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488章 不准接他电话

    第488章不准接他电话



    白小时看着厉南朔的口袋,没吭声。



    等到手机震动停止了,长长喘了口气,酝酿了下,打算把上次跟他说的话,再重复一遍,说得更坚决一些。



    还没酝酿好,厉南朔的手机又开始震了起来。



    白小时忽然觉得,有些不耐烦了。



    以前这样类似的情况,已经出现过太多次,每当厉南朔和她独处的时候,就有电话打进来,几乎可以肯定就是江妍儿。



    她又撇了他的口袋一眼,然后抬眸扫了眼厉南朔,“接吧。”



    不然没完没了的,谁受得了?



    厉南朔却并不打算接。



    白小时说完,他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正要掐断,却发现是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但是这个陌生号码,似乎有点眼熟。



    他对数字异常的敏锐,只要见过一次的号码,一般都会有印象。



    “接啊。”白小时见他盯着手机屏幕愣了下,走到他面前伸手,直接替他划开了接听键。



    厉南朔暗忖了一下,送到耳边,接通了。



    还没开口,问对方是谁,对方在他之前先开口道,“麻烦厉长官,把电话给小时,我有话要跟她说。”



    何占风在包厢里等了会儿,没见白小时回来。



    出门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却被服务员告知说,白小时跟着厉长官走了。



    他回到包厢,又耐心等了她两个小时,白小时还是没回来。



    他知道,白小时不会回头来陪他一起吃晚饭了。



    再等下去,也是徒劳。



    因为带她走的人,是厉南朔。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假如今天,不把想说的话告诉白小时,就晚了。



    虽然说出了那些话,结果也很有可能是否定的回答。



    但他还是想试一试。



    厉南朔撇了白小时一眼,没有把电话给她,而是朝何占风回道,“抱歉,不行。”



    何占风怎么知道他号码?更奇怪的是,他对这个号码有印象。



    “谁打来的?”白小时发现厉南朔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儿异样,而且能隐约听出,打电话来的,好像是个男人,忍不住疑惑地问他。



    何占风听到了白小时在厉南朔身边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我想,现在至少你还没有资格替她做决定,接不接别人的电话,你不是她的谁。”



    “假如厉长官一定要这么强霸**,那抱歉,不要怪我,也只能用同样的态度来对你了。”



    假如没有听错的话,电话里是何占风的声音?



    电话里何占风说话的同时,白小时往前走了两小步,凑近了厉南朔,认认真真听着,更加确定,是何占风。



    厉南朔不想被她听到何占风在说什么,把手臂抬高,然后转身,面向了水池的方向,不让白小时凑的更近。



    他越是这样,白小时就越确定,是何占风打来的电话。



    她伸手挂住厉南朔的手臂,几乎是从他背后抱住了他,低声道,“你让我跟他说两句话。”



    忽然放了别人鸽子,总得有两句交代,不然显得太不礼貌了。



    厉南朔不由得有些恼火,背对着白小时,直接挂了电话。



    白小时不知道他挂了,还在努力地,伸手去够他的手臂。



    她是很认真地在抢他的手机,但是他比她高了二十几公分的样子,要拿到手机,何其艰难。



    厉南朔忽然间长长舒了口气,转身,面向白小时。



    白小时抬着头,没有防备,直接被他伸手用力揽入怀里,被他吻住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吻,让白小时有些惊讶。



    她抬眸望着他,厉南朔也低垂着深眸,看着她,眼底平静无波。



    触到她唇瓣的同时,转身,一手拂掉桌上的菜和碗,直接把白小时放在了桌上,让她坐在和自己视线齐平的地方。



    一条腿,抵在了她两腿中间。



    白小时被他硬生生岔开了腿,想要躲避,他的一只手立刻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五指缠入了她的发丝之间,不让她逃离。



    她被他铺天盖地而来的吻,吻得几乎喘不上气来,甚至能感受得到,他动情的气息,滚烫,带着他独特的味道,噙得她嘴唇生疼。



    他在吃醋。



    白小时感觉到了。



    虽然他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可他的行为却在告诉她,他有多吃醋,有多不希望她和何占风有接触往来。



    她心里忍不住,默默叹了口气。



    索性不再挣扎,而是闭上眼睛,专心致志,投入到和他的亲吻之中。



    厉南朔滚烫的手掌,从她的腰侧,摸进到她的衣服里面,肌肤相触的一刹那,白小时在他怀里,忍不住轻轻扭动了一下。



    即便再生他的气,对他的感情,却是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的。



    而且,他不远千里赶回来,替她出的这口恶气,让白小时觉得,十分欣慰了。



    他忘记了这三年间好的和不好的事情,唯一没忘的,是对她的好。



    她不是傻子,也不是没有心。



    厉南朔还是三年前的那个厉南朔,她却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不成熟的白小时了,再也不是在他靠近时只想着逃开的白小时了。



    她换了个姿势,慢慢跪坐起身,凑近了他,主动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伸手去解他的衬衫纽扣。



    对于她的忽然主动,厉南朔实在很惊喜。



    他根本不记得,白小时有这么顺从主动的时候,除了她醉酒时。



    他眼底,闪过一抹惊喜之色。



    白小时解开他第一颗纽扣时,他顺手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又震动起来。



    正在回吻他的白小时,停住了,然后微微低头,看向他的口袋。



    迟疑了几秒,等到刚才被他吻得喘不上气的那股劲过了之后,冷静了一下,朝他伸出一只手道,“手机给我吧。”



    厉南朔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去。



    所以刚才她的主动,只是为了拿到他的手机?



    怪不得这么乖。



    白小时看出他生气了,原本想就此作罢。



    然而转念一想,假如她就这么轻易向他妥协,而厉南朔和江妍儿又得像之前那样,没完没了地纠缠在一起,那她也是不能忍的。



    她前几天才暗暗做了决定,要摆出一个态度来给他看。



    不能因为他独特的吃醋方式,就像以前一样,立刻又向他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