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已拨通119 > 第二十八章 段家祖孙
    听裴浩远说得这么热情,程成感觉有点儿不好意思,他笑着说道:“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我得换身衣服和你正式地见一面了。”

    裴浩远看了看程成一身的消防员服,说道:“这就很正式了,没有比这更正式的了,说实话,你就算是穿这身儿衣服去迎娶新娘子,那都绝对OK的。”

    苏心怡和程梓一起笑了起来,程成刚才说得有趣,后面回答的也挺幽默,消防员的队服当成是结婚礼服,她俩倒是头一回听见。

    裴浩远见消防支队那边仍旧很忙,他便说道:“你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们和你聊天恐怕会打扰到你的工作。要不然,咱们约个时间大家一起找个地方喝喝茶,好好聊一聊,你看怎么样?”

    程成想了想,说道:“喝茶,我到现在都还没养成这个习惯,不过倒是可以试一试,咱们以后约个时间吧!”

    这个时候,队里那边有人喊道:“程成,过来,又有任务了!”

    程成连忙答应一声,冲着苏心怡她们挥了挥手,说道:“又有任务了,我可能还要去出任务,你们先走吧,咱们再约时间!”

    裴浩远说道:“又要出任务,感觉你真的很忙啊,不过,我也没看到附近有着火的地方呀!”

    程成笑道:“出任务不见得是非要哪里着火,现在消防员的工作也不是只限于救火,在紧急事情里面,只要是需要用到消防员的地方,我们就全都要出任务的!”

    裴浩远有点儿小尴尬,说道:“我对你们的工作以前是真不了解,不过现在看起来,对你工作的初步印象就是特别忙,不耽搁你时间了,你快回队吧!”

    程成大步归队,苏心怡和程梓带着裴浩远离开了消防支队,返回到车上,他们刚启动车子,还没等进入正道,就见消防车呼啸而过,看来程成刚回来又出任务了,确实是一个接着一个,消防员的工作还真是一等一的辛苦。

    裴浩远说道:“程梓,你哥哥有没有想过换工作啊?他这个工作,我看也太累了!”

    程梓摇头说道:“我哥没说过想换工作,他倒是挺喜欢这份忙碌的,而且你也知道了,他从小就喜欢助人为乐,消防员这份工作,对他来讲确实是挺适合的。”

    因为说话,裴浩远分了一下神,结果不小心刮了道边一个骑电动车的人,骑电动车的是个老人,后座上还带着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小男孩。

    幸亏裴浩远的车是刚刚起步,速度不快,而老人在看到有车过的时候,也快速地躲了一下,所以虽然刮到了,但是并不严重,老人的车也没有倒地,只是电动车的后视镜被刮歪了。

    裴浩远连忙把车停下,下了车,跑过去对老人说道:“叔叔,您没事儿吧,您看看有没有受伤,还有您这是小孙子吧,有没有受伤,你要觉得哪里不舒服,咱们这就上医院,可不敢耽搁!”

    老人摇了摇头,说道:“多大点儿事儿啊,还上什么医院呀,也没刮到人,就这个车的后视镜给刮歪了,这也不能完全怪你,我也是自己没小心行啊!我看你的车也刮了一条道子,咱们谁也不让谁赔,你看怎么样,就算叔叔占你个便宜!”

    裴浩远心想:“这位叔叔还真是挺讲理,一点儿没有想讹我意思!”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宝马车,就见车门上果然有一条刮痕,刮痕也不是挺严重,就算是修补也不会费多少钱,不算什么大事。

    他回过头来,对着老人说道:“那行,咱们就把话说开了,谁也不知道谁赔,大家以后都小心点儿,对不住了,这也是吓着您了,您还带着小孩呢,我以后肯定会小心!”

    老人连连摆手,说道:“没事儿,没事儿,走吧!”

    裴浩远这才回到了车上,启动车子离开了现场,而他从后视镜里看到老人也继续前行,不多时,便消失在一个拐弯处。

    苏心怡问道:“三表哥,刚才是怎么回事,你没有撞到人吧?我看他们好像没什么事!”

    裴浩远说道:“嗯,没撞到,就是我的车和他的后视镜刮了一下,把他的后视镜给刮歪了,我的车门上有了道划痕。”

    苏心怡说道:“那你们把话说开了,不用互相赔吧,我看你没给他名片电话什么的!”

    裴浩远说道:“那叔叔挺讲理的,绝对没有说要和我怎么怎么样的,网上流传的那些段子,看来都不靠谱儿。不过,这也是一个小教训,开车还得小心点,遇上个讲理的,这是没啥事,要是遇上一个不讲理的,这事情发展成什么样子,那还说不准呢!”

    苏心怡说道:“那你开车小心点儿,我们也不和你说话了!”

    裴浩远开着车,把苏心怡和程梓送回了学校,程梓对学习特别看重,立刻就找人去借课堂笔记了,苏心怡则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写蛋糕店的运营计划。

    在马路上和裴浩远的车发生刮蹭的那位叔叔,带着他的小孙子返回了自己的居所。

    这是一个很有年头的老小区,小区里面都是不带电梯的六层小楼,小楼里面有很多的住户,由于是老房子,住户和住户之间的空间比较局促,而且每套房子的居住面积都不大。

    而正是由于居住面积不大,所以很多家庭的东西在房间里面放不下,只好堆放到了走廊,使得走廊很乱,到处都是杂物。

    叔叔姓段,邻居都叫他段阿伯,他的老伴多年前就去世了,儿子和儿媳妇去了外地工作,现在在上海只有他和他的小孙子段明明,祖孙两个人生活。

    每天段阿伯都骑着电动车,送段明明上下学,回到家以后段阿伯做饭,段明明写作业,两个人过的生活很有规律。

    段阿伯把电动车停到了楼下,然后他拎着电动车的电池,一步步地走上了六楼,他家住在顶楼,幸亏段阿伯的腿脚还可以,否则的话,别说拎着电池上六楼了,就算是光爬六楼的楼梯都够他喘一阵子的。

    进了屋之后,段阿伯给电池充上电,然后就给小孙子做饭去了。

    段明明则很懂事地坐在客厅里面,他拿出作业本,自己开始写作业了。

    祖孙两个人的生活每天都是这样,如果段明明作业写得快,那么晚上还允许他看一会儿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