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游戏开发设计师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最后生还者
    关于英雄联盟的测试,楚河只是看了一眼程宇提交上来的报告,就没有在多了解了,反正相关的项目书已经很完善了,只要不出大错,比如说重大的BUG,还有逻辑上的错误。

    至于普通的英雄技能合不合理,平衡不平衡,这个是需要进行后期测试才能够得出结论的。

    对着一堆数据跟代码注释?

    这谁能猜得出来啊?

    自己又不是神仙。

    同时关于跟暴雪收购DOTA商标权的谈判目前也僵住了,一方面暴雪本身也不想放DOTA这个商标,魔兽世界大获成功后,暴雪的整个心思一边放在了魔兽世界这个项目的后续更新上面,一方面还有一部分人手抽了出来,成立了一个背景为未来世界的科幻游戏项目。

    而DOTA这个作为魔兽地图编辑器产出的崽,实际上很难被暴雪给注意,但一方面是冰蛙跟S2接触,并且关于HON也就是超神英雄的宣传已经在北美开始运作了。

    暴雪内部本身也想要将这一个系列,单独打造成一个品牌游戏,但人手方面是一个很大的困难,再来差不多也能够理解成暴雪的高傲姿态。

    游戏的理念的确非常有趣,但暴雪本身并不想在DOTA这款游戏上做文章,他们想要的是打造出一个脱离DOTA跟其不一样的游戏,而不是单纯的利用新的引擎开发一款,跟原本DOTA除了建模以外,一模一样的游戏。

    不走别人的路,这就是暴雪的想法了。

    不过天河网络也不着急,慢慢跟你磨呗,反正总会有一个结果的。

    想要做原汁原味的DOTA,除非是小厂,否则的话肯定要跟暴雪有一番版权之争了。

    哪怕是将冰蛙跟其团队暂时招募旗下的S2game号称打造DOTA血脉的HON,其中的玩法也并不是按照DOTA这个已经成功的模板来的。

    要知道冰蛙对于DOTA这张地图更新了数年,他跟他的团队最熟悉的就是DOTA了。

    但很遗憾他并不能够完全将DOTA给复制过来,因为在暴雪的war3地图编辑器里面,有很明确的表示所用其编辑器打造的地图,所有的一切产权都是归暴雪所有。

    否则的话S2game跟冰蛙,无论是为了金钱利益也好,还是为了所谓的游戏梦想也好,最好的结果自然是完全搬过来。

    可惜受版权的影响,这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除非能够跟暴雪达成协议。

    这也是楚河准备跟暴雪接触的原因,如果能够拿到版权的话,邀请冰蛙跟其团队,进行原汁原味的DOTA续作开发,将没有任何的问题。

    当然游戏里的模型,还有一些特别的装备名称,肯定也得更换了,毕竟原本的DOTA背景,跟魔兽的背景千丝万缕。

    …………

    在天河网络、龙祖还有TINGK几个工作室搬迁的时候,关于暴雨的首月销量已经落定尘埃了。

    370万的销量,远远算不上成功的销量,在前两周的销量突破到200万后,各种通关实况在网上越来越多,同时关于暴雨的直播也解禁,越来越多的玩家从视频、直播接触到了这款游戏。

    称赞的声音日益增大,但是销量却并没有明显的增长,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缓慢。

    这就是交互式电影游戏的缺点了,比如在华夏区的官方论坛中,关注了暴雨区块的玩家,一共有超过120万人。

    但是根据最终的销量统计,华夏区包括港版与美版等平台,一共仅仅贡献了50多万份,占据了总销量七分之一。

    显然论坛里面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应该都是云玩家,并且这仅仅只是官方的论坛而已。

    这是关于国内的情况,实际上国外也是如此,甚至国外的云玩家比起国内的还要多一点。

    不过对于游戏发酵后云玩家的口碑,EA倒是挺开心的,虽然370万份的销量,让EA盈利不多,但重要的是爆炸的好评。

    EA一直下跌的市值终于回升了一些,有可能是到达一个极点了,但不可否认一定也跟暴雨的热度有关。

    “关于星球大战前线2的内部参观么?我的确有一点兴趣,不过这个月恐怕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是的,有一个新项目。”

    挂断跟查尔斯的电话,楚河轻轻摇了摇头。

    参加星球大战前线2的内部测试?

    好吧,虽然有兴趣,但现在自己可是挺忙的。

    别说是你EA的游戏了,就是天河网络内部其它的几个项目,楚河现在暂时没有多大的功夫去了解了,反正都有专门的负责人,而且自己也不是立项人。

    楚河目前的兴趣都放在了即将准备的新游戏上面,文明被毁灭的末日,但却并非是想象中的一片废土。

    残破的废墟城市,绿色的自然,两种鲜明的对比,末日之下的都市开始了自然化,玩家需要对抗的不仅仅是如同求生之路中一样的僵尸,还有险恶的人心。

    坐在办公室里面,楚河继续完善着自己的文档。

    “剧情故事的话,大概可以参考一下麦卡锡的《The Road》这本小说,不过父亲跟儿子这种角色的话,换成女儿或许会更吸引玩家一点。”

    楚河心里面想着,从决定开始制作末日题材的游戏后,楚河一直在观看各种关于末日题材的电影,或者小说跟电视剧。

    至于游戏的话就算了吧,即便不做末日题材,如生化危机、废土这些也早就已经研究烂了。

    “没有超现实的武器,没有超能力的什么觉醒,最真实的末日世界,有限的子弹,会损坏且无法修补的装备,甚至所有的物体都可以进行互动。”楚河心里面想着。

    这一次楚河准备做一个不一样的末日游戏,没有荷尔蒙飙升到极致的火爆场面,趋近写实的一款末日游戏,打动人的不是华丽的场景,而是游戏的气氛渲染跟人物刻画,以及剧情跟细节互动。

    就如同荒野大镖客一样,楚河准备讲述一个故事,一个并不是多么轰轰烈烈的故事。

    “不过游戏的背景,如果定在华夏的话,有可能会通过么?”楚河想了想,然后果断抛开了这个大胆想法,华夏遭遇病毒,然后被毁灭了?不敢,不敢,还是定位架空的世界好了。

    将暂时想到的东西全部填入文档中,并且进行注释,楚河伸了一个懒腰,最后切回文档的最上方,想了想打上了一个名字——《最后生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