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64章 一礼拜二十一个

    第64章一礼拜二十一个



    白小时只觉得怒火中烧,阴沉着脸问齐妈,“厉南朔人呢?”



    齐妈立刻恭敬地回,“少爷早上五点多就去军区了,怕打扰到白xiaojie休息,所以没叫醒白xiaojie。”



    干了就跑,还是不是男人了!



    有种在她醒着的时候干啊!



    这样她和充气工具有什么区别?



    白小时气到直哆嗦,直接扯了件厉南朔的衬衫,一边扣着纽扣,一边往外面走。



    走到二楼,楼下的宋煜听见齐妈和白小时跑出来的声音,立刻拦住了白小时的去路,“白xiaojie要去哪里?”



    “你管我。”白小时冷笑着回,“昨天下午三点到半夜十二点,十二点到现在,两个八小时满了吧?”



    宋煜愣了下,才反应过来,白小时说的是什么意思,她的意思是,她每天只需要陪满厉南朔八小时。



    “他说过,除此之外的时间,宋副官不必寸步不离地跟着我。”



    “这个……得长官亲口吩咐我,我才敢照办。”



    “手机给我。”白小时咬着牙,朝宋煜伸手。



    宋煜不敢不给,立刻掏出手机,递到她手上。



    她打开,直接点了厉南朔的名字,给他打电话。



    这个缩头乌龟,一定不知道她会拿宋煜的手机给他打电话。



    厉南朔很快接了,“怎么?白小时又干什么了?”



    “应该问厉长官昨天干了什么。”白小时冷笑着,阴沉地回了句,“厉南朔,你还要不要脸了?”



    厉南朔听着她阴阳怪气的指责,清楚她因为昨晚的事生气了。



    他沉默了几秒,沉沉低笑了声,“第二次和第三次,是你自己要的。”



    还有第三次!



    白小时又羞又怒,脸颊绯红,一口银牙咬得咯吱作响。



    半晌,才强压住怒火,冷笑着道,“我今天的八小时也陪满了,你是不是得履行承诺,让你的手下别跟着我?”



    “可以。”厉南朔回答得干脆利落,“你把手机还给宋煜。”



    宋煜把电话接了过去,听厉南朔说了几秒,然后挂了电话。



    “长官说,白xiaojie必须开着手机,就这么一个要求。”



    “ok!”白小时转身上楼,回自己房间换了衣服,拿着自己的车钥匙和手机,径直上了小破车。



    宋煜低头,看着小破车开出去的同时,自己手机上跳跃起来的小红点。



    厉南朔昨晚让他,在白小时破车驾驶座底下,安装了一个追踪仪。



    这样白小时到哪里,都能方便知道,以免她有手机没电自动关机的情况出现,他们就找不着她人。



    他看到半个小时后,白小时在一条小街上停下了。



    停了很久很久,然后又出发,去了更远一点的一条小街。



    傍晚,白小时才回来,下车的时候,他迎上去,发现她竟然出奇的心情很好的样子。



    “白xiaojie晚饭想吃什么呢?”海叔和齐妈,一同殷勤地迎上前,关切地问。



    “随意。”白小时随便回道。



    今晚厉南朔不回来,这更让她觉得心情大好。



    吃完晚饭,她拖了张躺椅,在后边院子里晒月亮。



    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腹。



    那个该死的混蛋,不知道她是第一次吗?不知道他自己那里有多可怕吗?竟然来了三次!



    这都过了一天了,她还觉得下面隐隐作疼,就像是来了大姨妈。



    来大姨妈疼,那是因为zǐgōng在疼。



    想到这层,她脸不由一红,忍不住闭上眼睛,又无声地骂了几句。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没有一处是不强的。



    ·



    厉南朔一大早去办公室,经过操场时,沿途遇到的士兵,都看着他笑。



    一个两个的,不算奇怪,当所有人对着一个平时不苟言笑的长官笑,那就是有问题了。



    厉南朔抹了把脸,没有抹到任何奇怪的东西。



    他皱着眉头,忍着没有发作,快步进了办公楼。



    走到办公室门口,却发现,自己的办公室门,被一个硕大的包裹堵住了,楼下守卫的两个警卫员,正在尝试着,在不破坏包裹的前提下,把包裹挤进门里。



    “什么东西?”他快步上前,沉声问。



    没人给他打过招呼说,这两天会给他寄包裹。



    而且,他从不网购。



    两个警卫员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朝他敬了个军礼。



    两个人脸色都很奇怪,像是憋笑憋得很辛苦。



    厉南朔眉头皱得更深,走上前,接着走廊里的灯光,清楚看见了包裹上的几个红色大字。



    然后,三人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他终于知道,大家为什么都对着他笑了。



    半分钟过后,厉南朔恢复了常色,朝警卫员冷淡吩咐,“拆开,搬进去。”



    ·



    白小时早上醒来之后,半天没能从床上爬得起来,小腹痛到额头直冒冷汗。



    上厕所时才发现,大姨妈真的来了。



    她的大姨妈一向准时,二十九天至三十天的周期,这次提前了两天。



    “奶奶的,大姨妈都给你弄得提前来了!”她又忍不住骂。



    她帮着齐妈煮了顿中饭,吃完饭,躺在床上,直接虚弱到无法动弹。



    一直到傍晚五点半多,听到楼梯上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她才坐起来,喝了两口水。



    厉南朔径直走到她房门口,开了门。



    昏暗的光线中,白小时朝他眯着眼睛笑了笑,“回来了啊!”



    厉南朔手里拎着一袋东西,远远抛到她床上,开了门口的灯。



    他倚在门框上,嘴角噙着一丝浅笑,望着她,“如果你喜欢这样的调调,我乐意奉陪。”



    他怎么好像一点也不生气啊!



    白小时心里嘀咕了一句,抓过他丢到床上的袋子,打开一看,脸立刻红了。



    就两眼,她瞄见了皮鞭,绳子,铁索,眼罩,等等等等sm工具。



    厉南朔望着她通红的小脸,没吭声。



    她昨天出去逛了一天,收获颇丰,今早往他军区寄了整整二十一个,chōngqìwá娃。



    还写了张纸条,“一礼拜七天,一天三个换着玩,够了吗?”



    那一个硕大的包裹,就那么送到他办公室。



    她叫送快递的,在包裹上用红色马克笔,写了硕大的几个字,标明了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就怕别人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