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从支教到巨星 > 第六十八章 礼物
    “阿姨,不要伤心,我这不回来了吗?肯定给你督促他,让你早日抱上孙子。”胡杨安慰道。

    “阿姨没有白疼你,还是你最了解我,哪像他这个白眼狼,都不知道我这个做妈的想什么。”她宠溺的看着胡杨,然后用眼睛狠狠的剐了下靠在旁边沙发上的舒付。

    舒付听到自家老妈的话,再次忍不住翻翻白眼。

    偏心到这个程度。

    要不是胡杨长得一点都不像他爸和他妈。

    舒付都真的认为胡杨才是他们的儿子,自己是他们报装电话的时候,电信局免费送的。

    胡杨在一旁不厚道的露出笑容。

    “阿姨,我给你带了些藏区特产。”胡杨想起来了。

    从背包中拿出一个大袋子。

    放在沙发前的红木桌上。

    “阿姨,这是我从藏区带出来的雪莲花,它有一个非常好的功效,那就是可以做美容面膏,这可是纯天然,不添加任何的化学药剂的。”

    “阿姨你自己有没有发现,你的皮肤好像比以前差了一点点啊,是不是最近没有睡好?”

    胡杨的话充满替她心疼的语气。

    “哎,你也发现了,我也这么觉得啊,你叔他还说没有,就会敷衍我。”

    周阿姨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

    “妈,胡杨他就是个马屁精,他都快三年没见你了,你也老了,皮肤能跟以前一样吗?”舒付在一旁忿忿不平的指着胡杨说道。

    “滚....滚....你给老娘有多远滚多远,当初生块叉烧都生你个没良心的好。”周阿姨站起来指着舒付怒道。

    胡杨赶紧拉她坐下好好的安慰她。

    难怪舒付现在还是单身狗一个,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长得也不错,家里也很有钱,但总找不到女朋友。

    之前胡杨还是挺疑惑的,现在有点明白了。

    “阿姨,莫生气,你想想,最后吃亏难受的还不是你,用不着和他生气。”

    或许胡杨的安慰起作用了。

    周阿姨拉着胡杨的手说道:“还是你心疼阿姨,不像他们父子两个没良心的。”

    胡杨在陪她低声的聊着,舒付看到没人理自己,也就待在另一旁自个玩手机去了。

    教她如何使用雪莲花制作美容面膏.....

    至于雪莲的药用价值,胡杨也就随口提了一句。

    因为对于女人这种神奇的生物,美容是永恒不变的话题....

    所以胡杨也不会扯什么雪莲花炖汤喝或者药用有什么价值的,这些对她们来说都是“废话”。

    还不如一句:可以让肌肤更年轻更水嫩.....

    “阿姨,这个噶(ga)乌(藏语,护身符的意思)送给你的,还有另外两个送给舒付还有叔叔的。”胡杨拿起放在旁边的噶乌说道。

    “这个干什么用的?”听到胡杨还有东西送给自己,舒付也不玩手机了。

    胡杨轻声的解释噶乌,也即是华语中的护身符的意思。

    另外还有拿起三个用鸡血藤做的镯子。

    “这个我是在冈仁波齐转山带着的鸡血藤,传说中走过朝圣路的鸡血藤都能够为亲人朋友带来好运和祝福的。”胡杨将它放在阿姨的手心上。

    他在村子的时候,请了村子里的长者帮忙雕琢成精美的镯子。

    周阿姨听到胡杨的话,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

    东西不在乎珍贵与否,只在乎它能否代表着胡杨的心意。

    她一开始对胡杨好,不过是看着他是舒付的同学还有身世比较可怜。

    但后来她是真的喜欢上胡杨这个懂事聪明的孩子,也将他当成自己的孩子那样对待。

    不,应该说比对舒付还要好。

    能够将自己放在心上,讨自己欢心,周瑶自然更加开心和满意了。

    因此,听到胡杨的话,她连忙将手上的玉镯脱下来,带上了胡杨送给她的鸡血藤手镯。

    雪白的手臂,红褐色的鸡血藤相得益彰。

    “真好看!”她很满意的看着手腕上的镯子。

    舒付也拿起一个带上,觉得也很不错的。

    “阿姨,我寄过来的那些行礼在哪?”胡杨笑着问道。

    “嗯,在你那个房间,我妈还给你留着呢。”舒付说道。

    顿时,胡杨露出灿烂的笑容

    读书的时,舒付经常带自己来吃饭,很多时候就会留下来过夜。

    甚至大一暑假的时候还在这里住了差不多半个月才回家。

    不过这些往日的事,经过十多年的酝酿,早就变成了醇厚的感情。

    往日的不拘小节,在今天似乎也变成生命中注定的缘分。

    “阿姨,我给你带了件藏区的衣服,不知道合不合身,我去拿出来。”胡杨看着阿姨说道。

    顿时,她眼睛一亮。

    “阿姨和你一起去,都迫不及待了。”说着也跟着起身。

    “太太,糖醋排骨是你来做还是我来?”厨房中忙活完的余婶问道。

    周阿姨停住脚步问道:“其他的都做好了吗?”

    “差不多了,就剩下糖醋排骨了。”余婶擦干净手走出来。

    “余婶好!”之前看到阿姨,太激动了,都忘记和余婶打招呼了呢。

    阿姨想了下笑着对胡杨说:“衣服我们慢慢再看,阿姨先给你做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他含笑的看着阿姨点点头。

    糖醋排骨,是自己最爱吃的一道菜。

    胡杨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她做这道菜,有妈妈的味道。

    从此,只要自己来了,她都会亲自下厨给自己做糖醋排骨。

    看着她往厨房走去,有些忙碌的身影,还不时回头看了眼还站在那里的胡杨,露出温润的笑容。

    阿姨,对自己真好!

    站了一会之后,胡杨轻车熟路的到楼上的房间去。

    看着上面还没有拆开的快递包装,从抽屉中拿出一把剪刀剪开。

    床单被子都是新的。

    胡杨小心的从那个大包袱中拿出一件精美的藏族特色服饰,还有很多配饰放在床上。

    里面还有四件。

    那是准备给师母、岳母还有两个小姨子的。

    检查一下,并没有坏。

    这个是必须要检查一下的,不然的话,送一件坏的给她。

    不管胡杨知不知道,都是一件比较尴尬的事。

    拿着衣服出来。

    就看到楼下客厅上多了几个人在沙发上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