾想过,这虚空的另一头,是什么?仙界?或是长生不老地?你们日复一日苦修枯坐,体内桎梏层层打破,可是,打的破这体外的桎梏壁障吗?”

    此言一出,若是普通人听见那可谓是惊世骇俗。

    但,农家的六位长老却都放下了手,死死的盯着孟秋水面前的虚空,盯着那出现的刹那便转瞬愈合的裂缝像是要瞧出一朵花来。到了他们这般境界,这种全力而为的出手自然也会发现虚空的变化,更何况农家底蕴千年,传承下来的东西里也许就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

    曾经那些流传久远的神话,其中不乏后世之人为了歌功颂德而故意夸大,但也说不定那是一个个修为境界达到惊天动地的人。

    如今看到这几人的反应,孟秋水倒是更愿意相信后者。

    六位长老好半晌才终于开口。

    “你以为只有你注意到这一切吗?”

    “这世间古往今来,高手无数,可真正能破开这层壁障的人,几乎没有,多少人终其一生老死在了这个境界始终迈不出那一步。”

    “没有人知道那一头是什么!”

    ……

    孟秋水眼神一动,蓦的插口说道:

    “所以,很多人都想得到苍龙七宿,借此迈出最后一步?”

    六人皆带面具分不清是谁开口。

    “原来,你也想要!”

    孟秋水闻言眼底闪过一丝恍然,他摇头。“若想破开这壁障,我只会相信自己手中的剑,至于那些外力,于我而言不过镜花水月罢了,不过,万事不由人。”

    他话锋忽的一转,轻声说道:“我还有第二件的东西,便是你们农家的生死存亡,这个很好选择,我只要你们的同意还是拒绝,生存或是毁灭。”

    “你在威胁我们?”

    “啵!”

    许是有人性子急躁,怒斥中,一道实质般的掌劲隔空击来。

    只可惜那掌劲只在孟秋水体外两尺便被一股无形罡气挡住,碰撞间湮灭无形。

    “威胁么?不,我只是在表达我的诚意,不过你们的诚意似乎还不够啊,破碎虚空的奥秘,农家的生死存亡,你们可得好好想清楚了,否则……”

    孟秋水话语一顿,双目倏然一眯,眼中两道可怕的目光赫然凝为实质,化作剑气已是吞吐而出,朝那之前出掌之人冲去。

    本是被火焰映的通明的山腹空间,在一刻竟然有种古怪的错觉,像是暗了下来,两道流光稍纵即逝,眨眼落在了那名长老的身前,被一股外放的劲力挡住,溅起无数层层涟漪,如石落水中。

    “嗤嗤~”

    碰撞的激响是刺穿耳膜。

    孟秋水平淡的复又接道:“……下一次,和你们说话的,可就是我的剑了。”

    “狂妄!”

    “大言不惭!”

    ……

    剩余几位长老见孟秋水出手赫然动怒。

    六人所传承的绝学分是以推算历法,观察星象运转而领悟的步法,和凝聚兵杀之术创的霸道剑术,以及尝遍百草,通晓药理,百毒不侵的体质,还有用镰刀收割谷物时感悟出的迅疾刀法,然后就是剩下的水滴穿石,无孔不入,由此悟出的不周断掌和从五弦琴中参悟指法而创出的点穴绝技。

    五人齐齐出手。

    然孟秋水却只是向后稍稍撤了半步,就这半步,他的身体已变得模糊,周身天地气息开始如水翻滚,像是水中月般不真实,也就这半步,便宛如与所有人隔了开来,分成两方天地,凭空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五道浑圆如一的气机轰然击在了孟秋水之前站立的地方,可惜却全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开,消散无踪。

    “后会有期!”

    人已消失,唯声还在原地。

    再看那受孟秋水目剑的长老,二者僵持不过半息,那剑气便硬生生的洞穿了他的护体罡气,他是举掌再击,不想那剑气竟犹如活物,如跗骨之蛆般一经接触便钻入了他的体内。

    寂灭剑意,轰然爆发。

    “可恶!”

    良久,只剩一声愤懑的低吼在那山腹的空间里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