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道友请慢走 > 第九章 本源之力
    “这是什么地方?”

    一阵眩晕过后,刃无心察觉已经踩到实地,耳边传来哗哗的水声,听声音!水流很近。

    过了几息,眩晕感消失,刃无心睁开眼四下打量,就看到,在丈许外,一道瀑布落下来。

    四处转转找寻出路,刃无心很快就失望了,他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山洞里,山洞不大,也就三四丈见方。洞中除了一道不知从何处落下的瀑布,以及一条流入地下的小溪,就只有洞中零散的几块石头。

    山洞唯一的光源,是那道瀑布,似乎是瀑布的水流带来的光亮,但刃无心知道这不可能。

    “这里是真实的,还是阵法幻境?”

    伸手进瀑布落下的水流当中,感受着水流带来的冰凉,刃无心对这是幻境的想法淡去,就在他想要往四周的山壁上摸索时,哗哗!瀑布水流落下的速度忽的变了,在快速变缓。

    十几个呼吸后!水流落下的速度不再变化,这道不知从何处发源的瀑布,忽的猛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惊的站在近前的刃无心级疾退而出,退到了两三丈外。

    “古怪果然在这道瀑布之上,我倒要看看,你要闹什么幺蛾子,嗯?”

    抬手挡在眼前,遮蔽强光,刃无心眼睛微眯着,透过指缝,勉强能看清楚瀑布的变化,他忽然间看到,瀑布之上有模糊画面闪现,刺眼光亮也刹那间变柔和。

    瞪大眼睛,刃无心紧盯着瀑布,等着上面映出的画面变清晰。

    画面快速闪变十来个呼吸后,终于平静清晰起来,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刃无心眼中,让他瞬间红了眼:“父亲!怎么会是你?难道这里是您布置的?你和娘现在到底在哪啊?我真的很想你们。”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刃无心定定的看着水流上父亲的面孔,他一下感觉有无数的话,想要对父亲说,但又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只红着双眼,看着!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心儿!爹接下来要说的话,你一定要谨记心底,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切记。”

    瀑布流水上浮现的面孔,忽的张嘴说话,声音是那样的熟悉,这一刻!刃无心无比欣喜,欣喜自己来了流云山脉,进了这个远古秘境,得以恢复记忆,让他记起了曾经和父亲的一点一滴。

    很显然!刃无心的父亲曾在这里使用大手段保存下来一段留影。听着父亲的诉说,期间刃无心好几次想要打断询问,发觉行不通,只得认真听着,他要把父亲说的每一个字,铭记心中。

    留影最后!父亲对刃无心说:“心儿!要是某天爹和娘都不在你身边了,答应爹!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要快乐开心的活着,只要你过得好,爹和娘就放心了,也会很开心。”

    “爹~”

    流水的速度一瞬间恢复,哗啦啦水流声也回来了,一道流星般的晶光,一闪投入到刃无心眉心里。

    刃无心一下扑到瀑布下的小水潭里,任凭水流打湿全身,也一次又一次的,伸手想要从落下的水流中抓到些什么。

    他这样做,显然是徒劳,流水哗啦啦,留影不再,跪坐在没膝的溪流中,刃无心放开所有,放声大哭。

    瀑布留影消失的瞬间,遗迹外!变故骤然出现,原本护卫整个遗迹的结界,如被戳破的泡泡一样,砰然瓦解。

    “太好了!结界没了,终于可以进去。”

    早就在遗迹前等的不耐烦的十几个先天境高手,很快察觉到结界瓦解,他们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冲进了遗迹区域。

    对这些先天境高手来说,现在这个没了屏障的远古遗迹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里头的宝物还不是任凭他们予取予夺。

    “这是怎么了?”

    结界破开,遗迹里瞬间起了变化,这使得身在其中的众多武者,比外头的先天境高手还要先察觉异常,但他们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出来了!我出来了,呜呜呜……”

    遗迹里出现变化,对那些被困幻境的武者们来说,无疑是件好事,他们瞬间得以从幻境里脱身,煎熬许久的人们,有不少在确定自己脱身之后,哭了出来。

    但对有些人来讲,遗迹里突起的变故,就不那么友好了。

    “啊!妖兽、有妖兽,快逃啊。”

    有一些运气不好的,遗迹突变后,就遭遇了妖兽,这无疑是致命的,遗迹中!开始出现伤亡,原先幻境里发生过的惨剧,眼看变成现实。

    轰隆隆!

    也不知道是哭了多久,忽的从刃无心身后的洞壁,有响动声传来,他转过头一看,山壁上居然开出来一个洞口。

    “爹!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等着你和娘回来。”

    最后看一眼徐徐落下,似永远也不会断的瀑布水流,刃无心抬袖拭去脸上的泪,走出了山洞。

    咚!

    出了山洞,还没走出几步,刃无心就听到身后传来巨响,等他回头去看时,只看到洞口那里被烟尘遮蔽。

    深呼一口气,少年又恢复如往常一样,平静而自信。

    抬眼看看天空中的太阳,刃无心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因为这件东西,我们一家家破人散……”

    想到这里,刃无心抬起的手颤动了一下,咬咬牙!他平复了一下情绪,抬眼看向之前的山洞方向:“爹!您既然这么相信我,将这件关乎整个南斗界安危的东西交到我手里,我定不会让您失望,啊……”

    一声惨叫,刃无心忽的跪倒在地,他的脸孔扭曲变形,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好痛苦!我的头,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是、是那个东西,啊……”

    虽然想明白是什么让自己突然间这么痛苦,但刃无心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等他想到办法,少年再次惨呼一声,嘴角有鲜血流出来,人往后一仰,昏倒在地。

    呼呼~

    轻风吹过,吹起刃无心额头发丝,却吹不散他脸上的痛苦之色,就算昏迷过去了,少年依旧在承受着强大痛苦,以至于他昏迷中,全身还在颤动,额头上更是冷汗直流。

    刃无心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是一缕南斗界本源之力,珍贵无比。

    这种寻遍整个世界找不到到第二件的宝物,就是那种站在整个世界巅峰的无敌修士,也是极度渴望的。

    刃无心没有想到,他刚在心底发誓,要用生命保护这缕本源之力,不让它暴露在外人面前,就引来意料之外的变故。

    或许是因为感受到刃无心发下誓言时的真诚,原先包裹在本源之力外,父亲留下的一层强悍封印力量,居然瞬间散掉,这下!没了封印的本源之力,轻易就溜进了少年的灵魂海,肆虐起来。

    这时候要是有强大修士在场,透过灵识,一定能够看到,刃无心的灵魂海正被七彩光芒笼罩,不知道何种原因,原本应该极难被利用的本源之力,居然在快速融入刃无心的灵魂海之中。

    “唔!感觉脑袋差点爆炸,父亲给我的本源之力,怎么会突然间暴动?嗯?现在好像又没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刃无心慢慢醒了过来,他感觉全身无比的舒爽,头脑好想也比以前要通透,一翻身站起来,刃无心忽的闻到自己身上散发着臭味。

    翻开衣袖一看,刃无心差点没呕出来:“啊!我身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污垢?莫非?一定是了,一定是本源之力帮助我重新改善了体质,这种情况,是修士通过修炼,体质获得改善的时候,才有的变化。”

    不多想!刃无心只想快点找个有水的地方,洗一洗。

    找到一条小河,脱去衣物,在河水中清洗身上污垢,刃无心的脸上,笑容怎么也止不住:“这下子!我一定能在暗影大会前,真正成为一名修仙者。”

    从未有过的自信,在刃无心的胸膛里蔓延,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不知道刚才我昏迷了多久,该去找龚萱他们了。”

    洗净身体,穿好衣物,刃无心想着应该马上去找到两个同伴。

    找了小半个时辰,刃无心终于在一片破败亭台楼阁间,见到了龚萱和廖子平,他们正在这片古旧建筑间认真找寻。

    “无心!太好了,你也成功了。”

    看到刃无心,龚萱高兴的跑过来。

    走上前!刃无心冲女孩微微一笑:“怎么样?收获一定不少吧?”

    “我获得一部地品中级功法,还从这栋典籍阁里,拿到这个。”

    女孩对刃无心毫无保留,把一切都告诉他。

    看到龚萱拿出的,是一本修仙初识,刃无心点了点头:“收起来吧!这本书很有用,还有!以后不要轻易把这些告诉别人。”

    “哦!嘻嘻,我刚才已经告诉廖子平,我这就去警告他,不要给我到处乱说。”

    收起书册,龚萱拉起刃无心,跑向不远处正在石亭里摸索的廖子平:“贪心鬼!都获得功法了,还不满意,还想找些什么?对了!我功法和书的事情,你可不要告诉给别人,知道你嘴不严。”

    “放心吧!我不往外说,是无心提醒你的?无心!你也拿到功法了吧?品阶如何?”廖子平看向刃无心。

    摇摇头!刃无心面露遗憾:“你知道的,我测过那么多次,都是没有修仙资质,这次也一样,没什么收获,找了很久才来到这里,你呢?功法和我分享一下呗。”

    刃无心打趣着说。

    廖子平愣了一下,很快又略显歉意的说:“我得到一部秘籍,但仙家手段很玄的,没办法告诉无心你,很抱歉。”

    廖子平虽然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但从他眼底怎么都掩不住的雀跃,可以看出来,他对这次的收获很满意。

    啪!轻拍好友肩膀,刃无心哈哈一笑:“你可一定要好好修炼,萱儿也一样啊,不能白费了这次的仙缘,等你们以后修道成仙了,可别忘了我这个老朋友。”

    “那是当然,我可是要做女仙的,到时候御剑飞天,追云逐月,多美!”

    龚萱的话,引得这里笑声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