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68章 鸿门宴

    有一回,盛元朗带着人,到陆枭店里去玩儿,玩得很开,强迫他们不chūtái的公主一定要chūtái。



    因为其中有一个是新来的,所以特别不配合,直接惹恼了盛元朗的人。



    他们当时就把两个公主反锁在了房间里,事发时值班经理再三阻挠,却被打伤。



    并且两个公主其中一个,伤得特别重,玩得她都脱肛了。



    把一个还是处的公主玩得脱肛,这在行业里都是极少出现的情况,盛元朗摆明了就是没把陆枭放在眼里。



    陆枭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特别生气,这不仅仅是工作人员重伤的问题,还有他在阳城的面子问题。



    一气之下,就摆了盛元朗一道,并且从此规定,和盛元朗有关的人,不允许踏入他的会所一步。



    以陆枭的人脉和手腕,定下了这样的规矩,就等于摆明了说,不允许他的朋友跟盛元朗再有来往。



    所以两人的梁子就结下了。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缓和过,从那以后,两人几乎也没有过交集。



    陆枭此刻看着盛元朗的来电显示,自然明白了对方是什么用意。



    陆枭鲜少有求人的情况出现,即便是有事相求,那也会开出同等的条件,做个公平的交易。



    这次,是他单方面地有事相求盛元朗。



    不用想,都知道,对方是带着怎样的目的,打了这个电话。



    陆枭硬着头皮,盯着来电看了许久,直到它停下,还是没有想好,是否要接盛元朗的电话。



    他认真思考了一阵,和店员商量道,“要不然这样,我花三倍的价钱,买下这条项链,你让你们经理出面交涉,买下那条项链,成功了,我必有重谢!”



    “那我打个电话试试。”店员一听,三倍的价钱,比原价整整多出了将近十万,这笔买卖肯定是划算的,随即点头回道。



    然而店员进休息室打完电话再出来,脸色更加为难了,朝陆枭低声回道,“陆先生,实在不好意思了,我们经理说,盛先生已经比你高一倍的价钱,买下了这条项链。”



    “而且,这个合作,是我们总公司的领导,好不容易谈下来的广告合作,我们经理也没办法,盛先生要买,只能卖给他了。”



    “现在这条项链,是盛先生的私人物品,您要是需要,只能跟他私人进行交涉了。”



    盛元朗,手段够毒的啊!



    然而陆枭此刻,是真的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这项链的款式比较特别,一般的匠人修不了,只能返回原厂去修,但是喻菀等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陆枭从来都没有,因为区区一个几万块的东西,而为难成这样过。



    上千万的买卖,他都能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沉默了一阵,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站在柜台前,一个人忽然笑出了声。



    可能是因为,以前的陆枭,想得到什么,都来得太过容易了。



    而偏偏今天,这个几万块的小东西,是喻菀想要的。



    她从来没问他要过东西,从来都没有。



    陆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觉得,这条项链,他今天,一定要拿到,为了喻菀,为了能哄她开心。



    或许是执念,又或许是因为其它,以前他不懂的那些东西。



    但他现在知道,他是为了喻菀。



    柜台的店员看见他忽然一个人笑了起来,有些害怕,小心翼翼叫了他一声,“陆先生,您没事儿吧?要不然,咱们就拿回厂家去修?”



    “不用了。”陆枭扫了店员一眼,轻声回道,将喻菀断了的那条,仍旧是收回到了自己口袋里,转身走出了首饰店。



    走出首饰店的同时,他给盛元朗打了电话回去。



    盛元朗倒是接得很快,接通了,直接和陆枭笑着打招呼,“陆先生,咱们可好久没联系过了,还记得我是谁吗?”



    盛元朗是出了名的笑面虎,陆枭已经从他的笑声中,听出了明显的讽刺意味。



    他强压住心头的不爽,顿了下,尽量平静地回道,“是啊,好久没联系过了,盛导。”



    “叫盛导多生疏啊,陆先生以前不都是直接叫我元朗的吗?”盛元朗又哈哈笑了起来,“也是巧了,我今天啊,这边有几个兄弟,约好了一起出来吃饭玩玩儿,刚才还提到你了呢!”



    “要不然啊,咱们今天在一起吃个晚饭,叙个旧?正好这都四点了,马上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嘛!”



    他只字不提项链的事情,陆枭便有些憋不住了,低声回道,“吃饭就不必了,我这几天恰好有点儿忙,你刚买的那条……”



    “陆先生这样说,是不是看不起咱们兄弟啊!也就是一顿饭,你自个儿不也得吃晚饭吗?跟谁不是吃?是不是?”



    换作以前,陆枭肯定直接就怼回去了,“是啊,就是看不起你,你能怎么着?”



    但是现在,不行,陆枭想买他手上的那条项链。



    他暗暗调整了下呼吸,干笑了声,回道,“行啊,那就一起吃顿饭,想在哪儿吃,我请客。”



    “不用不用,不用你请,咱们好久没见,肯定是得我请啊!”盛元朗随即一口回绝道。



    说完,不等陆枭说话,又笑道,“当年那件事儿啊,我仔细想来,还是我不对,咱们兄弟这么久没见,就当是,我为了给你赔礼,请你吃顿吧!”



    盛元朗的一番话,虽然表面上很客气,听在陆枭耳朵里,却是阴阳怪气到了极点。



    他心里十分清楚,这顿饭,盛元朗肯定没怀好意。



    然而他,只能假装,没有听出对方的恶意。



    强行压住了心里的不舒服,低声回道,“行,那你把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过去。”



    半个小时后,陆枭抵达盛元朗所说的那个吃饭的地方的时候,发现盛元朗他们已经到了。



    而且,在场的人,远远不止刚才他说的,只是几个弟兄,那么几个人而已。



    他包了一个大厅,能放得下七八桌左右那么大的大厅。



    里面已经坐满了一半人。陆枭进去的瞬间,原本还在谈笑着的那些人,瞬间安静了下来,看着门口的陆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