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280章 冒冒蠢像谁?

    第280章冒冒蠢像谁?



    厉南朔琢磨了一下。



    几秒后,问白小时,“那我让他们以后,固定把直升机停在一个离你学校很近的酒店天台上,或者直接停到当地机关单位后面的草坪上,你再坐车去学校,你看哪个好?



    虽然两个白小时都不想选。



    但至少比直接停在她学校操场要好得多。



    白小时无奈地想了会儿,低声回,“那就停酒店天台吧。”



    “好,你想怎样就怎样。”厉南朔立刻答应了。



    白小时忽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好像自己跳进个圈套,被绕进去了。



    厉南朔又低头来吻她,“我应该是今晚深夜的飞机回阳城,你下午一定要去学校吗?”



    “今天星期五,下星期一就得出发去校外实践,其他同学都做好准备工作了,就我一个人丈二摸不着头脑的,谁会刻意迁就你?而且校外实践的评分也特别重要。”



    白小时一边淡淡解释着,一边却在后怕。



    经过昨晚一晚上,她现在只觉得身体那里肿得可怕,隐约发烫,估计都破了,怎么可能再让厉南朔碰她?



    再来一次,估计会出人命的。



    两人说话间,忽然有人从外面慢慢推开了餐厅的门。



    白小时愣了下,随即扯开厉南朔的手。



    就听见格蕾丝的声音,“小少爷,你慢一点儿……”



    怪不得有人敢不通知,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厉南朔一瞬间紧绷的神经,又瞬间松懈了下去。



    格蕾丝怕冒冒推不动门,餐厅门反倒夹了他的手,替他轻轻推了一把。



    冒冒随即从门缝里,刺溜一下钻了进来。



    白小时从厉南朔身上起身的一瞬间,冒冒眼尖地看见了,撒着欢地朝白小时跑了过来,“妈咪妈咪!沙子,好好玩!“



    “宝贝,你会说三个字的句子了!”白小时有些惊喜,一把抱起了他。



    “嗯!”小家伙认真地点了点头,“妈咪!你想,玩!”



    冒冒从会说你我开始,就是颠倒着说话的。



    比如我爱妈咪,冒冒会说成你爱妈咪。



    确实是个小笨蛋,都马上两周岁了,会说三个字的句子,白小时都觉得超惊喜。



    “笨死了。”厉南朔坐在一旁,凉凉扫着冒冒,低声讽刺道,“也不知道像谁,你我都分不清,我记得你四五岁的时候,都会跟宁姨吵架了。”



    “他也会跟我吵架啊,吵架就代表聪明吗?”白小时有些无语。



    “我指的是,你跟宁姨吵架时,十几个字的句子说得不要太溜,小脑袋瓜子里的条理很清晰,你儿子今年虚岁都三岁了,蠢成这样,还算聪明?”



    白小时抿着唇,回头瞥了他一眼。



    既然厉南朔把她小时候夸成了一朵花,那孩子的智商,就是像他了?



    “他是因为接触的a国人少,他说h国语言,半年前就能说超过三个单词的句子了。”



    让厉南朔承认陆枭的孩子聪明,那是绝不可能的事。



    他继续不屑地回,“都说咱们a帝国的语言,是全世界最难学的语言,你儿子学得慢,就证明他太笨。”



    “对,是笨,我也没非说他有多聪明啊。”白小时懒得和他争论。



    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他是在吃孩子的醋。



    “冒冒,那你觉得,是这里好玩儿,还是跟詹姆斯在一起好玩儿?”她抱着冒冒,笑眯眯地问。



    “他刚刚不都说了吗,想留在这里玩。”厉南朔见她有挑逗冒冒离开珍珠岛的意思,随即皱着眉头低声道。



    冒冒见厉南朔有点儿生气的样子,抱着白小时的脖子,为难地用h国通用语回,“妈咪在哪里,你就在哪里。”



    “那咱们就回去跟詹姆斯玩了。”白小时爽快地回。



    “白小时!”厉南朔有些气急败坏。



    白小时这明显是在用孩子,耍着他玩。



    “爸比生气了。”冒冒偷偷瞄了眼厉南朔,小小声朝白小时道。



    “以后在妈咪和爸比面前说话,要用普通话,跟小朋友玩的时候,用其它话跟他们交流,不要紧。”白小时认真回道,“是不是想留在这里,跟爸比和小朋友们一起玩?”



    她的儿子,自己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他想厉南朔了,但是又怕厉南朔的黑脸。



    而且海滩对他的yòuhuò,远比詹姆斯大,冒冒不可能为了詹姆斯而放弃一片海滩。



    刚刚说她在哪里他就在哪,不知道这孩子是花了多大的勇气,才没哭着说出来的。



    冒冒非常认真地想了好一会儿,才郑重朝白小时点了点头,“想,在这里。”



    冒冒说出这四个字的瞬间,厉南朔才松了口气,脸色好看了。



    “要抱抱。”冒冒的观察力一向敏锐,情商高,随即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朝厉南朔伸手卖萌。



    白小时顺手就把孩子递给了厉南朔,淡淡道,“既然冒冒要待在这里,那以后就住这了。”



    厉南朔看不出她是自己愿意,还是因为孩子想在这,又为了她下个礼拜出去,孩子有人照应着想才留下。



    “你喂他吃个午饭,我这就去学校了,不早了。”



    她说完,转身就走。



    白小时能愿意把冒冒丢在这里,已经大大出乎了厉南朔的意料。



    “爸比。”冒冒坐在他膝盖上,和他大眼瞪小眼,叫了他一声。



    厉南朔沉默地看着他,隔了几秒,回,“以后叫爸爸,不要叫爸比。”



    感觉冒冒叫他爸比,叫的是芭比娃娃,很别扭。



    “爸比。”冒冒又固执地叫了他一声。



    厉南朔面无表情地又盯着他看了两眼,忽然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跟你妈脾气还挺像的,不那么招人讨厌了。”



    一直那么乖,他就会想,这孩子为什么脾气一点儿也不像白小时。



    倔一点儿,就会让他舒服一点儿。



    虽然感觉自己有这种心理,挺biàntài的。



    “要拿下你妈呀,还得靠你。”厉南朔说着,起身,单手夹着孩子往外走。



    “少爷要做什么?”格蕾丝跟在他身后问。



    “找一个那种宝爸补习班的老师过来,半小时之内到二楼找我。”厉南朔绷着脸,酷酷地回。



    他才不会承认,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单独跟这孩子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