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俏郎君 > 第二十六章爆乱之始
        王泰很担忧,没有参与保安队员组织的喜庆活动,独自思量,军儿究竟怎么想的?

    想干什么?

    …………

    长安城,秦府后院,厢房。

    王浪军与狄韵,连同香荷一阵腻歪,揩油了好一会儿,在驱散二女心神上的顾虑之后,让她们安心修养,就这么看着二女挂着羞红,且笑靥如花的模样,一时间看呆了。

    “沙沙沙”

    一阵脚步声逼近厢房。

    她怎么来了?王浪军感知来人回过神来,悄然出门,视感来人若有所思。

    看来那老家伙不放心,开始行动了么?

    “浪军,可否借一步说话?”

    秦夫人在丫鬟打着灯笼的照耀侍奉下抵达厢房右侧,隐见王浪军展露在灯笼光辉下玩味的笑脸,蹙眉问道。

    王浪军点了点头,尾随她步入凉亭,落座后说道:“秦夫人深夜造访,且屏退丫鬟,看来秦夫人要说之事非同小可?”

    “浪军,你这是在笑话本宫吗?

    本宫知道不该来找你,替人做说客。

    而那人先前无视本宫祈求,不顾夫君与府内的人的死活。

    那时候,本宫伤心欲绝,哭过,闹过,但终究被那人无情的抛弃在外,甚至于动怒训戒本宫,真心伤透了。

    在那一刻本宫想过,若是夫君战死,本宫就随他去吧!

    因为本宫的心死了,就算扶养世子的心都没了,所以那一刻本宫与那人决裂了,只待一死了之,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

    若非浪军及时赶回来,本宫只怕已经死了。

    按说这是好事,万幸之幸。

    不但保全夫君安然脱身,而且救了所有人。

    这是天大的喜事。

    但对本宫而已确实祸事,最起码是祸端。

    为此,本宫也不瞒你什么,直说了吧,本宫被那人强逼着来见你,否则就那人就拿世子开刀。

    那人做得出来,本宫害怕了。

    所以本宫来了,替那人传话,他想让你做护国大将军,明面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背地里平等相交。”

    秦夫人凄惨一笑,故作镇定的说道。

    说得简洁明了,但她一脸凄楚,挂着泪痕,我见犹怜的模样。

    这说明她经历了一次人伦大战,伤心,伤神,很痛苦。

    完全没有帝王族人该有的风光。

    唯有心酸之泪相伴,凄苦如斯。

    这就是帝王手段造成的恶果么?王浪军看着她凄楚的模样,古井无波的说道:“哦,听上去蛮不错的。

    可惜我看不上这个职位,太瘦啦。

    不过你别担心,世子不会有事的……”

    “不,你还不知道,为了不让世子挨饿,以及陷入战场朝不保夕,本宫让人把世子送出秦府。

    问题就出在这里,没有音讯啊!

    护送世子的人全是心腹,武力不高也不低,一共十人,硬闯禁卫军都不是问题。

    而护送世子出府,禁卫军没有拦阻。

    可是他们就此消失,人间蒸发了。

    原本本宫以为禁卫军困死秦府,不让任何人进出,他们进不来才没有音讯。

    直到刚才,那人告诉本宫,世子吃的香,睡得安稳。

    就这么一句话,证明世子在那人手中,只怕……”

    秦夫人越说越恨,伴随泪珠儿,吵豆子似的宣泄出来,看上去又惊又怕,既怒而恨,复杂的人生都凌乱了。

    看来不是装出来的样子。

    那就说明那老货早就布局撒网了。

    有点意思哈,王浪军心中一动,冲她摆着手说道:“秦夫人无需担忧。

    虽然有些波折,但是我要保人,谁敢不服?”

    “啊,那,那本宫谢谢浪军……”

    “不用谢,毕竟怀道还是一个孩子,对某些人没有威胁。

    抓起来也只是一步闲棋,与大局没什么影响。

    这是怀道安然无恙的资本。

    而怀道与那人有血脉之情,那人虽无情,也不至于杀一个小孩子。

    至少现在不会杀。

    说白了,长安城,皇宫内不爆发谋朝篡位,引发各方将士涌入长安城展开大战,怀道没有危险。

    再说了,怀道一声声的喊我姐夫,可不是白叫的,姐夫会保他一生平安。”

    王浪军若无其事的说道,对秦夫人许诺,也是感激秦琼忠义相交,维护韵儿的回报。

    其实他不担心秦夫人耍什么花招。

    即便是秦夫人与那人合谋,或是传递消息,让那人知道他的动态,以便对症下药,也不是阻碍。

    真正的阻碍来自秦琼。

    因为秦琼原本忠于那人,一定会为那人冲锋陷阵,所以秦琼的处境不妙。

    很可能成为那人手中的刀锋,指哪打哪。

    再加上那人以怀道做文章,就能让秦琼封魔,誓死不退。

    毕竟秦琼的忠义,唯那人而盛极一时,此生的情结所在,不容忽视,生死与共。

    这就麻烦了。

    若是那人强逼秦琼与他对决,该怎么办?

    他不怕,也能制服秦琼,但秦琼的忠义会让秦琼自杀,以全名节。

    因此,秦夫人只是那人的探路石,难点在于秦琼。

    秦琼与他交好,真好可以用来征服,劝服,或是拉拢他的人选。

    不得不说,这份心机玩的高明。

    王浪军送走秦夫人之后略做思量,心知肚明,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呼呼”

    直到衣带破空声传来,他才抬头瞥了一眼来人,淡漠的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禀告公子,这些都是主事者的口供,血书,还有这些账本,全是证据。”

    肖天落足凉亭,抱拳行礼说道,不敢多言,欲言又止。

    王浪军微挑剑眉,星目中精芒一闪,也不接他呈上来的账本与签字画押的罪状,摆着手说道:“行了,这些证据只是引子。

    不是本公子需要的结果。

    因此,你立马带人前去抓人,连带抄家,闹大点,越大越好。

    另外,你这样……”

    一番交代,肖天惊诧莫名,一个劲的点头,乱了思路,这也行啊?

    看来公子要大干一场了。

    到时候一定很好玩……

    某些人要倒霉了……

    …………

    “当当,呜呜,杀啊……”

    兀的,长安城内嘈杂一片,喧嚣齐天的。

    其中敲锣打鼓的,吹号角,喊杀声,宛如浪潮一般,淹没了整个长安城,乱了?

    怎么回事?

    谁干的?

    这是犯上作乱的行动,罪该株连九族,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是他吗?

    除了他就没别人了。

    看来要图穷匕见,鱼死网破了……李渊徘徊大堂,豁然止步转向暗一说道:“传令下去,开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