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一生风月且随缘 > 第九十八章 纠缠


    老毛子在修筑防御工事的时候,不知道是时间太短,还是有人偷工减料,那防御工事是豆腐渣工程,大炮一轰,纷纷被摧毁,只有极少数的防御工事幸存了下来,可看那样,估计也很难发挥出多大的作用了。

    莫利巴戈尔刚到指挥室,坏消息就接踵而至,不仅正面防线告急,两翼同样遭受到了东北陆军的猛烈炮击,损失惨重。听到这噩耗,莫利巴戈尔气急败坏,“黄皮猴子的攻击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比小矮子的攻击力还要厉害了。”

    战斗才刚刚开始,苏军就遭受如此重创,要想将这场仗打下去,并且打赢,还需要投放更多的兵力,而且难度还不少,莫利巴戈尔如没头苍蝇似地转了几圈后,“立刻给总督阁下发电报,让他尽快派遣援军过来,否则,一旦防线崩溃,整个远东地区都有被攻陷的危险。”

    “是,将军。”副官立刻去发电报。

    东北陆军的猛烈炮击,持续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老毛子的防御工事不堪一击,那就没必要继续浪费炮弹了。炮击结束,步兵立刻发起进攻,沿着大炮沿着大炮开辟出来的安全通道,步兵们毫发未损的穿过雷区,直接进攻俄军的阵地。

    在炮击中侥幸生还的苏国军官们,见状,立刻大声喊道:“快,快进入阵地,那些黄皮猴子攻进来了。”

    士兵们趴在几乎没什么作用的战壕里向外开枪,“呯呯呯”枪声稀稀拉拉的。这些士兵被炮弹给炸怕了,也不瞄准,胡乱开枪,能否打中离战壕还有段距离的东北步兵,他们就不管了,把子弹打完,就算完事了。

    “轰!轰!轰!”东北陆军用迫击炮还击。迫击炮弯曲的弹道,可以保证炮弹落入战壕内,当炮弹在战壕内爆炸时,里面的苏军官兵被直接炸成了碎片,狭窄的战壕,让他们根本无处可逃。随即东北陆军的重机枪也开火了,将那些战壕里冒出头来的苏国士兵们射杀。

    “我们需要炮火支援!华夏人的攻击太猛烈了,我们快要抵挡不住了!”苏国军官冲着电话大声喊道。

    可是苏军根本不可能提供炮火支援,因为东北陆军率先摧毁的就是苏军的炮兵阵地,苏方的大炮几乎都成了一堆废铁,就算有几辆能用的,被那些废铁给拦住了,根本开不过去。

    仅一个小时,东北陆军就突破了苏军的防线,一鼓作气地攻进了波格城,当然这只是初捷,苏国还有大批的军队正在调集,还有大战、苦战等着东北陆军。颜子回已经抵达前线,他素来喜欢身先士卒,再者只有在前线,才能知道前线的情况,才能真正的指挥战争。

    国内战火纷飞,硝烟弥漫,远在花旗国的易欢暂时无从得知,她正被一个不知所谓的男人缠上了;上完下午的课,易欢骑着脚踏车回宿舍,被一男人给拦住了,“薇薇安,这花送给你。”

    易欢看着鲁伯特那张脸,眸中闪过一抹厌恶,三天前,这个鲁伯特捧着一束玫瑰花出现在她面前,告诉她,“薇薇安,Iloveyou,我要追求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易欢差点把那玫瑰花砸他头上,当时就拒绝了他,可没想到接连三天,他都跑到她面前表白,把她恶心坏了,现在又来,易欢理都不想理他,直接把车头一转,准备骑车子走人,然而,车后座一沉,鲁伯特坐上了脚踏车上。易欢用脚撑地,将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蹙眉问道:“鲁伯特,你要做什么?”

    “我要追求你。”鲁伯特自认为很帅气挑了下额前的头发,笑道。

    “鲁伯特,我跟你说过了,我已有了喜欢的人,希望你不要再这样纠缠我。”易欢再一次声明,别说她已经有了颜子回,就是她还单身,她也看不上这个小眼睛、大鼻子的外国男人,更何况还有汪嘉玉那档子事,她疯了才会跟他在一起。

    鲁伯特从车上下道:“我要找他决斗。”

    “你没资格。”易欢推车要走。

    鲁伯特再次拦住,“薇薇安,你身上有着其他女孩没有的高贵气质,只要你答应我的追求,你就能成为伯爵夫人,我们会过着幸福的日子的。”

    “鲁伯特,你用这样的话,骗了多少个女孩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已离开学校的琳拉汪?”易欢嘲讽地问道,她不想与鲁伯特纠缠不休,直接将汪嘉玉说了出来,希望鲁伯特能要点脸面,知趣滚蛋。

    可是易欢低估了鲁伯特的脸皮,“薇薇安,你不要相信那传言,我不要那样的人,我对感情是非常用心和专一的,我跟琳拉只是好朋友,我向她学习华语。薇薇安,我想了解你的国家,我想和你在一起。”

    这人说的比唱得还好听,易欢给了他四个字,“巧舌如簧。”

    华夏的成语,鲁伯特听不懂,“薇薇安,你是在称赞我吗?”

    “滚,白皮猪。”易欢简单明了的表明态度,这下鲁伯特总不能再装糊涂了吧!

    “薇薇安,你生气时,表情真生动,我的心在为你而跳动,请接受我的追求,我会带给你幸福的。”鲁伯特耸肩道。

    “我很幸福,你不缠着我,我会更幸福。我警告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会把你丢进湖里,让你的猪脑子清醒清醒。”易欢毫不客气地道,被这种人缠上心情糟糕透了。

    言罢,易欢推着车绕过他,往前走,鲁伯特一把抓住车后座,“薇薇安,够了,你不要闹了好吗?我会爱你,非常的爱你。”

    话音刚落,就感到有人在拍他的肩膀,鲁伯特转过头还没有看清楚是谁,脸上就挨了一拳,摔倒在地。易欢回头一看,“威廉!”

    “你有没有怎么样?”威廉问道。

    易欢摇摇头,“我没事。”

    鲁伯特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薇薇安,他就是你喜欢的人吗?威廉赫伦,我要跟你决斗,赢者和薇薇安在一起,输的滚蛋。”

    威廉又直接一拳头挥了过去,打鲁伯特倒退了三步,“威廉,你太没有风度了,太粗鲁了。”

    威廉上前,抓住他的衣襟,“鲁伯特,你给我听着,要再敢打扰、纠缠薇薇安,我会让你在学校里、甚至花旗国都呆不下去的。如果你被学校开除,被禁止入境花旗国,你那个虚荣的伯爵父亲,会认为你让家族蒙羞,会取消你的继承资格,到时候你将一无所有。”

    “威廉,你这样做太过份了。”鲁伯特眼中露出害怕的神色。

    “不想被开除,就离薇薇安远点。”威廉拍拍他的脸,在他身上擦了擦手,甩开了他。

    鲁伯特落荒而逃。

    威廉回头对易欢笑道:“薇薇安,没事了。”

    易欢笑,“谢谢你,威廉,你又帮了我一次。”

    “我们是朋友。”威廉笑道。

    易欢笑,“是,我们是朋友。”

    威廉送易欢回了宿舍,而鲁伯特自此后,没再来纠缠易欢,让易欢能专心的学习。五月初,邓尔逊发电话过来告诉易欢,药已推出市场了,药品公司也即将上市。

    “你安排好,六月回国,过完年再来。”易欢大方地道。

    “谢谢小姐。”邓尔逊开心地道。

    五月底,又到了期未考试的时间。等国内战事稍停,双方合谈之时,易欢也考完考试了,一身轻松想要歇两天,却被林阮拉去逛街了,“参加舞会得穿新衣。”

    每年六月,会有一大批学生从学校毕业,学校会举办毕业舞会欢送他们。易欢笑道:“我没打算参加。”

    “就当去陪陪我。”林阮笑道。

    “有麦肯娜陪你还不够吗?”易欢促狭地问道。

    “她是去陪我二哥的。”林阮笑道。

    易欢挑眉道:“你确定是陪,而不是去缠?”

    “以前我不明白我二哥为什么不喜欢麦肯娜,现在天天和麦肯娜相处,我才明白,我以前办事糊涂,眼瞎看不清人。我祖母常说,娶妻不贤,祸害三代,要是我二哥真把麦肯娜娶进门,会家宅不宁的。”林阮深有感触地道。

    说话间,出租车过来了,两人挥手招停。到了街上,两人直奔女装店,林阮一眼就看中那条粉藕色连衣裙,裙上镶着蕾丝边,不过是V领。林阮没有汪嘉玉和苏雨婷那么奔放,换上裙子后,一直用手按着裸露的胸口。

    林阮遗憾地去换下了裙子,“走吧薇薇安,我们去别家店看看。”

    “这件裙子,你穿起来很好看,你要是觉得胸口露得太多,去买一串大颗的珍珠项链戴上做遮掩啊。”易欢提议道。

    听了这话,林阮就将那条连衣裙给买下了,然后去首饰店买了一串珍珠项链,这是她去舞会的装扮。易欢只买了顶遮阳帽,林阮问道:“薇薇安,你不买吗?”

    “我母亲托人从蓟州给我带来了几件旗袍,我可以穿旗袍去舞会。”易欢笑道。

    “薇薇安,谢谢你陪我,我们去吃午饭吧,我请你。”林阮笑道。

    “谢谢。”易欢笑道。

    两人找了一家餐厅,点了菜,边欣赏外面的街景,边闲聊,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大声骂道:“你这个黄皮猴子,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现在还冲撞了我们尊贵的客人。”

    易欢扭头看了过去,见一个高大的侍者在骂一个小男孩,那小男孩的衣着有点破旧,在侍者的身旁站着一个白胖的洋太太。那个小男子低着头,嘴里说着粤语的对不起。

    白胖的女人不知道跟那侍者说了什么,那侍者扬起手,就要打那小男孩。易欢一惊,这一巴掌下去,小男孩非受伤不可,大声喊道:“住手。”

    那侍者停顿了一下,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趁机将那小男孩拉了过去,搂在怀里。林阮见易欢走了过去,也跟了过去。问明清楚,知道是小男孩后退时,不小心撞了那位白胖女人一下。易欢正颜道:“对不起,这个孩子不应该倒走以致撞到太太您。不知太太是否受伤?要不要去医院看下医生?”那么肥壮的人,被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撞一下,会受伤吗?

    那白胖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易欢,见她衣着不俗,暗忖了一下,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和他们一样,来自华夏。”易欢淡笑道。

    白胖女人看了眼站在易欢身后的女佣,目光闪了闪,“没事了。”她动作迅速转身就走。

    易欢看着那个侍者,“虽然是这小男孩的错,你可以责骂他,但你不该动手打人。”

    那侍者陪笑,“小姐说的是。”

    易欢也知道这些洋鬼子,狗眼看人低,也没多理会他,回头对那妇人和小男孩道:“没事了,别害怕。”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那妇人跪下磕头,那小男孩也跟着跪下了,妇人知道若不是这位小姐出面,今天的事不会善了。

    易欢上前扶起她,道:“不用谢,你这些花怎么卖?”

    “小姐喜欢,就送给小姐。”那妇人身边放着一个竹篮,篮子里放着数十枝鲜花。

    易欢摇摇头,“白送的我不要。”说着,掏出十元花旗钞递给她,“够了吗?”

    “小姐,您给多了。”那妇人道。

    “多的就算是小费吧,拿着,快带孩子回家吧,刚才怕是吓坏了。”易欢笑道。

    那妇人牵着小男孩的手,抹着眼泪走了,今天出门遇贵人啊。这一幕,被刚进门的那威廉看到了,不过易欢和林阮没有看到他,她们回到了座位上。

    六月十日,学校举办毕业舞会,因为禁酒令,往年玩得很疯狂的毕业舞会,今年略微显得有点冷清,大家端着雪碧斯斯文文地或坐或站地聊天,在湖畔边等着看烟花。易欢看着他们手上那一瓶瓶的雪碧,满意地笑了,詹姆士能力真不错,居然说服了学校董事会,为毕业舞会提供饮料。

    天色暗了下来,湖边上绽开了五彩缤纷的烟花,这些烟花是从华夏国购买的,看着上空绽放的烟花,易欢感慨地道:“华人心灵手巧,华夏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最聪明的民族。”



------题外话------

    昨天那章内容说是涉及到了历史,要求修改,这章的内容我不得不重新写,因而更新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