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我叫大丈夫 > 第四十四章 黑暗将临
    044

    采买很成功。

    光绮玉楼一家就下了一万斤的订单,更别提玉楼春等大大小小的青楼与小饭馆了,保守估计,一日进账得有个上万两。

    发财了!

    沈贺的眼睛都要笑没了,这下自己想买多少酒酒买多少酒喝,再也不用扣扣索索了!

    不过,很快他就蔫儿了,因为,这酒似乎就属自家酿的最好,如果自己喝,那岂不是白白损失了很多银子?

    沈郁则要更高兴一些。

    他时刻在注意对面的徐记酒坊,互相比对着进出的人数。

    令人欣慰的是,除了一开始有几个估计是徐家铁杆的小店面采买了零散几斤外,等歌舞秀一开场,就再也没人光顾那儿了,甚至,徐记酒坊的伙计有不少都伸长了脖子,踮起脚尖,眼巴巴的,恨不得也冲去元平春看热闹。

    徐宅。

    徐良族正享受着侍女贴心的按摩,盘算今天到的账该怎么花才最有效果。

    “绮玉楼已经许久没进货了,这次来肯定要不少,盈利肯定不止上千两了……”徐良族美滋滋地想着,等借助那位杨通判,跟知府搭上关系,好好运作一番,晋升为县令绝对不在话下。

    “大人,大人!”

    管家急促的声音让他极为不悦,呵斥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出去,给我重说!”

    没奈何,跟了徐良族多年,管家可清楚得很,如果惹得他不开心了,自己要吃的苦头可不会少,赶紧转身出去整理了一番,再施施然踱步进来,含笑施礼:“见过大人。”

    徐良族满意地点点头:“说吧,何事?”

    “酒坊今日采买不利,除了几户零散的小店客人外,绮玉楼、玉楼春等大客户均去了元平春,所以今日进账只有区区五十两。”

    “你的意思是……老子要没钱了?”徐良族脸色凝重。

    管家点点头:“目前来看,是的。”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徐良族瞬间翻脸,抬手就给了管家一记耳光,“滚!”

    管家委屈的小眼神瞅了一眼自家主人,心酸地灰溜溜跑了出去。

    说咋咋呼呼的是你,说不早说的也是你,要想让你满意,臣妾做不到啊!

    房内,徐良族的脾气也瞬间爆炸,将按摩的侍女统统赶走,独留自己一人瘫软在床,喃喃自语:“这下麻烦了……”

    习惯靠钱解决问题会有个严重的后遗症,一旦没钱,会对所有困境束手无策。

    半晌,徐良族声嘶力竭叫唤起来:“来人!来人!”

    ……

    “这是……银子?”沈贺的眼神有点呆滞,实在是活这么大岁数头一次看到如此多的银子堆放在一起,摆在自己跟前。而且,只要他愿意,还能够想拿多少拿多少。

    “是。”

    “我们的?”

    “别人休想分走一丁点儿。”

    “换句话说……俺们老沈家发财了?”

    沈郁忍无可忍:“爹!清醒一点!这才区区一万两白银,离发财还远得很!”

    剩下的话他没讲,这其中有一大半他可能要马上花出去了,为了海瑞。

    至于为什么没说,那是为了他自己臀部护理着想……

    解铃还须系铃人,海瑞的事是那个杨岳弄出来的,想解决好,还得找他说道说道。

    回了房间,沈郁便吩咐苏贵,去杨通判那儿探探口风,最近罗阳县没个县令,他暂时当尊大神在这儿镇着。

    县衙里头,本来海瑞的居所如今正是杨岳霸占了,得知苏贵的来意后,他出奇的平静,笑道:“沈郎君是阳明先生的高足,他的好意,本官心领了。”

    苏贵暗暗腹诽: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至于海县令的事嘛,还得从长计议。”收了钱后,杨岳的态度明显就变了,开始打起了太极拳,“如今已经移交御史台,惊动了圣上,要捞人,恐怕不简单。”

    苏贵牢记着沈郁的嘱咐,也不多说,寒暄了一会儿后就回去了。

    等苏贵背影远去,背后的屏风转出个人来,正是徐良族,两眼喷火:“杨大人,若是赦免了海瑞,他可跟大人您是不共戴天了,您千万想仔细了,”

    “此事我自然拎得清。”杨岳安慰了他几句,也打发走了。

    随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表情冷峻。

    “呵,跟钱过不去?本官可没那么傻。一样是钱,拿谁的不是拿?”

    在苏贵来不久前,徐良族也找上了门,坦诚自己的酒坊几乎没有进账,手头可用的银子也所剩无几,恳请杨岳能够搭把手。

    一想到这儿,杨岳就觉得可笑,都多大岁数的人了,居然还相信官场上会有雪中送炭这种事,你既然没钱,对我而言就毫无利用价值,自然也不必太客气,更谈不上帮忙了。

    倒是那个沈郁,后起之秀,背景也不错,值得结交。

    一瞬间,杨岳就果断选择把徐良族给卖了。

    “这是打算狮子大开口啊……”

    作为靠大放厥词耸人听闻忽悠人起家的沈郁,对这位杨通判的手段自然不陌生。

    先一通天花乱坠地扯,说如何如何困难,试探你的决心,一旦很认真,就开始松动,暗示你打点关系要多少多少钱,其实基本上都自己给昧下了。

    苏贵:郎君,你为何如此优秀还这么熟练?

    “为了海县令,还是值得的。”沈郁想了想道,“先给他带一千两,你做个准备……”

    跟靠忽悠赚第一桶金的人耍心眼,杨通判很明显是要悲剧了,苏贵默默在心底同情了他三秒钟,但愿最后他还能剩下一条亵裤遮羞……

    与沈郁这边的智珠在握不同,徐良族显然是慌了,把脸上还带着巴掌印的管家喊来:“去,联系下那位,就说,现在手头快没银子了,他若是敢抛下我等,自己也别想得了什么好!”

    说起来,自己之所以不管不顾地跟县令开战,顺便打算搞掉沈郁这个小子,全是拜那个人所赐,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

    黑暗将临。

    沈郁点了一盏孤灯,默默翻开了王阳明亲笔注释的四书五经开始温书。

    这是大楚元平初年的四月初三,距离五月的童子试,已经不足三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