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339章 带孩子的第一晚

    第339章带孩子的第一晚



    厉南朔接到格蕾丝电话的时候,正好打算,傍晚要去接白小时下课。



    “夫人说她今晚睡学校,这两天可能都不回来,让将军不要去找她了。”格蕾丝在电话里小心翼翼道。



    白小时不让他去找她,他就不去了?



    好笑了。



    厉南朔正要挂断电话,给白小时打过去,格蕾丝又道,“夫人说,您在意的只是自己的家人,您根本不把她的家人,不把冒冒放在心上,哄不好冒冒,其它都是空谈。”



    厉南朔知道白小时这回很生气。



    但厉南希都被烫成那个样子了,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回珍珠岛哄她,而不是探望厉南希。



    白小时真的是不懂他。



    家人和老婆之间,原本就很难达到一个完全平衡的点,他已经毫不犹豫偏向了白小时。



    他考虑了下,问道,“她要我怎么哄冒冒?”



    “上次回h国,回来之后,冒冒又犯了奶瘾,将军是知道的。孩子在断奶的时候,离开了妈妈,一定需要自己亲人的陪伴和安抚,所以……”



    “她意思是,让我这几天帮她带孩子?”厉南朔愣了下,反问道。



    “对,夫人还说,假如做不好这件事,将军就等着签离婚协议吧,大xiaojie的事情,她永远不会原谅您,假如冒冒成功断奶,她自然会自己乖乖回珍珠岛。”



    厉南朔皱了皱眉头,白小时知道他最近在忙,这么做,显然是在打击报复。



    但他厉南朔平时,最无法接受的就是别人的激将法和挑衅。



    她觉得她做不好的事,他偏要做好!



    他沉思了几秒,回道,“把冒冒送过来吧,我今晚就不回去了。”



    晚上八点多,厉南朔回房的时候,穿着奶牛连体睡衣的冒冒,已经坐在他的床上了。



    他站在门口,盯着冒冒看了会儿,只觉得头痛。



    但他自己答应的事,再者为了白小时不再为厉南希的事情生气,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



    他黑着脸,朝冒冒走了过去。



    格蕾丝正跪在地毯上,和冒冒讲童话故事。



    她听见厉南朔进来的动静,扭头见厉南朔回来了,随即朝冒冒柔声道,“冒冒,你看谁来了?”



    冒冒从床上一咕噜爬了起来,转身一看,是厉南朔,一张小脸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



    厉南朔眼睁睁看着,冒冒惊喜而又欣喜若狂的表情,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变得很不开心的样子,心里更觉得有点儿不爽了。



    明明是应该他更讨厌这个臭小孩才对,这个臭小孩反倒对他甩脸色???



    而且冒冒前天看见他,就没叫他爸比,这次看见他,依旧没叫他。



    “冒冒的妈咪是不是一直跟冒冒说,看见人一定要喊他,不然会显得很没礼貌?”格蕾丝循循善诱道。



    冒冒撅着一张小嘴,瞪着厉南朔,就是不吭声。



    “那冒冒刚才不是跟格蕾丝奶奶拉钩保证过,今晚一定会乖乖听你爸比的话,跟他一起睡觉,妈咪就会回来看你的?”



    冒冒回头看向格蕾丝,有些茫然的样子,忽然间叹了口气,“哎……”



    心理负担很重的样子。



    厉南朔在旁看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两周岁都不满的孩子,竟然会叹气?!



    “那你就是同意了,让爸比来给你讲完这个故事,然后你就睡觉,好不好?”格蕾丝又问冒冒。



    冒冒盯着脚边的故事书,皱着小眉毛,自己摸索着坐了下去,自己盯着故事书上的图画看。



    一般冒冒不反对的事情,就是有戏。



    格蕾丝随即起身,走到厉南朔身边,小声道,“小少爷已经洗完澡了,明天早上我过来给他喂早饭。”



    厉南朔盯着冒冒看着,没吭声。



    格蕾丝见父子俩都不说话,自己识趣道,“那我出去了……”



    她往门边走了几步,厉南朔忽然扭头,沉声问她,“陆枭跟他一起睡过觉吗?”



    “我在出租房的那段时间,没见陆先生跟他一起睡过。”格蕾丝摇摇头回道。



    陆枭都没跟冒冒一起睡过,他跟冒冒先睡了。



    这么一想,好像占了个大便宜。



    “你走吧。”他挑了下眉毛,立刻干脆地回道。



    格蕾丝出去之后,他抬脚往冒冒那里走的时候,心里忽然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



    他这是在跟陆枭比赛,谁更能得到冒冒的宠爱吗?



    在他这儿,总统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他心情复杂地走到床沿边坐下了,然后朝背对着他的冒冒招呼了一声,“臭小孩,你要听什么故事?”



    冒冒听睡前故事听习惯了,自己看图画,实在看不懂。



    伸手挠了挠脑袋,还是拖着自己的故事书,放到了厉南朔怀里。



    厉南朔拿起来一看,是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



    他皱着眉头想了下,脱了自己外套,然后单手揪着冒冒的奶牛睡衣,把他塞进了被窝里。



    他靠着床头,把故事书翻到了第一页,读了第一句话,“从前啊,有个小孩叫阿里巴巴……”



    就读了一句话,忽然没了兴致。



    然后直接翻到最后一页,“阿里巴巴幸福地生活了下去。”



    读完,合上了故事书,丢到了一旁。



    他扭头看冒冒,冒冒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望着他。



    “没了,结束了。”厉南朔一本正经地回,“你还不睡觉?”



    “……”



    “你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你已经两岁了,我一岁的时候就不需要别人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了。”他继续一本正经地瞎说八道。



    “……”



    厉南朔欺骗小孩的下场就是,他不能靠近床。



    一靠近床,有躺下或者想坐下的意思,冒冒就从被窝里钻出来,自己也不肯睡。



    厉南朔没办法,只能拿了床毯子,在沙发上凑合了一夜。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他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胳膊肘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他睁眼一看,他的头和脖子,还有半个上半身,都被圈在了一个透明的塑料凳子里。



    冒冒坐在一旁的地毯上,安静地玩着自己的魔术画板。



    ……



    谁做的坏事,显而易见。



    厉南朔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告诉自己不要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