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暖婚:一胎两宝 > 30意外事故


    “如果因此导致堕胎,我无法原谅她,她必须给我滚!”

    面对易良择的雷霆震怒,何依实在拿他没办法,她只能劝他:“你冷静些好不好!”

    “我怎么能冷静下来!”易良择觑向她,伸出大手扳起她的下巴,沉声道:“作为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你应该懂得这些事情,为什么半点儿都想不到!”

    他在责备她!何依怔了怔,本能的解释:“不可能怀孕的!”

    听到何依如此肯定的语气,易良择不由眯了眯眸子,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何依不由汗颜,他以为她在否定他的能力么!天大的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

    想解释什么,她又解释不出什么来。

    “怎么就不可能怀孕!”易良择沉着脸,诘问道:“是你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

    何依低下头去,不想跟他吵架。

    “我们结婚一个多月了,夜夜春宵,你又一直没来生理期!”易良择提醒她:“难道不考虑怀孕的可能性么!”

    何依这才意识到:“呃,确实啊!好像很久没来那个了……不过……”不过还是不可能怀孕的!但是,究竟是何原因呢!

    易良择已经没有耐心听她解释,直接打电话叫张医生过来给她做检查。

    *

    张医生给何依抽了血,然后拿去做化验。

    何依躺在那里,易良择接过了小玲刚端过来的鸡丝粥,用小勺子舀了,一勺一勺地喂她吃。

    他如此用心地照顾她,着实让何依感动。不过……她只是不清楚他究竟是不是因为怀疑她有身孕的缘故。但是她知道,无论什么原因导致的好朋友跚跚来迟,都不可能是怀孕的。

    当然,这些话不能说给他听,否则他肯定炸毛。

    何依不由皱起眉头——他对第三胎的期待似乎过于狂热了一些,完全跟她的频率不太搭!

    “粥不好喝?”易良择见到何依皱眉头,忙问道。

    “挺好喝的!”何依赶紧赞美。“小玲的厨艺愈发精进了!”

    “你喝粥的时候皱眉头!”男子观察得极其仔细。

    “没事的!”何依勉强笑了笑,道:“有点儿累!”

    于是,易良择放下了粥碗,扶何依躺下。“睡一会儿吧!”

    可能是感冒药有嗜睡的副作用,可能是感冒之后本身就昏昏沉沉的,何依躺下阖上眸子,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

    季雪杉捂着脸哭着跑出去,外面车流如织,行人接踵,似乎连可供痛哭的地方都找不到。于是,她就找到了一家咖啡厅,要了个半封闭的包厢,趴在桌子上哭起来。

    此时此刻,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出女孩悲伤难过的心情。她委屈又伤心,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完全绝望。

    包厢的门被悄悄推开,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季雪杉的跟前,然后坐在了她的旁边。

    季雪杉毕竟是职业警察出身,哪怕是伤心到天昏地暗,哪怕是大放悲声之际,仍然警觉到有人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她胡乱擦了把眼泪,就抬起头,却意外的发现来人竟然是郁淑君。

    这太让她感到意外了!郁淑君怎么到这里来了!季雪杉还来不及说话,郁淑君就递给她一叠纸巾。

    “擦一擦吧!”郁淑君温柔地笑着,似乎颇为同情。“多漂亮的女孩子,哭得红眼兔一般,都不漂亮了!”

    季雪杉犹豫了一下,接过纸巾,默默地擦试着。

    “来告诉郁姐,什么事情让你哭得这么伤心!”郁淑君就像一位知心大姐姐般体贴入微。

    提起此事,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水的季雪杉更加伤心了。泪水再次如同开闸的洪水般涌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能让自己伤心的永远都是最亲近最心爱的人!”郁淑君着伤心流泪的季雪杉,慢慢地分析道:“你不在乎的人,哪怕把你打到吐血住院,你也不会掉一滴泪水!”

    季雪杉声咽喉堵,泣不成声。

    “爱得深,伤得重!女人,永远都是这样懦弱,只会在受伤之后找个无人的角落默默地哭泣!”郁淑君慢慢地说着,仿佛在说她自己一般。“等再次见到他,还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好像自己无坚不催!”

    季雪杉浑身一颤,终于抬起头,用朦胧的泪眼看向郁淑君,本能地辩解:“我……没有……”

    “你没有什么呢!”郁淑君微微一笑,眸子里满是了然的清明。“女人才更了解女人!没有爱,哪来的心可供他伤害!”

    “我没有!”季雪杉哭着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我从没有过痴心妄念,我知道我不配!可是……我就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他为什么那样待我……”

    只要想起易良择的绝情,季雪杉就心碎欲绝。

    “到底为了什么事情啊!”郁淑君同情地帮她擦泪,边小声地追问道:“有什么话说给郁姐听,毕竟年长几岁,帮你出个主意也好!就这样一直哭,伤心伤身不说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季雪杉憋了满腹的委屈的确需要找个人倾诉,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便道:“何姐感冒了,我送她回去的路上给她买了点感冒药……易少就骂我,往死里骂我……还说……要我滚蛋!……”说到最后,再次忍不住伤心的啜泣。

    “哟,”郁淑君显然有些吃惊。“你给她买的感冒药有问题?”

    “……感冒药哪里有问题!”季雪杉想想就委屈无法自抑。

    “我实在听不出来你哪里做错了!”郁淑君表示不解。

    季雪杉拿起纸巾,边擦泪边哽咽:“易少说……何姐可能……怀孕了……不能吃感冒药……”

    郁淑君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身体微微一颤,随即若无其事地笑起来:“我还以为你给她买了毒药呢!这也难为你了,一个大姑娘家哪里想得到这些!”

    这也正是季雪杉委屈的地方,她根本就想不到何依可能怀孕的事情,因为她根本就不懂!但易良择显然并不肯体谅她,假如何依有孕而误食感冒药,他就让她滚蛋!

    “没事的!我去跟他说!”郁淑君安慰着季雪杉,劝道:“你也别再哭了!既然在人家手下做事,哪能不受些委屈呢!以后记得小心些也就是了!”

    季雪杉哭着摇头:“我觉得……我不想再看到他……”

    她无法忍受易良择对她的冷眼相待,那会令她再次崩溃。

    “谁跟谁相处还没有矛盾!况且何依有没有身孕还是未知数!”郁淑君想了想,道:“你先回去吧!如果何依没有身孕,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如果真有身孕……你被辞退的话就来我这边吧!我给你的薪水跟她一样!”

    季雪杉感激涕零地看着郁淑君,道:“谢谢何姐!”

    她的母亲患有严重的肾病,长期透析需要巨额的医药费。为此她只能辞掉警察的职业做私人保镖。如果易良择辞退了她,她恐怕很难再找到肯给她百万年薪的雇主。郁淑君的话无疑给她吃了一颗有效的定心丸,不再感觉天像塌下来一般。

    “谢什么呢!大家都是女人,互相体谅些嘛!再说了,”说到这里,郁淑君微微一笑,欣赏地道:“你的忠心和勇敢我都看在眼里,时常羡慕何依得了你这样一个得力的臂膀!就想着如果我能有你这样的保镖该有多好啊!如果她不惜福,当真为了一盒感冒药就辞退了你,你也不必难过不舍了!直接来我的身边,我求之不得呢!”

    几句话就成功逗笑了季雪杉,但她仍然小声地替何依辩驳:“要辞退我的人是易少,何姐一直护着我的!我相信,何姐不会辞退我的!”

    真正让她伤心的人也是易良择!她看惯了易良择对何依的千般温柔,但轮到自己的时候,哪怕做错一丁点的小事也被骂得极惨,所以心理失衡才会哭得如此伤心。

    “你这么相信她!”郁淑君保持着优雅的浅笑,点点头,道;“希望何依不要辜负了你的一片真情实意,否则我都看不下去了!”

    季雪杉擦干泪水,恢复了平静。她恭敬地对郁淑君说:“郁姐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郁淑君怔了怔,很会嫣然笑道:“好!”

    *

    睡到半夜口渴,何依醒过来,迷迷糊糊地喊道:“喝水!”

    身边的男子立即起身给她倒了温水,并且体贴地在杯子里放了吸管,然后将吸管再塞进她的嘴里。

    何依仍然躺着,却可以大口大口地喝水。喝了半杯水,她吐出了吸管。

    放下水杯,男子再次躺下来,习惯性地将她抱到怀里,继续拥着她入眠。

    何依却慢慢地清醒过来,但浑身仍然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几点了?”

    “四点半,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吧!”男子拥着她,大手却不再老实地探进了她的睡衣内!

    何依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换上了睡衣。她小声地抗议;“我生病了,不许碰我!”

    在她睡衣里探索的大手停住,遗憾地叹口气,然后仍然拥着她,不再有什么动静。

    “化验结果怎么样了?”尽管早就猜到了结果,但何依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因为她也很好奇,为什么自己的好朋友跚跚来迟呢。

    “嗯,”易良择仍然阖着眸子,迷迷糊糊地道:“没怀孕!”

    总算可以放下心,否则他此时哪能如此平静呢。

    “好奇怪,”何依不解地道:“生理期怎么紊乱了呢!”

    “可能是……新婚蜜月累着了吧!”易良择说着就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哪晚都没让你休息过!”

    “……”这也是理由?何依无语了!好在暴怒的男子总算是恢复了平静,看起来人畜无害了。于是,她趁机说教:“你对雪杉发那么大的火实在不应该,女孩子脸皮薄还指不定哭成什么样子呢!等明天见了她,记得跟她说几句软话道歉!”

    “哼,”易良择睁开了眼睛,却对何依的提议嗤之以鼻。“这次没有事算她幸运,不处罚她就不错了还要跟她道歉!”

    看样子,想让他跟季雪杉说两句话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何依只好放弃这个打算,自己去好好抚慰一下季雪杉了!

    “虽然这次没有中标,但你得引以为戒!”易良择适时说教:“你是随时都可能有孕的人,注意不要乱吃东西!更不能乱吃药!”

    何依想说他完全多虑了。但想到此话的后果,也就作罢。

    再次朦胧入睡之际,她不由想到了一个颇有些严重的问题!仅仅怀疑她有流产的可能他就如此大发雷霆,假如等到他发现了她根本就不打算要孩子而且还没有跟他商量就擅自做避孕,他又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

    因为寻衅闹事,卓宏钊的老婆被拘禁了三天,被放出来的时候老实了许多。

    人之本性就是欺软怕硬,在家里当惯了泼妇霸王的女人第一次尝到了警局里的饭菜,才明白有时候有些泼不能撒,有些人不能惹。

    等到重新释放出来,卓宏钊的老婆决定先回家,再想办法跟卓宏钊联系!既然那个名叫何依的女人惹不起,她就想着让她老公辞职,可不能再继续待在福兴了。万一哪天自家老公被年轻貌美又有权势的何依给勾引了去,可得不偿失。

    当然,假如她知道卓宏钊已经让律师起草了离婚协议准备上诉法庭跟她离婚的时候,肯定又会气到发飙的。

    不过,女人暂时还什么都不知道。只想着赶紧回家去,不能再招惹何依。这样想着,她来到路边,就想着拦辆出租车。没想到,出租车没等到,却等到了一辆引渡她去阴间的夺命车!

    一辆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面包车,以雷霆速度疾驶而来,恶狠狠地撞向女人肥硕的身体!

    “啊!”一声惨叫,一切都恢复了安静。

    *

    楚楚陪着方媛坐在法拉利豪车里面,一边兴奋地等待着,一边夸赞表妹:“方媛你真是越来越棒了!姑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做,看得出来她十分器重你哎!”

    方媛一边享受着楚楚的奉承,一边等待着司机出现。“都已经安排好了!这么简单的事情根本无需劳驾我妈,我完全可以搞定!”

    “这么精彩的场面可惜思菱姐没有一起过来欣赏!”楚楚提起闻思菱不由摇头。“为了个男人就把自己搞到神魂颠倒的,至于嘛!”

    其实,她也曾为易良择神魂颠倒,她也可能为他做比闻思菱更疯狂更离谱的事情。问题是易良择根本就不给她任何下手的机会,连可供暧昧的念想都没有,因此才慢慢打消了念头。

    但是闻思菱不一样,方宇几经挣扎还是宣布她为他的女朋友。有了名正言顺的名份,自然也就有足够的身份和理由对他拦截控制,随时都准备捉奸。

    “哎,思菱这辈子就这点儿爱好了,喜欢追着男人跑!”方媛也是摇头,叹道:“偏偏我哥哥天生就是逃兵的料儿!你追我赶的,他们俩倒玩得有滋有味!”

    说话间,就看到目标出现了。一个壮硕的中年油腻女人,因为寻衅滋事被刑拘三天,刚被释放出来。

    “哼,原本是想拿着卓宏钊开刀的,谁能想到他竟然像缩头乌龟一般藏在福兴的厂子里再也不敢露面了!”提起这个计划的败笔,方媛还是有些遗憾和不甘。

    楚楚分析道:“肯定是何依帮着出的馊主意!我听说,她已经帮卓宏钊请了律师,准备起诉离婚了!”

    “这个贱人,唯恐天下不乱!”

    两人议论着,边看着一辆面包车出现狠狠地撞向那个肥硕的女人。

    人被撞飞的那一刻,她们相视而笑:“计划成功了!”

    *

    何依感冒好了之后就发现自己又摊上了大麻烦。

    卓宏钊的老婆刚出警局的门就被套牌车给活活撞死了!车祸现场极其惨烈,满地的鲜血,而肇事车辆早就逃之夭夭。

    经查,肇事车是一辆套牌车,司机戴着口罩,撞死人之后逃之夭夭,从此再无踪影。

    卓宏钊的老婆刚因为跟何依的矛盾而被请进了警局待了三天,卓宏钊又请律师起诉离婚。谁都想不到,这个女人刚从警局出来就遭遇不测。

    于是,流言四起。

    有的说卓宏钊喜新厌旧,因为迷恋上了女总裁何依而起了杀妻的念头;也有的说何依因为卓宏钊老婆寻衅而起了杀心。无论是他们俩哪个起了杀心,总之卓宏钊老婆的死跟他们俩逃脱不了关系。

    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假如不能快速澄清,后果远比上次的投毒案更严重。毕竟,上次的投毒案并没有闹出人命,而且易家可以不予追究此事,可是这次却出了人命。

    警方自然严查肇事司机,可是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想抓到肇事者并不容易。假如凶手蓄意设局谋杀,事后火速销毁证据,想查出来自然更加不易。

    何依刚刚洗脱了投毒案的嫌疑,又深陷桃色新闻的谋杀案里面。

    新婚的何依竟然跟副厂长有染,跟其发妻起肢体冲突,然后对方遭遇车祸横死街头。这些内容无疑极其吸引大小报社的记者,一时间流言四起。

    虽说易良择很快出面压下了这些小报的胡编乱造,可是并不能阻止流言的蔓延。

    何依再次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

    *

    魏佳梦看到网络上扑天盖地的传闻都对何依相当不利。她忍不住,就给何依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才接通,听到何依熟悉的声音;“喂,佳梦!”

    因为这声熟悉的称呼,魏佳梦不禁湿润了眼眶。“何依,你怎么样?”

    “我没事的!”何依声音很平静,的确听不出有多大的波澜,道:“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消息?那只是流言,妨碍不到我什么!你现在怎么样?”

    “我……”魏佳梦欲言又止。“格格怎么样……”

    “格格跟婉婉相处得很好,不过她上中班,婉婉和宝宝上大班!三个孩子放学后都在一起玩耍,很融洽。”何依娓娓道来,完全没有因为目前的窘境而焦躁。“奇特乐园幼儿园是良择为孩子们打造的!那里是他们成长的天堂,不必担心任何的流言蛮语!”

    魏佳梦松了口气:“易少就是有办法,人也心细。他为孩子们专门开了一家私人贵族幼儿园,的确就不必担心孩子们的成长会受到流言的侵袭。格格也能跟着沾光了,何依,真得该好好谢谢你!”

    “我们俩之间还用得着如此客气么!”何依不由摇头,警告道:“你告诉我,最近过得怎么样!闻思菱那个泼妇不逊于卓宏钊的老婆。假如被她逮到你,你铁定逃脱不了一顿毒打!”

    提起闻思菱,魏佳梦就不禁打了个寒噤,小声地道:“方宇会保护我的!”

    “呵,”何依冷笑:“他恐怕自己逃命都来不及吧!”

    “何依,你不要总是对他抱有成见!”魏佳梦咬了咬唇,替方宇辩解道:“我相信他,他不会再辜负我的!”

    “能跟你在一起这么久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何依叹了口气。“也罢,希望他能坚持到底!记住了,假如方宇不能保护你,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知道了!”魏佳梦又跟何依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

    这时方宇走进来,问她:“在跟谁打电话?”

    魏佳梦顿时有些紧张,小声地解释道:“我问问何依,格格怎么样了!”

    “哼,”方宇果然不悦。“以后没事不要再跟她联系了!我就知道,她从来都不巴望我和你好!”

    魏佳梦不再说话。跟方宇在一起之后,她对他几乎做到了百依百顺。只要他不高兴的事情,她从不会去做。

    就因为他讨厌何依,她就狠心断了跟何依的联系,甚至不再过关自己的女儿格格。但这次何依遇到了大麻烦,她不忍心再不闻不问才打了个电话却惹得方宇明显不快。

    方宇觑着她,恩赐般地道:“换身衣服,我带你去见我的朋友!”

    魏佳梦水眸一亮,最近他开始带着她见他的朋友,虽说那些朋友看起来多数像是些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但好歹他肯让她融入他的圈子,也算是从真正意义慢慢接纳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