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灰烬之翼 > 第二十章 无奈
    虽然海民嘴上说着不会涉足陆地,不过海洋之上的岛屿倒是除外。

    伯里尔群岛靠近西海岸,沿着中央大道前进,穿过广阔的群山便是大陆中部。

    海上之国虽然巨大,不过它本身依旧是一个巨型船只,而只要是船便需要维修,于是伯里尔群岛不仅承担了交易会的地点,也是海上之国唯一的海港。

    在进行交易会的同时,海上之国也会在伯里尔群岛进行大范围的检修。

    日出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海面洒在伯里尔群岛的大地之上。

    纳维亚用毛巾擦了擦流汗的脸,目光投放在海平面的尽头。

    他是伯里尔群岛的管理者,交易会的负责人之一。

    虽然海上之国在别人看来是个移动的船国,但实际上伯里尔群岛也是海上之国的一部分,只是很多人不知道而已。

    许多年迈或者对于航海感到厌倦的人会留在这里,在某个海岛的沙滩上搭建一个高脚屋,晒着日光吃着海鲜。

    每年忙碌的时候也仅仅是交易会,那真是十分惬意的日子。

    按照时间推算,海上之国差不多在今天就会到达,而伯里尔群岛这方面已经准备好了。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抬起头,万里晴空被巨大的阴影取代,在那钢铁的表面上还残留着魔力的轨迹,那是一艘庞大的魔导战舰,上面还挂着王国的旗帜。

    鬼知道它是怎么做到这样悄无声息的到来,就像幽魂一样。

    “果然,他们还是第一个来的。”

    看到那旗帜上的徽印,纳维亚笑了起来。

    在他身后的海民在看到这艘魔导战舰后,显得有些不太高兴,拿出几枚金币,随后丢给了纳维亚。

    “为什么你每年都会猜到谁会第一个到呢?”

    海民们不解着,他们倒不在意赌斗的财富,他们只是好奇每年的赌斗最后都是纳维亚赢。

    接过硬币,纳维亚扯出了个微笑,随后抬起头看着那笼罩了所有人的战舰。

    “因为它是魔导帝国,这就已经足够了。”

    “虽然我们这只是个盛大的交易会,但这些陆地人总喜欢在这种场合下彰显武力不是吗?”

    “以魔导科技立足的他们,每年派来的战舰都不断变强,某种情况下说,他们在借着我们的交易会彰显力量。”

    随后看向身后的海民,纳维亚说着。

    “虽然我们不在意陆地上的争斗,不过我们也是要去了解的啊。”

    “这么多年以来,这些强大的王国越发不满秩序同盟的存在,每年的火药味都十足。”

    “他们把我们这里当做了舞台,去展露自己的兵刃,虽然我也不喜欢他们,不过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纳维亚说着,随着他的话语,撕裂的狂风之音从天空尽头传来。

    披着龙与剑刃旗帜的魔导战舰撕裂云层而来,朱红的涂装仿佛燃烧坠落的陨星。

    伴随着下方的出力,燃成纯白的引擎口呼啸着,最终将这数百吨的庞然大物缓缓停留在海面之上。

    “你看,龙腾帝国也来了。”

    纳维亚笑着。

    随着这两大帝国的到来,越来越多的魔导战舰出现在了伯里尔群岛的上空,几乎将整个天空遮掩。

    这可能是主位面各大代表汇聚最齐的一回了,如果不是这个交易会持续了几百年,说不定有人还会以为主位面要去讨伐哪个次位面了呢。

    伯里尔群岛驻扎的海民们都动了起来,这不同种族,不同习俗,他们招待起来还真是麻烦。

    清闲了一年的海民们在这一次都动了起来,而在这繁忙的时刻里,一艘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小飞艇缓缓驶入。

    每年都会有很多小国,家族,甚至是私人,他们也是为了财富而来,只是规模小了很多。

    他们根本无法与这些强大的势力争强什么,于是也就没有人去在意。

    不过在这无人在意之中,昏暗的船厢里,人们摩擦着剑刃。

    猎龙者们沉着脸,先前让伊戈斯的逃亡对于他们而言是那莫大的耻辱。

    根据情报,伊戈斯正在海上之国,随着它们缓缓驶向伯里尔群岛。

    而猎龙者们要在这里一雪前耻。

    作为这群猎龙者的首领,坦尔斯低着头,在自己的短匕上摩擦着魔药。

    布满孔洞的剑刃会令魔药停留在其上,接下来便是贯穿。

    “首先伪装成交易人,找到那头龙,随后杀了他。”

    坦尔斯恶狠狠的说着。

    “首领,龙腾帝国的人也在,我们是不是得小心些?”

    另一名猎龙者问道。

    “龙腾帝国?”

    坦尔斯低语着这个令他生厌的名词。

    确实,龙腾帝国的人在话,他们的行动确实要收敛不少,毕竟那个帝国大部分组成的可是龙类,与猎龙者们不死不休的龙类。

    说起这个帝国也是奇特,它存在的时间并不长,可因为它那奇怪的制度与组成,它们一跃而起,在极短的时间里,成为整个主位面的庞然大物之一。

    它们的雏形是一群巨龙,他们认为这个世界是在逐渐融合,继续坚守着古老的荣耀只会被世界淘汰。

    于是他们联合起了其它种族,用深藏在洞穴里的黄金作为启动资金,各个种族的想法碰撞在一起确实迸发出了不同的火花。

    精灵们研究魔法,矮人们锻造武器,人类专研着魔导科技,巨龙则为他们提供着保护与资金,这种诡异分工的发展之下,龙腾帝国建立了。

    一旦腾空便不曾坠落,他们如同滚雪球一般,不断变得强大。

    起初所有人都像是看笑话一般,对待这个王国,可当人们再一次意识到他时,他已经成为了比肩魔导帝国般的庞然大物。

    这便是龙腾帝国。

    想到这点坦尔斯不禁头疼,作为猎龙者就这么让伊戈斯他们跑了?

    远程的刺杀也不一定有用,毕竟伊戈斯那诡异的力量哪怕猎龙弩箭也不会起效。

    “先走一步看一步吧,至少先等那头龙到了伯里尔群岛再做决定吧。”

    坦尔斯这样说着。

    -

    -

    成吨的海水从海上之国之后涌出,泛起的白沫弥漫,随后彻底消散。

    伴随着前进,整个海上之国也在微微变化着,准确说它是在扩展。

    “海上之国不止是表面如此巨大,它更庞大的是在海面之下,其中就包括那个动力室。”

    晨风为伊戈斯与艾莉儿讲解着。

    “动力室的散热管道直接裸露在海水之中,每次都会令四周的水温上升几度。”

    “伯里尔群岛附近的海床比较高,直接靠近,海上之国会触底,所以每次在靠近时,它都会进行一切变形。”

    “变形?擎天柱?”

    伊戈斯又开始了跑火车,虽然知道晨风不会知道什么是擎天柱,不过他还是想口胡一下。

    晨风也习惯了伊戈斯没事就说些不明所以的话,她也没有在意,继续说着。

    “接下来你就知道了,毕竟马上就要到伯里尔群岛了。”

    听着晨风的话语,伊戈斯点着头,看向这钢铁的大地,随后管道里废料伴随着浓烟释放,铁索之间互相撕扯着,钢铁的城市开始裂解。

    -

    -

    “所以为什么就紧盯着我呢?我只是个大龄单身的油腻中年人啊!我还要忙于生计传宗接代呢啊!”

    菲律尔依然在哀嚎着,他拒绝了无数次,可这群人还是不想放他离开的样子。

    “为什么呢?你就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冒险精神吗!”

    “冒险精神?那是什么,能顶饭钱吗?能顶老婆吗?能替我缴税吗?”

    菲律尔大声斥骂着。

    “要我说你们就是一群拿着什么冒险逃避现实的人,就不能好好搬砖吗?不为自己着想也去想想你们的家人啊!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宝藏至于吗!”

    菲律尔狂吼着,说完他便沉默了下来。

    不知道自己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战术能否有效,或许他们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有可能气急败坏打自己一顿。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了啊,谁知道这群人为什么就这么紧盯自己呢?

    不过菲律尔这么一席话说出来,埃里克等人居然愣了一愣。

    这是成功了吗?

    “嗯……算了,不管你答应不答应,你已经入伙了朋友。”埃里克语重心长的说着,同时还拍了拍菲律尔的肩膀。

    不,他们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他们甚至没有听菲律尔的话。

    任由菲律尔无能狂怒他也改变不了什么,埃里克笑嘻嘻的离开。

    埃里克是那种意志非常坚定的人,不然他也不会活着从黑岛监狱里离开。

    菲律尔的话语根本不会动摇他,只可惜生不逢时,不然埃里克觉得自己一定会成为和海盗王比肩的人物。

    “看起来洗脑失败了啊。”

    一旁声音响起。

    “对话这种事我从来都不擅长,比起这个我还是倾向于行动。”

    埃里克转过头,对着声音的主人说道。

    娜塔莎坐在木箱之上,鬼知道她是怎么和埃里克混到了一起去。

    “所以接下来是什么?抢船,然后驶向世界尽头?”

    埃里克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

    “不仅如此,我们或许还会遭到海上之国的追捕,所以我们最好顺着星光之潮前进,这样能甩开他们。”

    “星光之潮是什么?”

    听到一个陌生的词汇,娜塔莎好奇的问道。

    “这个你见到了就明白了。”

    关于这些,埃里克并不想说太多,他现在比较在意的是娜塔莎。

    “所以你只想要那些黄金对吗?”

    “当然,我的梦想就是把黄金铺满自己的巢穴。”

    娜塔莎摆动着手,画了一个大圆。

    “等等,到时候你不会反悔吧?”

    她疑问着。

    对比埃里克只是笑了笑。

    “请相信我的信誉,蓝龙,就按照我们说好的,黄金有你的一部分。”

    “只要你最后能施法帮助我们穿越冰海就行。”

    埃里克说着伸出了手。

    一个莫名其妙的契约就这么达成了,说实在,埃里克也想不明白这头蓝龙会这么喜爱黄金,喜爱到那绝地的世界尽头也要闯一闯。

    或许这个蓝龙有自信逃出去?

    不过这一切和埃里克无光了,他在意的可不是黄金,他执着着那更深层次的东西,他最渴望的。

    一大一小,两只手握在了一起,带着不同的表情。

    埃里克还想说着什么,可急促的钢铁之音从外面传来。

    埃里克当即意识到了大事不妙,可随即他便冷静了下来。

    目光看向那铁门之外,伴随着滑索的摩擦声,士兵从四周的角落里出现,鱼叉上跳动着电光,虎视眈眈的看着埃里克。

    “别害怕,我们什么也没做。”

    埃里克轻声对着娜塔莎说道。

    现在还好,可一旦动起手来,事态可就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

    沉重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武装严实的近卫冰冷的看着埃里克。

    “埃里克大人,沃奇大人希望能见你一面。”

    “哦……那为什么他不亲自来见我呢?”

    “这阵势,如果我拒绝就会被强押过去吧。”

    埃里克不善的看着四周的士兵。

    他才不会信这个近卫的鬼话,沃奇一定来到了这里,或许他此刻正躲藏在某个角落之中,只要自己露出破绽,便会如雷霆出击。

    作为沃奇曾经的副官,他可太明白沃奇是个怎样的人了,为达目的可以利用一切,为人之警惕也十分严重。

    很快埃里克便想出了对策,那便是没有对策。

    直接大步走了过去,脸上写满了配合。

    “不就是想见我嘛,去不就是了。”

    他嘟囔着。

    这里是海上之国,沃奇的主场,如果自己在这里起了冲突,一旦被捕获,那么沃奇一定不介意把自己重新关回黑岛监狱。

    上一次有船长帮忙,自己被放了出来,这次或许沃奇会把自己关到死。

    所以,遵守规则,只要规则没有被破坏,自己就不会有事……

    “救命啊!”

    埃里克正想着,菲律尔的惨叫声突然从后方传来。

    埃里克的表情一愣,随后苦笑了起来。

    “还真是没办法啊。”

    千算万算居然把菲律尔给忘了。

    他这么说着,随后身影恍如鬼影般撞向近卫们的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