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22章 最好的礼物

    白小时说着,往后慢慢退去。



    白濠明盯着她望着,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白小时都赶他们走了,他也就索性不说了。



    白小时也不是眼瞎,自然能看出白濠明眼中的意思。



    她沉默地望着顾易凡上了直升机,在他们关上机舱门之前,忽然又开口道,“顾老四,这红包我可是费了心思的,你明天要不要过来,给我家冒冒回一个啊?”



    顾易凡忍不住笑,“那是自然,一定给你家冒冒回个更大的。”



    “那麻烦你,明天过来的时候,把白先生也捎着吧。”白小时瞥了白濠明一眼,继续道。



    说完,朝他们挥了挥手,转身回去。



    她可不想看到她让白濠明一起过去之后,白濠明会有什么反应,想想都挺肉麻的。



    她不习惯跟白濠明亲近,哪怕是松了口要原谅他,还是不想过于浮于表面。



    一路都没有回头,快步回了休息室。



    回去的时候,听到门口的警卫员说,海叔他们好像要出来了。



    她索性拎了包,就在出口的地方等着他们。



    脑子里还在思量着刚才给暖暖红包的事情,因为原本是打算给小司的,所以好像给多了。



    顾易凡要回给冒冒,肯定要还更多,顾易凡最近在筹拍一部大制作的电影,手头本来就紧张。



    而且这个龙凤的给了暖暖,另外一个龙凤的要给谁呢?给冒冒还是小司?



    给冒冒还是不行,恐怕厉南朔那个小心眼的会计较,毕竟他不喜欢暖暖。



    所以,只能把另一个龙凤的给小司了。



    正在思量间,洗好澡换好新衣服的厉南希,就跟着海叔和小司出来了。



    厉南希抱着小司,走到白小时跟前,叫了她一声,“小时。”



    叫完她的名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白小时回过神来,也朝她抿着嘴角笑了起来,“南希姐,你穿这件衣服确实蛮好看的。”



    “海叔说,是你和妈两人帮我挑的。”厉南希轻声回道。



    “谢谢啊。”



    “谢什么,都是一家人。”白小时不在意地回。



    白小时听说了,厉南希给厉南朔跪下道歉的事,就凭厉南希这一身傲气,能在厉南朔面前下跪,给厉南朔和她道歉,确实不容易了。



    白小时也不想显得太过咄咄逼人,那样厉南朔也难做。



    她说完,转身和海叔先走在了前面。



    几人上了直升机,白小时见小司比刚才等冒冒的时候开心多了,暗忖了下,把原本给冒冒的那份红包从包里拿了出来,递到了小司手边。



    “小司,这是小舅妈给你的压岁包,收好了啊。”



    厉南希见红包是缎面的,绣工精致绝伦,不用想都知道,里面的压岁钱不是个小数目。



    她在牢里彻底反思过了,确实她们厉家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是因为厉南朔。



    厉家在他们父亲去世以后,就落魄了,若非是厉南朔,可能连现在的百分之一都及不上。



    而白小时的妈妈,作为当年一力保下厉南朔性命的恩人,要是没有她,厉南朔早就没命了,何谈拥有现在的家世?



    世上的一切,都是有因果循环的。



    而且白小时和厉南朔,又不顾自己和自己孩子的性命安危,舍身去救了小司,这份恩情,她这辈子都还不清。



    白小时现在不计前嫌,亲自来牢里接她,她感激之余,简直羞愧到无地自容。



    对于白小时的恶念,她真的已经,彻底放下了。



    小司伸手去接红包的时候,厉南希随即抢在他之前接到了手里。



    又推了回去,低声道,“真的不用,孩子最好的新年礼物,就是见到了妈妈,这是他刚才亲口对我说的。”



    “对我来说,也是新年最好的礼物。”



    白小时望了她一眼,提起了嘴角回道,“南希姐,你要是真把我当一家人,这个红包,就得收下,长辈送的红包,有给小孩除秽的寓意,外人给的倒是不能收。”



    厉南希早就知道白小时伶牙俐齿的,很聪明。



    一番话说得她更是推脱不掉,白小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收的话,就是不承认白小时跟她是一家人。



    她犹豫了下,朝小司认真道,“那……小司,记得明天早上,要第一个去小舅妈房间,跟她说新年快乐哦。”



    “行!”小司大声地回道。



    白小时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瓜子,“还有件事,我觉得小司在妈身边长大是不行的,妈跟他们是隔代亲,宠孩子宠得不得了,会惯坏他的。”



    “所以,我打算,让小司明年转到这里来年幼儿班,不给他上你以前坚持的贵族幼儿园,只给他上军区幼儿园。”



    厉南希自己也知道,淳于澜瑾有多宠孩子,而且在k国,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也在,会给小司带来不好的影响。



    小司本质上是个好孩子,但是都是他们教育得不好。



    厉南希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如今白小时主动把孩子揽在自己身边,她心头一阵激动,愣愣地望着白小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你要是同意啊,咱们回去跟妈他们好好谈谈。”白小时又道。



    “同意的,就是不知道你的身体……”厉南希犹豫了下,随即点头回道。



    “没关系,反正家里有齐妈海叔,也有佣人,不用我太费心的。”白小时无所谓地回道。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小司已经自己打开了红包,然后掏出了一张纸,他不大看得懂,递到了厉南希面前,“妈妈……”



    厉南希只扫了一眼,就看出是支票。



    “其实怪心疼的,包了张支票呢,和我儿子一样的数。”白小时扬着眉毛回道,“就当是小舅妈提前给他准备的学费吧。”



    跟冒冒是一样的压岁钱。



    厉南希心里像是堵住了什么,等她放下所有的仇恨,来看待白小时的时候,才发现,白小时为什么这么讨厉南朔喜欢,不是没有原因的。



    白小时无论嫁到哪一家豪门,都不会惹人讨厌,虽然她这么想是不对的,但事实确实如此。



    憎恶分明,拿得起放得下,她是个聪明的好女人。厉南希憋了半天,朝白小时认真道,“南朔能遇见你,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