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带着地球去封神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爆兵之后拼运营
    太虚宗忧心如焚,乾元却是拍案叫绝。

    狄青、岳云等将领果然没让他失望,以最小的兵力,最快的速度,打了一场漂亮的闪电战,一举攻克箕尾府。

    乾元当机立断,按照战前预设的方案部署起来。

    先是军队。

    针对招摇军第七、第八旅近四千战俘,先剔除一部分只冲着换血丹而来的不合格兵员以及重伤员,作一次简单的瘦身。

    跟着,补充各参战部队战损。

    最关键的一步,则是挑选一个旅的兵力,跟西南兵团第一师团第三旅混编,整编出西南兵团第一师团第四旅。

    原第三旅第一营营正,狂刀张放,升任第四旅旅帅一职。

    狂刀张放作为武宗中期强者,又是军队前期老将,之前放在第三旅,是因着第三旅旅帅唐四方还没突破至武宗,给第三旅压阵的。

    唐四方既已突破,有机会,乾元自然要把张放提拔上来。

    从最开始的青丘山土匪,到后来的祖龙山脉山贼,再到猨翼山乱匪,西南兵团中的将士,很是有一部分出身山贼。

    狂刀张放,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人物。

    张放的节节高升,既是其个人能力的体现,也是乾元拉拢山贼一系的手段,好让他们彻底融入军中,也为封地扫荡境内盗匪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简直是闻风而降。

    在一个治军严明的封地,盗匪的生存空间几乎没有。

    最后剩下的战俘,连同箕尾府各地屯军,以及新兵营新近招募的新兵,统一整编为箕尾城卫旅,负责镇守箕尾城。

    这是惯例。

    原玄甲护卫,城防营百将,现西南兵团第二师团第三旅第一营营正,武师后期的单云飞,升任箕尾城卫旅旅帅一职。

    单云飞跟林睿两人,一武一文,成为玄甲护卫出身中的佼佼者。

    也是乾元重用玄甲护卫的一个缩影。

    乾元没有选择提拔更厉害的耿彪、王爽等原南方军团旧将,是考虑到箕尾府紧邻南禺郡这个南方军团的老巢,有点不放心。

    相比之下,单云飞的忠诚无可挑剔。

    在封地扩大一府的情况下,乾元一口气扩编两个旅,加上边境线并未太过延长,导致封地整体防守压力并未增加。

    封地军队却借机得以继续壮大。

    除了整编部队,乾元还在郭嘉建议下,对西南兵团第一师团的防区做出调整,以适应新的战争形势。

    第一旅依旧驻扎在青丘城外。

    岳云率领的第二旅,因着青雘县已无威胁,顺势进驻箕尾府,驻扎在西北面的基山县一带,作为箕尾府对抗堂庭府的前哨。

    唐四方率领的第三旅,同样进驻箕尾府,驻扎在最北面的棪木县,用以对抗跟箕尾府接壤的杻阳府。

    如此,第二旅跟第三旅就在箕尾府北部边境成掎角之势,构筑起一道坚固防线。再会同驻扎在箕尾城的城卫旅,构成一个稳固的防守铁三角。

    如此,箕尾府基本可定矣。

    于此同时,狂刀张放率领的第四旅,除了接替第三旅驻守青丘府淯水县,还将负责临近箕尾府汸水县的防务。

    主要就是驻守淯水关跟汸水关,以为封地南面屏障。

    至于封地最东面,也就是箕尾府以东,乾元并未派驻军队。

    五皇子虽然恨极了乾元,但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进攻乾元的封地,那是在自绝死路。

    至少眼下不会。

    如此,乾元自然没有在东边驻军的必要。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西南兵团第一师团的主要任务有两个,一是尽快完成军队整编以及部队换防,二是肃清箕尾府太虚宗残余力量。

    部队只攻克了箕尾城,下辖各县还有太虚宗的弟子存在,必须立即肃清。修士疯狂起来,破坏力还是很恐怖的。

    乾元可不希望得到的又是一个烂摊子。

    箕尾府因为不在边境,基础条件远好于青丘府跟猨翼府,因此,乾元对该府是给予了很大的发展期望的。

    这两件事需同步进行,而且越快越好。

    因为只是完成了这两件事,站稳脚跟,乾元才能放心大胆地对箕尾府的内政进行整顿,消化胜利果实。

    争取在年底之前,将箕尾府彻底融入封地体系,利用封地的技术优势以及治理优势,让封地实力更上一层楼。

    这就叫“爆兵之后,拼运营”。

    …………

    对箕尾府的官吏调整,乾元也已着手。

    最先定下的,也是最关键的,正是箕尾府知府人选。

    不是别人,正是李卫。

    李卫是一员实干大员,在英水县的短暂施政,只能算是牛刀小试,就这,已经将他的才干显露无疑。

    此番晋升为箕尾府知府,算是给了李卫一个更高的施政平台。

    选择李卫,乾元还有一个考量。

    虽然说箕尾府的世家,在此战中被肃清了一些,但毕竟不比青丘府跟猨翼府彻底,世家在当地的影响依旧根深蒂固。

    乾元也不能杀的太狠,整的天怒人怨。

    这就注定了新任知府要有一定的手腕,能在世家环绕之下,施展手段,将王府新政顺利实施下去。

    在这方面,李卫可算是行家里手。

    不仅如此,乾元还给李卫派去一员得力助手,原玄甲护卫,现任翼泽县令林睿,调任箕尾府汸水县县令。

    虽是平调,但也可窥见乾元对林睿的重用。

    随着翼泽关消失,翼泽县的战略地位急剧下降,成了一个普通县。相反,汸水县境内有一座汸水关,地位跟之前的翼泽县很类似。

    调林睿坐镇汸水县,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除此之外,对箕尾府其他县的县令,乾元暂时没有动作,维持原样,真要调整,估计也要等到年底的吏员考核。

    乾元也不担心这些县令使坏,以封地眼下的规模,以西南兵团如今的威势,一个县令,已经无法翻起什么大浪来了。

    这些县令如果知趣,就该好好配合新任知府李卫,将王府新政一一推行下去,说不定,还有留任的机会。

    胆敢阳奉阴违,怕是没什么好下场。

    林睿留下的翼泽县令一职,由翼泽县礼房典史吴光耀升任,也是本土官吏中第一位原地晋升为县令的。

    还在乾元就藩翼泽县时,吴光耀就已向乾元靠拢,兼且在推进教育新政上很是得力,早就进入乾元的考察视野。

    此番晋升,算是水到渠成。

    除了吴光耀,翼泽县还有一位典史获得晋升,他就是工房典史葛明辉。

    乾元刚就藩翼泽县时,葛明辉还紧跟原县丞张怀仁,后来张家垮台,葛明辉“迷途知返”,成了翼泽县的一员干吏。

    这一次,乾元将葛明辉提拔到蝮县县令位置上。

    原蝮县县令苏辙,升任青丘府知府一职。

    鉴于封地已经扩张到三府之地,取消王府对青丘府的直辖,条件已经成熟,在提拔李卫的同时,乾元也就顺势把苏辙提拔上来。

    对历史上曾经官至副宰相的苏辙,乾元自然也是寄予厚望的,刻意让苏辙在地方上经历多层次的历练。

    作为未来中枢大臣的潜在选择。

    至此,这一轮的军政调整暂告一段落,在没有进行一次召唤的前提下,就完成了对箕尾府的部署。

    对乾元而言,这次调整意义重大,它既是召唤人才潜力的一次大释放,同时也是对本土人才培育取得的一个阶段性成果。

    当浮一大白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