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燕欢歌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个青楼女子
    来到正堂,两老口刚坐下,朱安便领着一个身材高挑的蒙面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蒙面女子一进屋稍微愣了一下,朝着两老口便大礼就是一拜。

    “奴家柳嫣儿拜见老爷、老夫人!”

    韩素梅不明就里,急忙起身把柳嫣儿扶了起来。

    “姑娘你是?”

    柳嫣儿有些不自在的笑了一下道:

    “老夫人,奴家是沈欢的朋友,他让奴家给您们带一封信回来!”

    “啊,欢儿的信,姑娘你快请坐!”

    这是沈欢出走以来的第二个消息,第一次是一个小姑娘跑到家门口丢下一封信就跑,连个人影都没有看清。

    没想到今天又来了一个。

    韩素梅大喜,急忙把柳嫣儿扶往椅子上。

    柳嫣儿咬着嘴唇坐下以后,从衣襟中摸出一个信封恭敬的递给韩素梅。

    韩素梅接过以后死死的把信封撰在手里,朝柳嫣儿和颜的道:

    “姑娘,你知道我家欢儿现在怎么样了吗,他在哪儿?”

    “沈欢应该还好吧!”

    柳嫣儿也有些不确定,在看了一眼韩素梅后继续又道:

    “不过,他现在究竟如何奴家并不清楚,这封信是他在一个多月前给奴家的,说如果奴家有机会来京城便拿着这封信来找你们。”

    “你知道欢儿在信上说了什么吗?”

    柳嫣儿脸色一红,呐呐的道:

    “知道一些,不过他具体说了些什么奴家并不清楚,老夫人,您不妨把它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韩素梅微微一沉吟,深深的看了柳嫣儿一眼道:

    “姑娘你不介意在这儿坐一下吧,我们看完信再来陪你,怎么样?”

    “老夫人,您请随意就好,奴家在这儿等你们!”

    “好,老身去去就来!”

    说完,韩素梅朝沈天逸递了一个眼神,转到了旁边的厢房。

    心中欣喜的两老口急急的撕开信封,然后蓬头蓬脑的凑在一起。

    信不长,两人几下便看完了,信里的意思也很简单,只说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沈欢给二老报了一个平安,说自己很安全,二老不必过于担心。

    第二件事情就是说如果柳嫣儿拿着这封信来京城找他们时,二老一定要善待这个苦命的女子,接下来顺便也交代了一些柳嫣儿的一些情况。

    看完信后沈天逸的脸色便开始有些不好看了起来。

    虽然知道自己儿子没事了,但他却开始对柳嫣儿的身份有些介怀起来,于是忍不住轻声的嘀咕了一句。

    “一个青楼女子呀!”

    韩素梅闻言,狠狠的把沈天逸瞪了一眼,气道:

    “青楼女子怎么啦,只要欢儿喜欢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再说,以现在我们沈家目前的这个状况,有哪家好的姑娘看得上我们?而且我看这个女子虽然蒙着面,但眉眼却清秀脱俗,举止也甚是有理得体,非一般的风尘女子可比,这样的女子进了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再说,欢儿不是说要善待这姑娘吗,我们可不能坏了他的好事,知道吗,老头子,奴家可把话给说到前头,要是等会儿你出去给了那个姑娘不好的脸色,奴家和你可没完,听清楚没有?”

    女人就是一种天下间最难理解的生物。

    自己年轻的时候呢,对于自己的恋人,对于自己的夫君,成天看得像贼一样,生怕丈夫跑出去沾花惹草,勾三搭四,带了一些不该带回来的人。

    而等到有了儿子以后,她们却又巴不得全天下的女人都对自己的儿子有意思,更是对儿子所喜欢的哪怕是一只狗,她们都会跟着喜欢上来。

    这或许就是一种叫母性的东西吧,一种男人很难透彻理解的想法。

    这种想法沈天逸虽然不是很赞成,但他转而又一想,自己和儿子都出了那么一个天大的丑,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脸面可言了,自己还要求那么多干什么。

    再说儿子也没有说要把柳嫣儿娶为妻子,只说要善待她罢了,自己还能说什么。

    于是,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

    “好吧,老夫听你的就是!”

    大堂内,柳嫣儿虽然安静得如同一个大家闺秀,但她内心其实是慌乱的。

    当时沈欢对她说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愿意和她在一起,并让自己来家里找父母亲,所以今天才她来了。

    这是见家长的节奏啊!

    而且没有媒婆,没有三姑六婆,只有她一个人面对两个有可能成为她公婆的人,柳嫣儿感觉自己很紧张,小心肝也跳得很快,声音大得她自己都能听见。

    况且,沈欢的意思并不就等于全家人的意思。

    现在沈欢不在,自己连一个帮忙说句好话的人都没有,她不知道沈家的二老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以后,会以怎样的态度来对自己,是敷衍自己几句呢,还是立马翻脸把自己给轰了出去。

    此时,柳嫣儿才感觉自己有些鲁莽了,不该一个人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来。

    可是信却是必须得送的呀!

    正忐忑间,一声轻咳从旁边传过来,随后沈欢母亲韩氏率先走了出来,身后紧跟着沈天逸。

    沈天逸面色平静看不出一丝波动,但韩素梅慈祥的脸上笑容挡都挡不住。

    “不好意思,老身有些不识字,让柳姑娘久候了!”

    柳嫣儿谦逊的一笑。

    “哪里,哪里,老夫人客气了,奴家才刚坐了一会儿而已。”

    “柳姑娘芳名叫嫣儿?”

    “是,老夫人!”

    “不知嫣儿姑娘你为何进屋都不愿摘下面纱?是觉得难为情吗?”韩素梅问出了一个她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

    这个问题有点突兀,柳嫣儿神色一怔。

    “老夫人,奴家小时候脸上带有暗疾,自觉羞于见人,这才以面纱遮挡的,只是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取下面纱,如果老夫人想看,奴家把它摘了给您看就是!”

    柳嫣儿说完便要伸手解去面纱。

    韩素梅轻轻的咳了一声,沈天逸也比较上道,也急忙干咳一声。

    “哦,老夫失陪一下,老夫记起了还有点事情要做,你们先聊会!”

    沈天逸出去以后,柳嫣儿缓缓取下了面纱。

    顿时,韩素梅感觉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