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880章 嘴贱人贱

    “对,我是他家长。”白小时看了眼一旁的小司,点头回道。



    “司谨这是第二次跟同学打架了啊!”班主任低声回道。



    听这意思,可能是司谨先打的人。



    白小时暗忖了下,朝对方先来的那个家长连声先道歉,“对不起啊,孩子受伤去医院做检查的钱,可以我们出,咱们先问问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行么?”



    “你是他妈妈吗?”班主任之前没见过白小时,只见过海叔和宋煜他们,不知道情况,又追问道。



    白小时看到方才一直低着头的小司,抬头飞快地瞟了她一眼,眼神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但是白小时能看得出,小司希望她能给出一个是的回答。



    孩子在学校,一个礼拜之内,打了两次架,肯定不是毫无缘由的。



    白小时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她也跟同学打过架,因为对方的无理,不依不挠。



    在军区幼儿园上学的孩子,家里多少都是有点儿背景的,都是被家里惯坏了的宝贝,很多孩子的脾气都比较霸道。



    这次连冒冒都跟着一起打架了,估计不完全就是小司的错。



    白小时暗忖了下,硬着头皮,点头回道,“对,我是他妈妈。”



    对方家长,一听白小时是小司的妈妈,脸上随即带了一丝鄙夷的神色,在旁冷笑道,“也有脸过来!”



    白小时见对方咄咄逼人,瞧不起自己的样子,愣了下,有些恼了,沉下脸来,“这位妈妈,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什么叫有脸没脸?”



    “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种!真是没素质!”对方家长嘴里更是不干净,朝白小时翻了个白眼,“你看看我家孩子被打成什么样了!”



    “厉慕白才四岁吧,就已经不团结同学,跟着自己哥哥和同学打架!不就仗着他爸是大领导吗?”



    白小时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了一丝阴阳怪气的味道。



    白小时看到小司又低下了头,而冒冒则用力瞪着边上的那两个小孩,特别生气的样子。



    冒冒一般不常发火。



    白小时好像明白了什么,沉默了几秒,扭头,朝叫嚣着的那个妈妈低声道,“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怎么了?”那个妈妈似乎还没意识到哪里不对,继续冷笑着回道,“不就是因为你弟弟吗?狗仗人势谁不会?再说了,你弟弟不也……”



    “不是这一句。”白小时面无表情地打断了她的发言,“上一句。”



    那个妈妈愣了下,回想了几秒,想起了自己刚才骂过白小时的话,继续得意洋洋地又重复了一遍,“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种!”



    “你家什么职位?”白小时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下呼吸,继续问对方。



    那个妈妈脸上的鄙夷,越发的明显,就差用鼻孔朝白小时说话了,“我爸是作战区副师长!”



    很好,作战区,是厉南朔管的。



    儿子外甥都被欺负到这种地步了,白小时要是再不还手,那她就是孬种!



    白小时知道这种被人欺负的滋味,她从小就是被这么欺负过来的。



    只是她小时候,没人撑腰。



    她微微抬手,将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那个,厉南朔送她的求婚大钻戒,拧了半圈,将钻石转向手心那面,走到了那个妈妈面前。



    脸上是笑着的。



    “对不起啊。”她轻声道。



    “光你说对不起没用!你家孩子也得……”



    对方话还没说完,白小时已经结结实实两个嘴巴子抽了上去,发出“啪啪”两声响亮的巴掌声。



    “对不起,我想打你。”



    对方直接被抽蒙了,好半天,才从火辣辣麻木的刺痛中反应过来。



    伸手摸了把自己的脸,发现出血了,随即尖叫起来,“你这个jiànrén,你敢打我!!!”



    “jiànrén叫谁呢?”白小时皮笑肉不笑反问道。



    “jiànrén叫……”对方回答到一半,随即反应过来,中了白小时的圈套,气得直跺脚。



    小司的班主任看见双方家长打起来了,心道不妙,一边拿起电话通知领导,一边拦在了白小时和被打得妈妈两人中间。



    “孩子小打小闹都是正常的,双方家长在一起沟通几句,小事化了也就算了嘛!”她站在中间,大声劝阻道。



    这双方的家庭可都不是好惹的!



    尤其是厉南朔,虽然现在对厉南朔的风言风语满天飞,但他好歹也是暂时的一国之主,还没退位呢,招惹不得!



    就算他跟他姐姐不合,但司谨也是他的亲外甥,不能惹的!



    白小时也掏出了手机,给海叔打电话。



    海叔立刻接了,白小时没等他开口,随即沉声道,“海叔,你进来吧!”



    海叔从白小时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端倪,随即带着厉南朔的亲卫队进了大门。



    “怎么着?还想搬救兵啊!我告诉你!我不怕你,我们家孩子从小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那个妈妈一边捂着自己的脸,一边朝白小时尖叫道,“劳改犯!你给我等着!!!”



    边上的孩子也跟着附和道,“对!劳改犯!司谨是劳改犯的小孩!”



    白小时听着对方的叫骂声,收起了手机,目光又扫向对方。



    只是这一眼,让对方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森冷的寒意。



    白小时知道了。



    不用问,她也知道,小司和冒冒,为什么要跟另外两个孩子打架。



    “瞪什么瞪?我说错了吗?”对方虽然气势下意识变得弱了些,嘴上还是不饶人,指着白小时骂道。



    白小时望着她,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弧度,“你说得对呢。”



    “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种,你们在家是怎么教育孩子的,你们是怎样的,你们孩子就是怎样的人。”



    “张口闭口的就是jiànrén,你才是,你家孩子才是。”



    白小时音调不高,但是说的话,句句掷地有声。



    “我们家两个孩子,伤得可比你们这两个重!就算伤得差不多,厉慕白虚岁才四岁,比你们小了两岁,你倒反嘴说厉慕白打伤了你们,你们家孩子就这么没用?”“嘴jiànrén贱又没用,作战区副师长家的家教,可真棒啊。”白小时一边说,一边冷笑。