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亲自接应
    新年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

    尽管这片土地正在遭受着战争带来的苦难,可是春节这个传统节日,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都是最重要的节日。

    再难,也一定要把年给过了。

    烦心的事情,都留到年后去吧。

    上海虽然遭到了三个月的战事,可是在公共租界,并没有遭到太多的破坏,年味在这座城市里,还是表现的非常浓郁的。

    那些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的外国人,同样也愿意参与到这场中国人一年一度的盛宴中来。

    “嗯,不用担心,我这里很好。没事,单位里有的同事和我一起过年。我一时半会过不去,我会让老板尽快向办法的。电话费挺贵的,帮我亲亲孩子们。嗯,再见。”

    吴静怡挂断了电话。

    上海和香港的通话,是1937年2月开通的,比上海到东京的通话要晚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而且电话费奇贵无比,如果不是特别要紧的事情,大家是宁可选择电报方式联系的。

    丈夫带着孩子生活在香港,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吴静怡的真实身份。

    吴静怡的丈夫也更加不会知道,他的那个平时柔弱,一门心思照顾家庭的妻子,其实是让日本人胆战心惊的女杰,是指挥着无数特工的了不起的大人物。

    在公共租界工部局的调停下,中日特务机构暂时停止了延续三个月之久的血腥暗杀和反暗杀。

    上海公共租界,暂时进入到了一个和平期。

    只是这个和平期能够维护多长时间,谁都说不出答案来。

    也许一个小时之后,偶然的一次擦枪走火事件,迅速的又会把上海卷入到战争之中。

    “报告。”

    “进来。”

    叶蓉走了进来:“静安寺‘老东铺药店’,新增三名日本特务……愚园路那里,我们的一组特工在跟踪的时候,与日特发生正面冲突,一人轻伤,巡捕房将所有人带走,询问一个小时候释放……此外,在日本领事馆附近我方监视特工奉命换岗……”

    看起来零零碎碎的琐事,构成了上海公共租界敌我双方斗争的全部。

    “让我们的人尽量保持克制。”吴静怡听完汇报之后说道:“还有,多和周区长程书记那里取得联系,现在局势虽然相对平稳,但也变得更加复杂了……”

    也许是受到了孟绍原的影响,吴静怡也非常的重视培养新人。沈力、叶蓉这一批才从重庆调来的特工,正是吴静怡的重点培养对象。

    如果空暇下来的话,吴静怡会找正宗的老上海人,教他们学纯正的上海话,给他们说上海的一些特殊生活习惯、风土人情。

    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都会生活在这里,既然如此,就必须迅速的融入这座城市。

    其他倒还好办,可是这批新特工中,超过一半以上都是重庆本地人,要让在重庆土生土长的学上海话,实在是太困难了。

    可是吴静怡在这件事情上却近乎于苛刻。

    “我不是要让你们留在上海,我是要让你们和上海融为一体,要让你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让对方以为你们从小就是在上海长大的。沈力,你的家乡口音非常重,别人一听,就知道你是从重庆来的。重庆是什么地方?我们的大后方,你的对手听到你的口音,自然而然的会对你产生戒备,这会让你的任务变得困难无比。”

    这是吴静怡对这些新特工们说的。

    这些人都学的非常用心,尤其是沈力,对自己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他把一些难学的上海话用谐音的方式记在了本子上,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一有空就会拿出本子练习。

    而遇到那些上海本地的特务,他也总会纠缠着对方学习说话。

    这些人里最有天分的就是叶蓉了。她没有费多少功夫,就把上海话学的有模有样的,而且上海时髦女人的打扮、腔调、生活方式,她也掌握的惟妙惟肖。

    天分这种东西,羡慕不得。

    有的人刻苦努力,还不能尽如人意,可有的人,玩着玩着,也没见她多么用功,就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同伴。

    “我游击队燕子支队传来消息,孟绍原已经离开南京,算着时间,如果一路顺利,现在已经进入上海。”

    这是孟绍原想到的联络称呼。

    燕子支队是祝燕妮指挥的游击支队。

    叶蓉一听立刻说道:“那最困难的就是怎么通过日控区进入公共租界了。总指挥,是否要派出人员进行接应?”

    “不必了,没谁比总指挥更加熟悉上海了。”这一点吴静怡倒并不如何担心:“更何况,我们在日控区还活跃着大量的特工,孟主任自己会想到办法的。”

    叶蓉发现,在上海公共租界的这些老特工们,对孟主任都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甚至可以说是近乎盲目的信任。

    在他们看来,似乎没有什么事是孟主任无法办到的。

    只是,吴静怡似乎有些冷酷了一些吧?好歹孟主任是他们的最高指挥官,现在指挥官要从日控区到达公共租界,还是有很大危险的,她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好了,去做事吧。”

    吴静怡面无表情地说道。

    叶蓉一离开,吴静怡在一份卷宗上签下了自己的名义,随即拿起电话:“索尔拉特斯先生,我是吴静怡,请调派给我几个巡捕,安排在进入公共租界的南入口那里。好的,谢谢。”

    挂断电话,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手枪,放到了包里。

    ……

    黑色的轿车平静的在那里等待着。

    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

    吴静怡就这么平静的坐在车里。

    按照自己和孟绍原的约定,一旦无法按照正常线路回到上海,那么他会从这里进入公共租界。

    将由吴静怡亲自负责接应。

    整个军统上海潜伏区,谁都可以出事,只有孟绍原不能出事。没人比吴静怡更加清楚这一点了。

    只是,她不能在部下面前显露出分毫。

    她要让每个人都知道,一个人的生命远远比不上整体的利益。

    几个巡捕在不远处来回走动,那是用来以防万一的。

    还有三十分钟。

    如果过了这个点还没有出现,那么就要到明天了。

    固定的地点,固定的时间。

    不会有例外的。

    时间在那一分一秒的过去。

    为什么还没有来?

    会不会出事了?

    此时的吴静怡,表面上看起来坦然自若,其实心里比任何人都更加的紧张。

    巡捕们对着这里点了点自己的表,意思是下班时间到了。

    吴静怡摇下车窗,点了下头。

    巡捕们离开了。

    他们可不会主动的加班加点。

    看起来,今天不会来了。

    正当吴静怡准备离开的时候,一熟悉的声音忽然从车窗外传来:

    “去亚尔培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