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绿茵盗梦空间 > 第42层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42 

    球场上,博莱格尼的球员们开始在热身了。

    但是泾渭分明的是,仅仅隔着一道防护网,便是天差地别。一边主球场上,是预备队的主场,却是一线队在使用,而旁边的附属球场,才是预备队的训练场地。

    “快点,快点,还有一圈,最后的三个人加1千米!”维乔雷克在场边吼着,并看着跑圈的球员们。

    预备队球员们的第一堂训练课,便先跑着3000米。张梦和坎特是新人,的确表现的很突出。从第五圈开始,他两个便在领跑了……

    “恩戈洛,你体力不错啊,能跟得上我。”张梦边跑着,边喘着气说着。

    而身后紧跟着的坎特,却笑了一下,并没答话。

    两个人便继续领头跑着,不多一会,便跑完了在一旁休息。一群人瘫坐着,喘着粗气,说起来这也是一个夏天后的第一次训练,个个都跑得要死不活的。

    “这两矮子新来的吧,真的是不要命,还我跟在后面,跑得要死。”一个高壮的汉子对身边队友说着,并指着张梦两个人。

    预备队的20来人中,没有超过180的,只有寥寥数人。张梦的身高,在这些人之间,的确算不上高,就更不用说170都没有的坎特了。

    说话的人叫做埃里克·范德纳比(Eric Wandenabeele)。21岁,是从一队降下来的后腰,法甲都有过出场纪录,算是预备队里较有实力的球员。

    围在他身边的一个队友,约翰·肖文(Johann Chauvin),也跟着应和着:“新来的,什么都不懂,就只会瞎跑费力气。等上了场,踢起球来,才知道什么是差距。”

    肖文长得比较秀气,金发瘦高,跟他差不多年纪,却一直在预备队厮混着。在场上踢右边卫,是范德纳比的跟班,如影随形。他应承着,却忘了自己还没有张梦高,全然没把那句矮子当回事。

    “那个高一点的,好像是亚洲人?”范德纳比指着张梦问着。

    “嗯,你没听说吗?是中国人,从英超的伯明翰租借过来的。”肖文说着。

    “英超过来的,还是中国人?”范德纳比纳闷了,继续说着,“那应该也不行,不然直接进一对了,还到这里来。”

    “不知道为什么球队要这种人,反正显得很神秘,好像很厉害样的。”肖文说着,也看着张梦的方向。

    范德纳比本就觉得自己比身边的这些人要突出一些,他望了望远处一队的训练场地,回头说着:“再是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到了预备队。”

    “是的,是的,跟你肯定没得比。”肖文哈巴狗似的奉承着。

    “待会儿训练再看看吧,要不然后面有分组对抗了,我让他给我趴下。”范德纳比恶狠狠的说着。

    不同于这边两个人的讨论,张梦和坎特倒是很安静,两个人之间相互聊着……

    “你说,我们能进得了一队吗?”张梦问着,同样的也在看着一网之隔的一队那边训练场地。

    “不知道。”坎特很憨厚的回答着。

    “好吧,不问你了,问你也是白问。”张梦觉得很无趣,说着。

    而坎特只是对着他傻笑,乐呵呵的。

    说来也是一种莫名的感觉,自从认识了董葶以后,张梦觉得自己比以前的话要多些了。现在的他也愿意去和别人多交流,只是在这里,碍于语言的沟通问题,话相对算少的。但是遇到了一个比他话更少的坎特,也算是把他给憋疯了。

    还好,正当无话可聊的时候,教练维乔雷克来了,并发布着新的指令。

    一个上午,便是在体能恢复上做着各项运动。还没到吃中饭的点,就已经把好多人都给累趴下了……

    “看来,你们当中好多人,这个夏天过得不错啊。体重涨了,体能也跟着下降了。世界杯都还没结束,你们倒是累了。

    明天上午正常训练,都准备好了,这一个星期都会是围绕体能方面的。”维乔雷克说着,便宣布解散了。

    下午不用训练,一群人便陆陆续续离开了球场。

    张梦和坎特是走在最后的,回到更衣室去换了衣服以后,两个人背着包走着。

    “你还行吗?”张梦突发奇想问着。

    “我很好啊,怎么呢?”坎特回答着。

    “那我们不坐巴车,跑回去吧,你受得了吗?”张梦很是牛气的问着。

    “嗯,可以。”坎特二话不说,便跑了出去。倒是张梦反应差了点,放开了胳膊,跟了上去……

    维乔雷克和他的助理迪普斯,刚出基地大门,便在他们身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并看着这两个孩子一起跑走了。

    “很奇怪,那天他们两个来报道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碰巧遇上的。但现在看来,这两个孩子应该很熟。”迪普斯边笑话着,边说着。

    维乔雷克也是一直看着他们在路边追逐打闹的画面,轻声说着:“他们相熟也好,不然很容易在球队里被孤立。”

    “是的啊。”迪普斯点着头,继续说着,“对了,这两个孩子,你怎么看的,觉得怎么样?”

    维乔雷克笑了一下,说着:“这还早,才第一天。不过,他俩的体能倒是很好,特别是那个坎特。”

    “是的,他跑完之后,我看他气都不怎么喘。”迪普斯想到了坎特,转念说着,“他是从巴黎那边的业余足球俱乐部叙雷讷,转过来的。好像是因为他有人跟我们这边有点关系,才送过来试训的。”

    “这我知道,不过他在上赛季末的试训赛上,仅仅只踢了一场,就被我们的球探强烈推荐签下了。按道理来说,还是应该有点实力的,再看看吧。”维乔雷克回答着他所知道的事实。

    “那另外一个呢,张?”迪普斯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他知道张梦的出现,完全是俱乐部上层的商业行为,要不然谁都不可能要一个非欧盟籍贯的球员来预备队。

    “他嘛,也再看看吧。

    我相信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即便再是商业行为,伯明翰那边也不可能要一个完全没任何潜力的新人啊?

    而且,刚才负责他们体检的同事跟我说,张跟之前来体检的时候相比,法语好了太多。之前他是基本上不怎么说话,而你看现在他跟坎特之间的对话。

    这至少说明了他的学习能力很强,我只希望他的能力,不仅仅只体现在语言的学习上。”维乔雷克笃定的说着。

    迪普斯没再说话了,摊着手,笑说着:“谁知道呢?”

    说着,他俩便一同走了出去,找地方吃饭去了。只是在维乔雷克的心里,对刚才那两个孩子,有了一点微乎其微的期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