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恐怖玄幻世界 > 第七章 村民家的诡事
    为什么提到祭灵黄老先生会恐惧?

    自从在村口感受到被窥视的目光后,秦泽就一直觉得这个透着邪异的祭灵不会简单,说不定就是一尊邪灵,黄老先生一定知道什么内情。

    只是看样子就算他进去询问黄老先生也绝不会说的,说不定还会把他直接轰出去,秦泽也就没有去自讨没趣,只能以后找机会了。

    不过从黄老先生的话里他也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至少这个世界是存在武者的,武者可以避免被寻常鬼怪的侵害,比寻常人的生存几率更大一些。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成为武者。”秦泽暗自道。

    “小二,原来你在这啊,可算找到你了。我刚去你家找你,结果你没在。”这时忽然有一个兴奋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秦泽扭头看去,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壮小伙朝自己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咧嘴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通过脑海里的记忆他立刻认出这个黑小子的身份,是这具身体的发小,小名叫黑娃,两人岁数差不多,关系平日里也是极好的,秦父去世后守灵的前两个夜晚都是他陪着秦泽一起度过的,只是第三天实在熬不住才回家休息。

    “小二你来学堂这里干嘛,难不成又想上学啦。”黑娃走过来,搂住秦泽的肩膀大大咧咧地道。

    秦泽有些不适这种亲密,但还是克制住了推开的举动,摇摇头道:“只是在村子里随便逛逛,走到这里累了,顺便歇歇脚。”

    秦泽的态度和以往不太一样,没有像之前无间了,不过黑娃以为秦泽还在为秦父的去世难过,并没有多想,连忙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小二你别难过,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黑娃干别的不行,但甭管是打架还是干活都不含糊。”

    见黑娃发自肺腑的话,秦泽笑了笑道:“对了,你来找我干什么。”

    “本来想找你去掏鸟蛋的,可一路走过来连一棵树上都没有鸟窝,真是扫兴。”黑娃沮丧地道,“记得上次咱们烤的鸟蛋可香了。”

    秦泽一脸无语,记忆中黑娃唯一的爱好大概就是吃了,这家伙的饭量从小就很大,他爹都险些养不起他,不过饭量大的好处也有,就是他长得又黑又壮,比同龄人要高出半个脑袋,干起农活十分有力气。

    “黑娃,咱们村子里有武者吗?”两人离开学堂,在村子里边走边说,秦泽试探性的问道。

    “不知道,什么是武者?”黑娃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以他的怠性子才不会注意这些,如果问他谁家的鸡鸭最肥,什么野味最香,绝对不带犹豫张口就来。

    “那你觉得村子里谁最厉害呢?”秦泽想了想,换了一种问话方式。

    “那肯定是李二叔啊!”黑娃不假思索地道,“上次我去李二叔的铁匠铺捣乱,结果被他抓住一顿揍,连反抗都反抗不了,就跟小鸡崽一样,我爹都没这么大的力气。”

    秦泽知道黑娃口中的李二叔,那是村子里唯一的铁匠,不过说起自己被揍这种糗事黑娃倒没有任何羞愧,眼中反而还有着对对方的佩服之意。

    秦泽点点头,再次问道:“那你觉得村长厉害不?”

    “小二你是不是傻了?”

    黑娃仿佛看白痴一样看了看秦泽,“村长那老头年纪那么大了,胡子一大把,比我死去的爷爷岁数都大,瘦的就跟骨头架子似的干巴巴,吹口气重了我都怕把他给弄死。”

    “好吧。”

    秦泽点点头,在他的印象里平日很少露面的村长确实是这么个形象,不过村长是否真的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老头子尚且待定。

    就在俩人有一句没一句闲聊的时候,村子里却出事了,一户人家中忽然冲出一个神色慌张的中年妇人,站在栅栏门口大声呼叫起来:“快来人啊,救命啊,俺家出事啦!”

    “怎么了?”这个声音立刻引起了秦泽与黑娃的注意。

    “好像是张四叔家出事了,那是花婶吧。”黑娃张望一眼,不太确定地道。

    “走,去看看。”秦泽一拍黑娃的肩膀,两人立刻朝着那边赶了过去。

    一同赶过来的还有其他村民,有人连忙问道:“他花婶,出什么事啦?”

    中年妇人站在自家门口,一脸惊慌,都快急哭了,“你们快帮帮忙,我家老头子疯了!”

    在众人的追问下,中年妇人花婶把经过说了出来,她的丈夫李四今天一早醒来就有点不大正常,一直喊饿,她连忙起来给丈夫做饭,结果张四把食物吃完之后还要不停的吃,不给就急眼,就像失去理智一样十分吓人,中年妇人害怕了,只得跑出来求救。

    “是不是张四太饿了。”有人说道。

    “不可能的,他把家里储存的半个月口粮都吃光了...可还是吃不饱...”中年妇人花婶哽咽着。

    一众村民互相对视几眼,有些不安,毕竟这个世界神神鬼鬼的诡异东西不少,张四别是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这时人群中一个穿着短衫的健壮中年男人开口道:“那大家就一起进张四哥家看看吧,真有什么事的话大家也能帮忙。”

    这个中年人就是黑娃口中的李二叔,是村子里的铁匠,同辈的人都称呼他的名字或者李铁匠,像秦泽等小辈都称呼他为李二叔,胳膊比寻常人的大腿都粗上一圈,孔武有力,就像一头健壮的公牛。

    而且李铁匠的性格很是爽朗,平日里对街坊邻里都没少帮衬,在村子里很有威望。

    听到李铁匠的话大家都表示赞同,一众人便进了张四家,秦泽和黑娃也跟在人群后面挤了进去。

    这一进去,一众村民就呆住了。

    只见院子里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血迹斑斑,几只鸡鸭牲畜的尸体丢在地上,死状凄惨,满身都是缺口,皮肉像是被生生咬下来一样,一只还未死彻底的公鸡爪子还在抽搐,但鸡脖子上只剩下一层皮肉连着鸡头,殷红的血迹流淌,眼见是不活了。

    “怎么连活物都咬了。”

    “这可是连皮带毛的生肉啊...”

    “张四叔该不会是...”一个较为年轻的村民有些迟疑,最终还是没把‘中邪’俩字说出口。

    “乡亲们,快帮帮我家老张吧!”花婶看到自家院子里的惨状差点没晕过去,哭嚎着叫了起来。

    人群中的秦泽低头看去,看到滴沥的血迹从院子里一直淌到屋内。

    虽然现在是大白天,但敞开着屋门的屋子里却是一片漆黑,竟什么也看不到,透着一股阴森森的异样感觉,令人极为不舒服,不敢贸然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