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灾武纪元 > 第十章 养出一股狠劲!
    “丁爷被人杀了!”

    “快!别让那人跑了!”

    随着大街上的惊叫声越发喧闹,再伴随着‘哗啦’一阵摊位翻倒的杂响,

    在酒楼门口处提着一口心劲没松的江苍,除了看到街上行人来回惊叫着向南北街头外跑去,还看到了右边酒楼内与附近摊位上,有十来名看似是属于丁秦的打手,正猛然惊吼一句,把目光定死在了自己身上!

    锵——

    江苍见得这一幕,从最后一人的脖子处拔出沾染血迹匕首,右手握紧、微抬,把匕首横于胸前,左手平摊朝下,用目光左右打量着手中抄起器具,准备朝自己围来的十六人。

    一边又脚步缓缓后退,向着大汉八人那边退去。

    “江哥!”

    远处大汉八人,这次是实打实的看到江苍一个人瞬间杀了丁豪,还又连番击毙了三名好手,那是打心里眼的一惊、又是敬佩,亦是慌忙朝着江苍这边跑来。

    “杀了他!”

    而围向江苍的十几人,也许是为了丁秦报仇,或是丁秦已死,他们想要自己杀了江苍,在兄弟们之间立个名望,好接丁秦的酒楼,便怒喝一声后,抄起各自身边的木棒、铁棍、桌椅,向着前方江苍那里一窝蜂的涌去!

    “为丁爷报仇!”其中就有一名壮汉离江苍最近,他手里正掂着一根手腕粗的木棍,前跑几步,就向着江苍的头顶抡去,‘呼’的一阵劲风,直打江苍命门!

    江苍见了,后撤几步,右手蓄力横着匕首一架木棍,‘呲’的入木闷响,木屑纷飞,在自己虎口发麻的瞬间,又沉腰一提,左手朝上翻去,一记鹰爪钻手崩拳,扭借了浑身的力道,用中指骨节击在了壮汉的咽喉部位!

    顿时‘咔嚓’一声,那壮汉狰狞的脸色瞬变,双眼一瞪,身子一抽,小退了两步,猛然向后倒去,阻拦了几人的步伐。

    江苍则是躲过了另一人向自己砸来的石砖后,‘啪嗒’地面碎石四溅时,又后撤几步,甩了甩握着匕首的发麻右手,与另外追上自己的两人打在了一起。

    “刘哥!”

    而原先停住步子,扶着壮汉的那几人,当看到身前壮汉无意识的‘咳咳’几声,张开嘴巴喘不过来气的样子,便发现壮汉的喉咙部位那里凹陷下去,喉结好像是碎了,扎穿了气管,估计是难救活了。

    同时,这几人再望江苍一眼,看到江苍硬挨了几棍,又杀了自己三名兄弟后,便知道不拿着刀具,单靠着木棒铁管,谁知道要死多少人,才能拿下这个出手要命的狠人!

    特别是再随着‘砰砰’先后尸体的倒地声。

    当江苍杀了袭来的三人,又用手肘硬架了一记朝自己抡来的铁管,反手匕首一刺,再杀了一人后,虽然自己身上的衣衫也在之前打斗时被划破,手肘、背部,都露出了棍棒敲砸的青紫淤伤。

    但丁秦这边的人望了望自己等人手中的器具,与身前地面的几具尸体,再看了看前方十来米远处,好似还能打的江苍以后,却是火气劲一过,心里‘咯噔’了一下,尽皆停下了步子。

    “这人下手真他妈狠!”

    他们望了望自己与江苍中间道路上的四具尸体,再看了看开始咳血的壮汉后,发现短短十几秒内,只要和江苍交过手的兄弟,全是面部、心口部位冒血、凹陷,基本上都没了气息。

    再算上丁秦四人,江苍在这短短几分钟之内,已经连杀了九人!

    不由得他们心里打怵,哪里再敢上前?

    谁知道下个死的是江苍,还是自己?

    尤其当他们再看到江苍一边盯着自己,一边和另外几名大汉汇合后,还看到了当先一位大汉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自己等人。

    这一时,他们对面有一位下手要命的狠人,再加上一把火器,自己再有什么胆子,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街面上别见火器。”江苍来到大汉这边,倒是拳架子一撤,抬起有些手肘处淤青的胳膊,把大汉持枪的手按下,“学到没?”

    “学到了..”大汉等人虽然有些激动江苍的身手高超,但还是从怀里拔出了短刀,对准了丁秦的手下,以防他们再突然杀过来,“只是没想到江哥这么厉害..”

    “该杀的人都杀了。”江苍则是打断大汉几人的言语,转身就走,“还愣在街上干什么,等着军官等会过来,把咱们抓过去,让钱爷赎人?还不够晦气。”

    “走!”大汉等人这次是正儿八经的听江苍的话,一边几人面对着丁秦手下,一边几人护着江苍左右,向着远处正在观望自己等人的人群走去。

    ‘哗啦啦’这些行人一看到江苍几人走过来,就猛然散开一片,用崇拜、或是惊俱的目光,偷偷打量着被大汉等人围着的江苍。

    “他刚才连杀了九个人!”这些行人震撼江苍之前的身手,更恐惧江苍之前把人命当稻草割的一幕,是没人敢正大光明的拿目光望向江苍。

    “我要是这么能打,就没人能欺负我了..”还有的人向往自己能有江苍这样的身手,在大街上手起刀落,生生杀得十几个壮汉不敢近自己身前!

    他们单是想想,再看到周围人望向江苍的惊恐目光,就觉得很威风!

    而从街道上离去的江苍,向钱爷府邸行去的时候,也没管周围或是惊叹、或是惊俱的目光,而是再思索自己两日杀了两场,除了获得不少金银与搭上了九爷、钱爷的人情线以外,也在规整自己通过了这几场生死搏杀,最终有何所得。

    “小声点..”也在这时,附近的大汉等人,看到了江哥好似再想事情以后,亦是没有打扰。

    ‘两日打了两场,也算是三场..’江苍则是望着手中沾满血迹的匕首,‘而王老六与丁秦他们算是突然袭杀,算是我偷巧。可是丁秦十来名手下最后围来的时候,是真正的刀兵相见..’

    江苍思索着,大约规整了一下,感觉别的不说,单说自己第二次杀丁秦四人,包括杀丁秦手下的时候,自己心劲就明显顺了许多,招招下的重手。

    不像是杀王老六他们那时,自己中间好似下意识留手了一瞬,顿了一下,最后挨了一板凳。

    之前打了一架,挨了一棍,现在又在隐隐作痛。

    但除了这些小伤,自己这次也许是昨日杀过人,心劲就顺了。

    自己先前杀丁秦四人的时候,虽然是占着他们喝酒的便宜,但是刀起、刀落,拳法架子拉开,起也打,落也打,杀起人来,那是行云流水,该往哪里出手,是心下绝不含糊!

    一时间。

    在大街上走着的江苍想到这里以后,感觉自己要想养心中的那一股子‘狠劲’,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多打、杀人!

    虽然自己不知道这样理解的对不对,但是总归知道一个词,叫做‘熟能生巧。’

    于是。

    江苍觉得自己不管说什么、怎么想,自己只要先按照这个办法,把手劲、心意练顺了,养出了那股‘心头狠劲’,手上功夫足了,才能在将来做到不被人按着打死,继而继续站着揣摩自己的想法对错。

    ‘拳经云..’

    江苍望了望自己的伤势,‘咬牙断筋、有助拳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