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218章 宝贝金贵着呢

    第218章宝贝金贵着呢



    快要到城北别墅的时候,白小时是真的已经紧张到不知如何是好。



    假如没有厉南希之前对她的警告,或许会好很多。



    她还记得厉南希对她说,“希望今年我们回来过春节时,你已经离开了厉南朔。”



    然而恰恰相反,她没有离开厉南朔,并且领了证,并且,怀了厉南朔的孩子。



    多少是有点儿隐约不安的。



    虽然厉南朔说,已经安抚了他的家人,不用她担心会有太大的矛盾。



    车在门口停下的时候,又开始下雪了,风不大,雪花大得像是春天河岸边的柳絮。



    “幸好前两天没下雪也没下雨,不然老爷子他们都没法坐飞机回来了。”海叔跑到车门边,帮白小时开车门。



    “少奶奶小心一点,我扶你进去,别摔着了。”海叔小心翼翼地伸手来掺白小时。



    “没事儿,就几步路,我鞋底也不滑。”白小时笑着推辞,“海叔你这么紧张,搞得我也紧张起来了。”



    里面的人听到他们回来的动静,随即来开门。



    厉南朔撑着伞,过来牵白小时的手。



    白小时原本紧张到不行,一触到厉南朔温暖的掌心,竟然好多了。



    “怎么耽搁了那么久?他们为难你了?”厉南朔扭头,轻声问她,语气里满是担忧。



    “没有。”白小时想了下,摇头回道。



    就是有委屈,也得等到见过他的家人之后再说,这点儿分寸她还是有的。



    她跟着厉南朔走到门边,一眼就看到了倚着门框,环胸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的厉南希。



    “南希姐。”白小时立刻叫了她一声。



    “宝贝金贵着呢。”厉南希也没应她,只是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调侃两人道。



    “吃完饭我跟你们说个事。”厉南朔对她的调侃丝毫不在意,面无表情回道。



    白小时知道他要说什么,肯定是要说她怀孕的消息。



    她抿着唇,没吭声。



    厉南朔牵着白小时进去的时候,恰好齐妈和一个穿着皮草外套,衣着华贵的中年女人,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了。



    白小时远远看见,一下就认出,她就是厉南朔的妈妈,淳于澜瑾,因为两人轮廓长得太像了,长得很美,气质更不用说,根本看不出是年近六十的人。



    还没走到近处,淳于澜瑾放下手里的菜,恰好抬头看见她们进来了。



    “妈,你儿媳妇回来了。”厉南希勾了勾嘴角,没等厉南朔先说话,就开口介绍道。



    白小时路上想了很久,是叫妈妈,还是叫伯母。



    进来的时候,也没机会跟厉南朔通个气,这么一来,支支吾吾,小声叫了个,“伯母。”



    淳于澜瑾拿起一边的擦手布,擦着手上的水渍,朝白小时上下打量了一圈,微微皱了下眉头。



    “你叫我什么?”



    白小时微微张着嘴,有点儿诧异。



    厉南朔松开牵着她的手,搂住了她的腰,低头朝她轻声道,“叫妈。”



    白小时被淳于澜瑾刚才的表情,吓得有点儿心慌慌,厉南朔这么一提醒,她才反应过来,淳于澜瑾的意思,是让她改口叫妈。



    白小时已经好多年,几乎没怎么提过妈妈这个字眼。



    又因为淳于澜瑾对于她意料之外的善意,一时欣喜,一时又有点儿羞涩。



    她没敢看淳于澜瑾的眼睛,微微低着头,绞着自己的手指尖,蚊子叫一般叫了声,“妈妈。”



    “妈没听见。”厉南朔随即回道。



    白小时脸上的红晕,沾到了耳根,咬了咬牙,用大一点儿的声音,又叫了声,“妈妈。”



    淳于澜瑾听到,忍不住地笑,朝他们走了过来。



    “改口叫了第一声,以后就没事了啊。”



    白小时虽然叫出了口,还是有点儿臊得慌,抿着唇没敢看淳于澜瑾。



    淳于澜瑾走到她跟前,伸手摸了摸她脑袋,笑道,“还是个孩子呢,南希和南朔他们两个,叫我妈妈,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



    “她本来就还小呢。”厉南朔眼底里满是宠溺,望着白小时。



    随即搂着白小时往饭桌旁走,“别一直盯着她看了,妈你第一次见爷爷奶奶的时候,他们这么看着你了?”



    厉南希在一旁凉凉道,“这就开始护上了啊?”



    “嘴贫,什么时候跟南朔学学,不该说话的时候就安静一点儿。”淳于澜瑾伸手点了下厉南希的脑袋,“上去叫你爷爷,可以吃年夜饭了。”



    “我孩子都多大了,你还点我的头。”厉南希嘴里嘀咕着,上楼去叫老爷子。



    白小时走到饭桌旁,停在了一旁,没动。



    “怎么了?”厉南朔问。



    “等爷爷下来。”白小时小声回道。



    厉南希和淳于澜瑾对她的态度,让她有点儿受宠若惊,看着她们在自己面前毫不避讳的样子,更觉得有点儿不太真实。



    像是之前厉南希对她的威胁,都是假的一样。



    “你先坐,都累了一天了,一家人不在乎这些。”厉南朔心疼她怀孕,随即皱着眉头回道。



    淳于澜瑾望着他们两人,笑眯眯地,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封薄薄的红包,拉过白小时的手,放在了她手心里。



    “既然改口了,妈就给你一个小红包,当是改口费,待会儿爷爷下来,也有一份。”



    “厉南朔已经给过了,不用的。”白小时有点儿慌,连连摆手道。



    “应该的,我听南朔说,你妈妈走得早,要是你妈妈还在,肯定会告诉你,就应该收着这份改口红包,不拿着,不吉利。”



    “拿着。”厉南朔在一旁淡淡道。



    白小时犹豫了一下,还是收着了。



    “看把你吓的,头上汗都吓出来了,妈妈又不会吃了你。”淳于澜瑾说着,伸手怜爱地擦了下白小时的额头。



    厉南朔在旁,毫不客气地接过白小时手上的红包,打开看了眼,皱眉道,“就一张金卡?也太小气了吧?”



    白小时瞄了眼,这个金卡,她见过,陆友心也有一张。



    陆友心磨了白濠明好几个月,才得到的,出门在外,最喜欢在一帮贵妇一起玩的时候,把卡掏出来有意无意炫耀。



    这卡是在国外某个奢侈品连锁商场专柜,一次性充值两百万以上,或者消费满三百万以上才能拿到的,按汇率转chéngrén民币算,充值了一千六百多万人民币才能有。



    也就是说,这张小小的卡里,至少有一千六百多万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