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神泪i > 第三十七回 桃花酿出陈年酒 寄望此世无悲愁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

    “败者死!”

    死字出口,白影左手一握,生字碑猛然拔地而起,带起一阵残影直冲夜白衣。

    他脚下的死字碑则卷起漫天黑雾,突现在龙墨上空,直直镇压下去。

    生死两界碑,生碑在飞行途中渐变渐小,小得肉眼几不可见。

    死碑则相反,大得铺天盖地,在接近龙墨头顶时已覆盖满桃花之地,奇异的是黑雾再黑再密,四周的桃花树却毫发无损,散发出一阵阵荧光。

    “生!”

    “死!”

    虚空传来的摄人心魄声中,夜白衣心中不由暗骂,说动手就动手的人最是可惡,都不留一点准备时间。

    “刀鬼!”

    与夜白衣拔剑向上冲不一样,龙墨看到白影飞向常千里,身上爆发出锋利无匹的刀意。

    他们三人,唯有常千里处于劣势,伤势牵连下,她此刻别说对上白影,在生死两声中,便已陷入失魂。

    黑雾中,一刀迫退白影,龙墨只能在瞬息万里的心里骂白影狡滑,竟一出手便针对常千里。

    非是不想开口,是白影根本没给他这样的时间。

    以一人之力挡下生死两碑,夜白衣左手剑格挡著如发丝的生碑,右手五指向天顶住死碑下压。

    一身黑衣与黑髪狂舞中缓缓向下坠落,双目圆睁的他,口中艰难的吐出一个个音节。

    “临!”

    “兵!”

    “斗!”

    “者!”

    “皆!”

    “阵!”

    “列!”

    “前!”

    “行!”

    天地恒久以来便存在的九字真言,每吐出一个音节,空中便形成一个金光闪闪的文字,直到夜白衣把行字吐出。

    一阵金芒大盛,把黑雾照散,照出细小如髪的生碑,隔开遮天蔽日的死碑,可惜缺少了手印辅助,亦仅限于此。

    九个可以从中化出恒河沙数的手印,又名奥义九字切,分别为不动根本印,大金刚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智拳印,日轮印,宝瓶印。

    夜白衣掌握了其中六印,可宝瓶,不动根本,日轮三印早已失传,所以他无法发挥出九字奥义的最大威力。

    更何况,刚才能运功按特定音节吐出已是极限,他的双手根本抽不出空来。

    九字真言,可不是用口说说便有用。

    金芒中,白影的身体闪了闪,随即又再凝实起来,同时骤现在夜白衣身前,左手前推中,一把火红色的长剑虚影从掌中生出。

    “红鸾剑!快躲开!”

    龙墨看到长剑的刹那,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用袖中乾坤拂出的三道刀气,瞬间打在空处,炸起可怕的气浪,捲起漫天桃花碎片。

    司马红霞的红鸾剑,他又怎能认不出,又怎会不知道作用,名字很美的剑,其实一点都不美。

    因为它是一把斩魂斩魄的剑,不斩道身,只斩魂魄,中剑者不管修为强弱,一律伤魂伤魄。

    不见血,却比见血更是可怕。

    “你还不出手!?”

    夜白衣看着近在咫尺的长剑,刚被九字真言震荡体内的他,此刻根本闪避不开。

    “呵呵...,你又欠我一次。”

    夜白衣的吼叫声中,一道飘渺的女声响起,虚空中亦探出一只完美无瑕的玉手,直接抓住了红鸾剑的虚影。

    “散。”

    轻轻的声音中,红鸾剑虚影被一握便飞散,随后玉手便消失在所有人眼中,彷佛没有出现过一样,只留下动人心弦的声音在四人脑海。

    “轰!”

    剑与玉手消失的瞬间,白影已出现在龙墨身旁,一腿把他扫飞到桃花树林中,扫出一条烟尘飞舞的深坑。

    左手握住常千里脖子,白影侧了侧头,轻声笑了起来。

    “喔,没想到桃花界中竟有人能不被我发现,你是谁呢?我认识你?”

    “呵呵...认识又如何?没想到你竟然在这藏了一缕残魂,想阻止我救她?”

    “不,我对她不感兴趣,亦不是因此而存在。”

    桃花林內,龙墨连吐几口心血,一身修为几乎降到了谷底,用黑刀拄着才能艰难的半跪在地上。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龙墨还没说什么,便看到夜白衣轰然倒地,似是昏死过去,常千里则一脸涨红,七孔中不断溢出鲜血。

    “卖个面子如何?否则三天后,我亲自到这里。”

    “这是威胁我?”

    “对,威胁,他们的命,一缕魂魄,你选择。”

    “你好像很在意他们?你到底是谁呢?”

    “他们可能是传说中的开门者,至于我是谁,如果你能重生自会记起,若不能,知道又有何用?”

    “呵呵...开门者吗?”

    白影轻声笑了笑,右手一招,把龙墨扯到身前,放下常千里再对着虚空一抹,抹出一张木桌,四张木椅。

    “过来吧,别装死了。”

    “咳咳...,没装死,刚才还是勉强了。”

    夜白衣应声弹起,闪到龙墨身旁,扶着他与常千里坐下后,便与白影一起落座,只是脸色苍白得极其吓人,显然如他所说,是真的不胜负荷。

    白影看着坐在椅上不断抖动的三人,左手提起桌上的木酒壶,为四个杯子倒满酒后,轻声道:“喝吧,桃花酿。”

    龙墨三人对望一眼,看着白影一口喝下杯中酒,亦毫不犹豫地捧杯便喝,心中完全没有什么想法。

    因为此刻,他们的生死被白影握在手中,只闻人声不见其人的女子亦说得很明白。

    他要杀,她无法阻止。

    最多就是复仇。

    以白影的残魂,为他们陪葬。

    三人放下木杯的刹那,黑,绿,灰三道光柱冲天而起,破开桃花界显现在葬天雪原上空,耀眼得万里可见。

    让那些正在闯阵,或停在第五,第六阵连接处的人一阵慌乱,交头接耳,这一次葬天雪原开启,异变实在太多了。

    桃花飘飘的世界中,木桌旁,黑的是龙墨,绿的是常千里,灰的是夜白衣。

    三人体内冲爆发出的冲天光柱下,脸孔一直被桃花遮掩的白影,鼓掌道:“很好,不管出于何因,能心无杂念喝下桃花酒,就证明此物与你们有缘,不枉万万年一酿,当赏,当赏。”

    说罢,白影挥手间,木制酒壶内跳出三滴与之前完全不一样,粉红得极深的水滴,飞射向三人。

    随着酒滴融入三人胸前,三道冲天光柱渐渐壮大起来。

    光柱内,闭起了双眼的龙墨,全身缓缓溢出鲜血,可脸色却丝毫不变,甚至隐隐有黑光在闪烁,整个人的气息变得若有若无。

    可这种状态只维持了三息,一道冻人心魄的寒气随之散发开来,更让他的体表凝结出一层薄霜。

    “咦,这是...?这是什么?我该记得的,这是...?”

    白影左手按着头部喃喃自语,握成拳的右手不断锤在虚空中,锤得空间出现阵阵晃动,显然冰霜的出现,让他陷入了痛苦。

    “呯...呯...呯...。”

    越来越大的声音,让葬天雪原轻轻晃动起来,像是心跳的声音中,所有人不由大惊失色。

    “嘶...这是什么?”

    “全体戒备。”

    “心跳?”

    “空间晃动了!”

    雪原内七起八落的声中,夜白衣缓缓睁开双眼,看着散去桃花的脸上,一脸狰狞,一脸痛苦,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他!

    桃花酿出陈年酒,寄望此生无悲愁,一口春秋夜听雨,挥剑裂天命风流。

    桃花人,桃花剑,桃花命,桃花源。

    桃花疯子。

    “你不救救他吗?”

    “救不了,他早已入魔,亲手种下的心魔,除了自己,谁也无法救赎于他...。”

    夜白衣的轻声问话中,刚才的女声再度响起,语气带着一点怜悯,一点叹息。

    “唉...。”

    听到回答,夜白衣扫了眼常千里与龙墨,左手一挥,挥散身上的灰色光芒,轻叹一声便出现在黑色的光柱内,龙墨身旁。

    “他中了上古巫息。”

    夜白衣双手一引一拍,把黑光牵引封印进龙墨体内,便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身上的霜气,渐结渐厚,顺道等待常千里吸收完桃花酿。

    “你有方法吗?三次无条件出手。”

    “没有,再说你已欠我两次了。”

    “债多不愁,两次是欠,五次亦是欠,真没方法吗?”

    “呵呵...你倒是不客气,不过我真没办法。”

    夜白衣得到这个回答,苦着脸笑了笑,女子的话他信。

    她虽极力掩饰,可他知道她的记忆缺失了一半,很多事情都想不起。

    “你说她能不能压下这上古巫息?”

    “不知道。”

    “你就不会说说谎?要知道若我不出死力,她不可能从冰棺中脱出,那么你又要再等三百年。”

    虚空中的女声似乎看到夜白衣一脸无赖的蹲在地上,语气轻挑道:“与其看着这小子结冰,不如试试收取生死两界碑,生死两碑可都是真正的神物。”

    夜白衣抓了抓头,看了眼身体渐渐虚幻起来的白影,冷笑道:“我没傻,生死两碑是这疯子的宝物,谁取谁倒楣,除非他真的死绝死净了。”

    冰霜内,龙墨其实早就醒来,夜白衣的行为与说话,他都一一看在眼内,听在耳中,只是却无法作出任何回应。

    三次无条件出手换自己脱困,失败了,龙墨亦很是感激,他能猜出声音主人的人情,绝不可能好欠。

    否则夜白衣不会到生死一刻,才张口呼唤。

    可如今却毫不犹豫作出三次承诺,就是说他用三条命换自己一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