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儒道诸天 > 第132章 圣姑有请
    曲洋说道:“是我们圣姑想要见秦大人。下个月初六,圣姑将会在洛阳城外的绿竹巷,恭候秦大人的大驾。”

    日月神教的圣姑“任盈盈”,在江湖中也算是号人物。地位比起曲洋这位长老还要高一些。

    秦至庸笑着说道:“我和你们日月神教的平一指大夫算是有点交情。我欠了他一个人情,就相当于是欠了你们日月神教人情。你们圣姑不会是向我‘讨债’来了吧?”

    曲洋尴尬一笑,说道:“圣姑的心意,不是老朽所能揣测。”

    秦至庸欠了平一指的人情,曲洋和任盈盈都知道。

    他们肯定是想要在秦至庸这里得到点什么。

    毕竟,秦至庸除了是朝廷的锦衣卫,还是一位刀术通玄的绝世高手。

    能和一位绝世高手拉上关系,那是巨大的荣幸。想来任盈盈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秦至庸点头道:“好。下个月初六,我一定去洛阳见你们圣姑。”

    曲非烟眼睛清澈,目不转睛地盯着秦至庸。

    秦至庸穿着白色的长衫,平易近人,和在刘正风府上的时候,判若两人。秦至庸用刀的时候,那可是锋芒毕露,气息凌厉,让人不敢直视。

    可是现在,秦至庸完全就是一个读书人,一个气质儒雅的君子。

    “秦大人,你武功那么高深,不知道和我们东方教主相比,谁更厉害?”曲非烟忽然问道。

    曲洋脸色大变,连忙呵斥道:“非烟,不可放肆。”

    练武之人,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武功比别人低。

    武功的强弱,关系到自己的江湖地位,更是涉及到了脸面和切身利益。

    曲非烟这丫头太不懂事,简直就是口无遮拦。这样的问题,私下讨论无所谓,当面问出来,就很有问题。

    秦至庸温和地说道:“曲长老,没关系,你孙女天真烂漫,很可爱。小丫头很机灵。”

    秦至庸抚摸了一下曲非烟的脑袋,笑着说道:“你叫曲非烟是吗?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你们东方教主是‘天下第一’高手,当然是他更厉害。当年封禅台一战,东方教主以一人之力,对抗五岳剑派的所有高手,大获全胜。十年过去了,你们教主再没有出过手。他现在的武功到了什么样的境界,无人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比当年更强。”

    秦至庸不是谦虚,是实话实说。

    秦至庸虽然没有和东方不败见过面,但内心深处觉得,单凭武功而言,自己可能不如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的轻功快如鬼魅,飞针的穿透力,秦至庸肯定抵挡不住。

    若是秦至庸把内功修炼到了岳不群那样的层次,配合自身强大的体能,就有底气和东方不败一较高下了。

    ………………

    劳德诺是岳不群的二弟子。其实他的真实身份是嵩山派掌门左冷禅的三弟子。拜在岳不群门下,劳德诺与其说是来学艺,还不如说是来监视华山派。

    只要华山派有了风吹草动,劳德诺就会立刻通知左冷禅。

    孙茜拜在华山派门下,成为宁中则的弟子,只能算是一件小事。

    华山派每年都会招收几个弟子,不奇怪。

    但孙茜是秦至庸的妹妹,华山派和秦至庸拉上了关系,那就是大事情了。劳德诺必须要把此事告知左冷禅。

    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劳德诺前些天还刻意讨好孙茜。

    华山派里,和孙茜关系最好的就是劳德诺和岳灵珊。林平之一门心思想着自家的剑谱,练华山剑法不用心,哪里有精力去交朋友?

    大师兄令狐冲放荡不羁,每天潇洒得很,最近又闯祸了,被岳不群关到思过崖,让他闭门思过。

    把情报送出去了以后。

    劳德诺心中暗道:“我只能把自己知道的事情毫无保留地送回嵩山派。掌门人睿智,肯定能猜透秦至庸和孙茜是在搞什么鬼。一位绝世高手,不传授自己妹妹武功刀法,反而把她送到华山派来学剑法。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

    思过崖上。

    田伯光来找令狐冲,二人相斗,令狐冲不敌。风清扬现身,传了令狐冲几招剑术,让令狐冲击败了田伯光。

    打发走了田伯光。令狐冲才向风清扬恭敬道:“徒孙令狐冲,见过风太师叔。”

    风清扬须发皆白,身穿粗布麻衣,风度翩翩,仙风道骨,犹如神仙中人。

    他看了令狐冲一眼,说道:“冲儿,你是个练剑的胚子,剑道上的天赋极高。你师父岳不群,实在是不会教徒弟,硬是把你教成了木头疙瘩。差点就把你一身的剑道天赋给埋没了。”

    令狐冲苦笑一声,说道:“太师叔过奖了。徒孙哪里是什么剑道奇才。小师妹才是真正的奇才呢。她来华山派还不到一个月,就把基础剑法练得极为纯熟,内功也入门了。现在师娘正在传授小师妹养吾剑法。相信不久之后,我这个大师兄,就不是她的对手了。”

    孙茜刚开始练剑的时候,慢吞吞地样子,令狐冲还取笑过她,觉得她太傻。现在看来,真正傻的人不是孙茜,而是自己。

    孙茜的进步,让令狐冲感觉到了压力。

    要是不久之后,小师妹的武功剑法超越了自己,那让师弟师妹们,怎么看待自己这个做大师兄的?

    风清扬说道:“你是说孙茜那丫头吧。”

    令狐冲说道:“太师叔你知道小师妹?”

    风清扬点头道:“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她和秦至庸上华山的第一天,老夫就知道了。孙茜的剑道天赋虽然不错,但是和冲儿你相比,还有些不如。不过,她有一个了不起的哥哥。秦至庸很会教弟子,孙茜的武功根基牢固,剑法能突飞猛进,他不可没。”

    令狐冲心中好奇,说道:“太师叔,秦大人的武功的确厉害,嵩山派的费彬师叔,被他一招打成了重伤。他的刀法更是快如闪电。刀一出鞘,只见刀光,不见刀。江湖之中,人人都知道天下第一是东方不败。不知秦至庸和东方不败,谁更强一筹?”

    风清扬说道:“秦至庸像是个书生,他的武功,不显山不露水,老夫有些看不透。盛名之下无虚士。东方不败既然被人公认是‘天下第一’,那就必有过人之处。秦至庸的武功就算比东方不败弱,怕是也弱不了多少。冲儿,秦至庸和东方不败都当今的顶尖高手,他们谁强谁弱,和你没有关系,因为你和他们不是一个层次。老夫这里有一套独孤九剑传授给你。哎,老夫年岁已大,独孤九剑是该有个传人了。”

    独孤九剑成就了风清扬在江湖上的威名。

    但是风清扬不希望把这套剑法带到棺材里。

    令狐冲眼睛一亮,高兴道:“多谢风太师叔。学会了独孤九剑,就不用担心小师妹的武功剑法超越我了。”

    风清扬摇头,说道:“孙茜那丫头治学严谨,克己修身,练武专心,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冲儿你要是不用心练剑,就算练成了独孤九剑,将来依然会被她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