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特种龙王 > 第115章 挑事的来了
 “我们觉得就是双D姐。因为每次和海星的人冲突,她都压着咱们,脱咱们的后腿,而且我们还有兄弟见过她和海星的人偷偷见过面。”两个保安小声地说着。“

    哦。”萧然笑了,点了点头。“

    然哥,这话我们可就是跟你这么一说,你可别把我们给卖了。”那两个保安当即又道。“

    放心,我萧然不是出卖兄弟的人。”萧

    然随即拍了拍两人肩膀,安慰了一句,便沉思起来。如

    果那苏晓冉是和海星那边串通在一起,那么之前苏晓冉那奇怪的勾引举动,或许就能解释的通了。

    而萧然正想着,突然,他的电话就响了。

    “然,然哥,不好了,有人在深蓝捣乱,你快回来啊!”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保安急促的声音。萧

    然眉头一皱,顿时起身,喊了声,“陈平,我们走!”“

    好的,然哥!”陈

    平二话不说,吩咐了一个手下在这里结账,就跟着萧然他向深蓝跑去。他

    们吃烧烤的地方离着深蓝不远,很快他们就到了深蓝。深

    蓝的大厅到了营业时间是最热闹的地方,每到了晚上就会有一群男男女女在舞池中央蹦跶着、欢呼着,不亦乐乎。

    劲爆的dj音乐,闪烁的霓虹灯,风情摇曳的舞姿,醉人的美酒,时尚的氛围。然

    而此时,在深蓝的大厅里那些惹人陶醉的任何一样都没有,有的只是那让人骇惧的砸桌子敲椅子摔瓶子的刺耳杂音,还有就是人的怒吼声。

    等萧然他们进来时,就看到了一个卷头发的男人正在大厅里面发飙。

    “嘭!”深

    蓝的大厅里,卷毛男子用他粗大的双臂正拎起一把椅子,就像是疯了一样地朝地上狠狠砸去。瞬间,把这把质量上好的实木椅子给砸散了架。“

    妈得!你们竟然敢把爷爷我惹毛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那卷毛男子手握散了架的椅子腿,一脸狰狞地吼着。

    旁边的服务员脸色都吓白了,苦不堪言,他们都知道这家伙就是来闹事的,什么惹毛了都是理由。

    保安更是缩在一边敢怒而不敢言,他们也知道这就是来闹事的,而且他们也认识这个卷毛,知道这卷毛身后就是海星。

    所以,碰上这种事要是没有个带头人,他们这些保安根本不敢动,个个都畏畏缩缩地不敢上了。

    而这时,在那卷毛的周围,还有十来个拎着棍棒的恶徒,凶神恶煞的,目放寒光地扫视着周围人,似乎一旦有谁不服气,他们随时就要可能扑上去打人的样子。

    “麻痹的,没有主事的出来是吧?”

    这时候,那卷毛男人这时又冷笑了一声,随即吼道:“不出来,就给老子砸!砸到有人出头为止!”这

    卷毛男子狠狠地说完,抬起手上的椅子腿,就嘭的一声砸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而

    他旁边的那些混混听到这话,立即也挥起手中的棍棒,就要开砸。“

    我看谁敢!”就

    在这时候,萧然他们正好进来,陈平一看这场面,怒吼一声,第一个冲了出来。

    别看他一只手受了伤,但丝毫不影响他的行动,身形极快地闪身就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混混面前,抬手夺下了对方手中的棍子,接着一脚就踢飞了对方。卷

    毛男的其他手下,一看这情况,顿时急了眼,就想上前围攻陈平。

    “住手!”而

    这时卷毛男神色紧绷地挥手喊了一声停,止住了他的小弟。

    “卷毛怪,你少在这里装大拿,你什么样的货色,我不知道?赶紧给我滚!”陈

    平迅速地扫视一眼整个大厅,然后将冷然的目光锁定卷毛男,怒喝一声,便拎着手中的棍棒,冷笑着向卷毛男走了过去。

    “陈平!今天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劝你一句……”那

    卷毛男子神色凝重了不少,态度也收敛了起来,也往前走了几步,指着陈平劝道。

    可没想到,陈平到了他面前,还不等他说完,突然变脸。抬起手中的棍棒,狠狠地就砸在了这卷毛男的头上。

    “啊!”

    卷毛男子猝不及防,顿时被砸的头破血流,抱着头惨叫着倒在地上。“

    我让你滚,你没有听到吗?还敢劝我?”陈

    平一脚踩在这家伙的身上,冷笑着狠狠地说道。旁

    边的人都愣了,没想到陈平这么狠!就连萧然在后面看着也是暗暗点头,这个陈平确实是个角色,出手够狠够果断!而

    卷发男的那些小弟看到自己老大被打,当即大怒,顿时神色一狠就向陈平包抄了上去。

    这时候,陈平的那些兄弟还在后头,只有陈平一个人在场中。可陈平面对这些凶狠的家伙却丝毫不惧,不屑冷笑着,也出手了。只

    见他手中的棍棒挥舞起来,连挡带打,瞬即荡开了好几个人的攻势,顺手还把两个人打的惨叫摔倒在地上。

    而跟着陈平的几个兄弟,也是血性人,看到陈平动手了,他们也二话不说,都冲上来了。而

    他们明显和陈平一样,都是练过一些的,身手不错。所以上去之后便是一阵乱战,没有多一会的工夫,就把卷毛男的小弟打的绝大部分都倒在地上辗转惨叫,头破血流。

    而剩下的还没有来得及被打倒的几个人,不禁都是吓得连连后退,不敢再上。

    “还有谁!”

    陈平拎着带血的棍棒向那几个卷毛男剩余的小弟霸气地大吼了一句,顿时吼得他们又是后退几步,无人敢应。

    周围的一众服务员和保安都被陈平这大杀四方的举动给惊呆了,没想到,才这么一会工夫,就把刚才还乱糟糟的局面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真不愧是红街叫得出名号的人物啊。同

    时,他们又看向了这时候还在门口笑呵呵看着的萧然,心中不禁暗暗摇头:亏

    萧然还是我们深蓝的保安经理呢,结果不但全靠人家陈平摆平问题,而且自己还站在一旁看戏,真不像话!“

    哼,就你们这点胆量也敢来砸场子?不自量力!”这

    时陈平扫视了周围一圈,见无人敢和他叫嚣,便用手中带血的棍棒一指那些人:“给老子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