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毒宠小谋妃 > 第136章 他做的梦
纪颜宁回了府中,泡了个热水澡,将身体浸泡在盛满水的木桶之中,连脑袋都一同扎进了水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憋不住气的她这次猛然探出头来,激起一地的水花,整个人靠在木桶的边缘喘着气,头发湿漉漉的耷拉在脸颊两旁,一直顺着延伸到水里,沾上了漂浮的红色花瓣。

她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是她谋划不当,导致了花尽颜的死。尽管她也知道,凭花尽颜的性子,若是中间有变故,花尽颜定然不会放过这次置五皇子于死地的机会,以身犯险。

平心而论,若是她自己处于这样的境地,可以杀了容嶙和苏凝雪,自己也不介意与他们同归于尽。

因为那种恨,已经深深嵌在她的骨血里。

只要能把他们推下地狱,她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只是她所能接受的代价,仅限于自己,而不能牵扯到那些她所挚爱之人。

踏上这条路,便不可能再回头,她只能一直往前走,所以她要做的,是更好的隐藏自己,谋划出更为万全的对策。

“小姐,水凉了吗?”站在屏风后的紫玉问道,“奴婢去添些热水过来吧?”

纪颜宁道:“不用了。”

她从木桶中站起走了出来,穿上亵衣,紫玉上前帮她绞干头发。

在纪颜宁洗澡的时候紫玉已经用炭火将屋子里烘得暖和起来,即便是纪颜宁穿着单薄,也未感觉到一丝冷意。

紫玉一边帮她弄干头发一边说道:“小姐,下个月就是您的生辰了,舅夫人前几日与小姐说的及笄礼,刚刚又派人来问小姐宴客名单和正宾的事情。”

安氏见她素来有主意,这种事情定然是要先过问一遍她的意思。

纪颜宁摆了摆手,示意这头发已经擦干得差不多了,她缓缓走到了书桌前,提笔写下了宴客的名单。

她到长安虽然已经有一段日子,但是结识的朋友却不算多。

除去元家和郭家的人,她倒是没什么其他想请的客人,更何况“她”的父母去世还不到一年,自然是不宜大操大办的,反正前世的她也曾办过盛大的及笄礼,对此她并没有什么可期待的,简单些便好。

除了元府和郭府的人,纪颜宁还加了萧少北和宝昌记的几个管事,正宾请的是仁安郡主。

纪颜宁写好之后将笔搁在一旁,对紫玉说道:“现在夜已深,明日你再将这名单交给舅母。”

紫玉颔首,应道:“奴婢知道了。”

说起及笄礼,再过几日便是元娇娇在皇宫中补办的及笄礼的日子,上次她身受重伤只能推迟,但是今夜五皇子被人刺杀而亡,只怕皇宫里也会多有不便。

这次元娇娇的及笄礼是否能顺利办成,只怕还是得看皇帝对刺杀之事的定性。

纪颜宁知道以容嶙的性子,定然不想将此事作为皇家的丑闻宣扬出去,如果当时没人目睹,他大可说是普通的行刺,但是花尽颜与五皇子同归于尽时所说出的话,被这长安里不少的人都知道了。

她能想象到,这件事必将传满整个长安城,甚至是大魏。

容嶙想要强压此事,只会引来民愤。

这件事若是判定为五皇子罪有应得,那元娇娇的及笄礼自然是可以如期举办的。

纪颜宁躺在床上,却是没有丝毫的困意。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重生到这个时候,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只是还有太多事情需要准备。

今夜有很多人都睡不着,容澈也算是一个。

他脑子里还在回荡着纪颜宁问他的问题。

为什么要帮她?

从见她的第一眼开始,他就知道纪颜宁并非善类,用的一手好毒,做事果断麻利,生性孤傲。这样的人,与他以往接触到的女人都不同,无关风月,他只是觉得对这样的人很是欣赏。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似乎有了变化。

在恒城的时候,她以身犯险,甚至明知道金吾卫追杀的只是他,却仍旧不愿意放弃他。

后来知晓她有婚约,心里竟有种失落之感。

再后来在长安相遇,他总是忍不住想知道她的事情。

其实作为一个闲散王爷,他可以什么都不管,即便是她要刺杀皇帝,那又与他何干?可他偏偏很在意。

难不成……他真的看上纪颜宁了?

一想到这里,原本还躺在床上的容澈立马直起了半个身子。

夜深人静,整个暄王府省事静谧得落针可闻,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胸口处的心跳声,突然觉得有些闷热。

他掀开被子,头发披散在身后,赤脚走下了床,沿着桌边走了过去,然后给自己倒了茶,连喝了三杯。

晚间的茶水已经凉了,顺着喉咙而下,容澈这才感觉到身子又舒服了些,可是困意也随之消散,脑子里总是浮现起纪颜宁的那张脸,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不知道什么都已经印在了脑海之中。

他心烦意乱,下意识将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却没想到放了个空,杯子掉落在地上。

“啪——”的一声响起,在这寂静的黑夜之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连他都忍不住吓了一跳,终于回过神来。

“王爷。”飞鹰推门而入,神色肃穆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站在桌边的容澈正了正神色,说道:“无事,只是不小心碰倒了杯子,你出去吧。明日再让人收拾。”

王爷的夜视十分厉害,就算是在黑夜之中也能犹如白日般行走,怎么会碰倒杯子?

但是既然主子发话了,飞鹰不疑有他,恭敬地退了出去。

容澈来回踱步两圈,倒是渐渐安定了下来,喜欢她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娶她当王妃。

可是他上次才说了纪颜宁的身份太低,是当不上他的王妃的……容澈蹙眉,他似乎把自己给坑了。

算了算了,大魏的女子多得去了,何必只想着她一个。

这样想着,他没有再犹豫,转身往床榻上而去,盖上了被子,强行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意识渐渐沉了下去,有些恍惚之感。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朝着他的床榻而来,容澈一下子就警觉了起来,就在那脚步声来到他的窗前之时,他眼疾手快直接出掌朝着来人打了过去。

对面的人受到了惊吓,瞳孔睁大着看着他,娇声唤了一句:“王爷!”

容澈心一动,看见来人正是纪颜宁,他瞬间收了手,却还是吓得她倒了地上。

“啊!”纪颜宁倒吸一口凉气,摸着自己的脚踝处,楚楚可怜地说道,“脚扭伤了,疼。”

那娇软的声音让容澈心疼不已,他俯下身去正打算查看她的伤势,没想到纪颜宁却是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一双玉手攀上他的脖颈,那流转灵动的眸子却是直勾勾的看着他。

容澈胸中燃起一团火,一把将怀中的人抱起,将她放在了床上,随即便朝着她扑了过去……

“王爷,该起床了。”

耳畔响起了管家的声音,容澈猛然睁开了眼睛,立马直起了身子,转头盯着管家。

管家被王爷这动静吓得后退半步,问道:“王爷这是怎么了?”

容澈用力揉了揉脑袋,再用力甩了甩,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做梦。

可是他怎么会做这种梦,还是和她……

忘掉忘掉!一定要忘掉!

他刚要掀开被子,突然手一顿,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耳根子渐渐红了。

昨日五皇子在丽安教坊遇刺的事情果然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长安。

与此事一同流传的还有那花魁大选时候舞倾城大放异彩的模样,众人纷纷为之惋惜,没想到这等美人居然背负着全家的仇恨,是何等的烈性。

五皇子的名声本来就不好,被闹了这一出,百姓们更是相信花尽颜的说辞。

皇帝就算再想粉饰太平似乎也做不到了,接下来的几天里,御史台的言官们纷纷谏言,反正五皇子已经死了,多参几本倒是无妨。

但是皇帝气得更加心烦。

直接将已死的五皇子贬为平民,不得葬入皇陵,苏贵妃身为五皇子生母,亦是被不少御史谏言,连带着二皇子也有些许的波及。

纪颜宁正在书房里查看宝昌记送来的年度账簿,紫玉上前禀报安氏来了,纪颜宁将她请入了书房。

安氏是为了纪颜宁的及笄礼而来的。

她手中拿着纪颜宁给她的宴请名单,说道:“颜宁,这及笄礼对于女子来说颇为重要,只请这些人未免太过冷清,不如舅母再帮你递些帖子,也好仍是更多的人。”

纪颜宁拟出来的名单只有几人,实在太过于精简了,他们柳府又不是办不了大的宴会。

纪颜宁婉拒:“舅母不用费心,颜宁也没想着要大办,总归是走个形势罢了。更何况父亲母亲才走没多久,不宜大操大办。”

她都这样说了,安氏自然不好再劝些什么,这是孝道,本也该如此,是自己糊涂了,一心想着要让她好过些,倒是忘了这一茬。

来的人不多,她自然也不用太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