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27章 你配不上厉南朔

    第127章你配不上厉南朔



    白小时听着白子纯毫无形象地嘶吼着,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正想反唇相讥,忽然又觉得不值。



    白子纯这么气急败坏,追着她骂她,这证明,顾易凡确实是不想要白子纯了。



    她该同情白子纯才对,输得这么狼狈。



    她扭头又隔着车窗,毫不在意地望向白子纯,没说话。



    “你不要拿这样的眼神看着我!”白子纯满脸的鼻涕眼泪,声泪俱下地朝她吼,“你在凡哥最落魄的时候离开了他,凭什么现在又要回头来跟我抢!”



    “我那次去京都,是想找个有钱有权的不错!可我是为了替爷爷和爸妈渡过那次难关!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白小时!”



    “如果你没有叫人整公司,我妈又怎么会让我去参加舞会找人帮忙!你就是为了你那十几亿的股份,你为了钱不择手段,伤害爱你的人伤害你的亲人!你六亲不认白小时!”



    白小时听她骂了一会儿,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味了。



    白子纯的叫骂,颠三倒四到很有逻辑性,和导向性。



    “首先,我不知道顾易凡什么时候落魄过,四个月前他甚至没有跟我提过分手,就突然以你男朋友的名义,出现在了白家。”



    她解释了两句,忽然丧失了兴趣。



    想到以前,只觉得恶心。



    她向一个有公主病的白莲花解释什么呢?只是白白浪费时间。



    她朝白子纯撇着嘴,摇了下头,又朝宋煜吩咐,“走吧,我不想看见她。”



    车子启动掉头的瞬间,白小时关上了车窗玻璃。



    就在她收回目光的一刹那,忽然感觉到,有一道类似闪光灯的光线,闪过了她的眼睛。



    “等会儿!那里好像有记者!”她猛地坐直身体,又迅速摇下车窗,朝闪过白光的地方看了过去。



    “知道了,我立刻派人去追。”宋煜不假思索回道。



    白小时顿了一下,又朝白子纯眯了下眼睛,沉声道,“白子纯,我再警告你最后一遍,不要在我面前使类似的雕虫小技,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做的了?”白子纯一脸的无辜,眼底,却满是得意。



    她一把擦掉脸上的眼泪,放低了声音,又朝白小时道,“白小时,你扪心自问,假如当初不是你妈横刀夺爱硬要嫁给爸,我,才是名正言顺的白家大xiaojie!你妈,才是小三!”



    “从小我妈就对我说,白家的那个宁霜,是个不要脸的小三,我才应该是那个,过着纸醉金迷生活的千金大xiaojie!你从小享受着的一切,本该都是我的!”



    白小时皱紧了眉头,望着张狂的她,“你似乎脑子有点毛病了,建议你去医院看看。”



    “你以为你拿着十几亿的财产,就能嫁入身家数百上千亿的厉家吗?别妄想了!你根本配不上他的身份!”



    “还有你现在是白氏地产的副董事,哪怕再生气,你尽管报复好了,谅你也不敢再对公司做什么手段!”



    白子纯一边说着,一边朝后慢慢退去。



    “白xiaojie,要追上去吗?”宋煜把她们的对话,尽数听在了耳朵里。



    他立刻严肃地扭头问白小时,“要把她抓起来吗?”



    “不用。”白小时犹豫了几秒,摇头轻声回道,“穷寇莫追,截住拍照片的记者就行。这件事先别让厉南朔知道,省得他分心。”



    ·



    一个小时后。



    海叔站在饭桌旁,一五一十朝白小时汇报。



    “那个记者,是环球娱乐集团的,是咱们自己公司的。他说,是一个男人通过公共座机电话打给他的,说有个大料,让他准时准点蹲在那里拍摄。”



    男人还是女人无所谓,就算是男人,也有可能是白子纯用变声器装的。



    “他拍到什么了吗?”



    “拍到了几张白氏地产董事们出入公司大门的照片,还拍摄了几段视频,我们已经销毁了他摄像机里的东西。”



    “嗯,销毁了就好。”



    晚上睡觉前,白小时脑子里又不自觉重现了白子纯追出来,朝她说的那些话。



    忽然间有些隐约的不安,白子纯明明看见了,宋煜派人去追那个记者,她还说了那些话,像是胜券在握的模样。



    怎么想,都有些不对劲。



    如果这件事传出去,厉南朔好像也会受点影响,毕竟是厉南朔为了替她出气,才让财政大臣查了白氏地产的税。



    但,白小时对于海叔和宋煜的办事能力,还是很放心的。



    他们绝不可能会为了白子纯,背叛厉南朔吧?



    既然他们说办妥了,那就没有问题。



    她想了会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白小时忽然听到床头有人迷迷糊糊地叫她。



    一睁眼,却看到齐妈拿着电话,站在床边,神情有些焦急地看着她。



    “齐妈?怎么了?”外面天还没亮透,她脑子还有点蒙,揉了几下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江xiaojie的电话。”齐妈把话筒递到她耳边。



    “江xiaojie?”白小时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哪个江xiaojie?”



    齐妈用手捂住了话筒,提醒了白小时一句,“江妍儿江xiaojie呀!”



    江妍儿?!



    她怎么会忽然给她打电话?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白xiaojie先接电话吧。”齐妈又小小声说了句,把电话递到了白小时手里。



    “你好,是江xiaojie吗?”白小时想了下,硬着头皮把电话递到了耳边。



    “是的,白xiaojie你好。”对面的江妍儿彬彬有礼地回,“这么早给你打电话可能有点冒昧,但是这件事必须越早解决越好。”



    “朔现在在军区,很忙,不接电话,更抽不出时间来解决这件事,那么我只好找你了。”



    白小时愣了下,小心翼翼反问道,“什么事?”



    “首先是这样的,凌晨的时候,我的秘书给我发了一组东西过来,说是环球娱乐的zázhì部,昨晚加班拟定的一则报道,今早会加班加点印出来上市。”



    “这个报道我已经发给了海叔,你待会儿可以看一眼。”



    “……好。”白小时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是跟昨天白子纯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